清晨四点多的时候,三轮车里爆出闪光。

  开心重新坐回到驾驶座上,满脸的劫后余生。

  当一个人无比渴望力量的时候,他愿意拿任何东西来换取哪怕一时的强大,可是当这个愿望马上成真,痛苦接踵而来的时候,说不后悔是假的。

  真特么疼啊!

  混身好像要爆炸了一样。

  这样的煎熬,他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

  再看自己的小身板儿的时候,开心郁闷了。

  “他麻麻的,完全没变化嘛!”

  还是那么瘦,小胳膊小腿儿的,几乎没变。

  “这种强化是从你DNA的基础上修补你身体的缺陷和不足,”系统提醒他,“不包括强化你的肌肉,要想练出足够的体能,你还要进行充分的锻炼才行。”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要是磕粒药就能成为超人,宇宙也快完蛋了。

  “怎么什么都跟DNA有关哪?”开心抱怨着,“就没个大补药啥的?”

  “因为对于任何有机生命而言,科技的终极形态都是针对生命本源的探索,”系统毁人不倦地,“虫族也是智慧生命,而且他们的扩张更多是采取侵略的方式——”

  说到这儿,它的声音突然停顿,然后,“最新情况通报,42358号交易商因为已经成功定位你所在的星球,被判定严重违规,已经清除。”

  成功定位?

  开心一怔,“不是已经阻止它了吗?”

  系统调出水晶球内火山口的图像。

  用过以后扔到地上的针头末端,一个小红点儿每隔几秒微不足道地闪出红光,不明显,可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到。

  药剂使用完毕以后才开始启用,好细致的心思,不多加留意真让它混过去了。

  这个虫族交易商真应了系统的话,侵略性太强了,不放过任何一点儿让自己强大的机会。

  “42358号交易商在自己所在星球中留下大量物资,”系统发给了开心一份清单,“我们将在整理完毕以后进行拍卖,你是否有意参加?”

  “要——钱不?”开心守财奴一样。

  “如果你有意向,可以把自己所拥有的物资放到拍卖会上,如果有交易商愿意放弃拍卖物品,与你进行交易,是可以的。”

  “那不是没希望了?”开心心痛地说,“原材料怎么跟那些成型的科技物资相比拼嘛——”

  “你也可以与其签订垃圾处理协定,”系统提醒他,“垃圾处理问题是所有科技星球的大难题,宇宙中甚至有不少没有开采价值的星球被利用来倾倒垃圾,虽然你的处理能力还处于初级阶段,可是仍然是一个颇具实力的垃圾处理商。”

  “对啊——”开心自信心又上来了,“只是现在光那波塔星球的垃圾处理我都无法完成。”

  “所以才需要你努力拓展业务,”系统激励他,“只是一味地等待是不行的。”

  “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开心再一次搞错了重点。

  “因为你的水晶球已经再一次升级了,”系统说,“还记得吗?每一次交易商所属星球升级,都会带来整体系统的全面升级,就在你强化自己身体的时候,你选中的部落已经形成了图腾文化,他们将成为第一支拥有信仰的部落,战争即将开始了。”

  战争?

  开心怎么也想不到是这种结果。

  系统在此时已经调出水晶球内部的画面。

  大胡子手持金剑,站在一个土建的高台上,下面是数不清的人跪拜的场景。

  每个人手中都持有一支用铁融化制成的兵器。

  “嗷嗷嗷……”

  随着吼叫,一种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原始社会第一次扩张领土之战即将打响。

  开心中断了画面,发动了三轮车。

  他不喜欢战争,他想让自己的世界好好的,可是他无法阻止那些人。

  这是所有智慧生命固有的进化规律。

  垃圾车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个晚上,直到开心开着车从垃圾山里转出来的时候,发现路再次难以行进,不得不绕了好几个圈儿。

  v@酷GM匠R网r唯{“一。正3版%,》d其)“他{D都是1◎盗;版@@

  不过这些都是小意思,对于开心来说,只需要再花一个晚上就能搞定的事儿。

  不过他相信,吴富华那边,可就大有文章可做了。

  回到垃圾站的时候,他才赫然发现,灯还亮着。

  小宝手支着下巴,在二楼的楼梯口搬了个凳子,看着窗外,正一下一下地点头。

  开心看着大为心疼,有心去叫醒她回屋睡,可是又不忍心。

  哎?不是强化了身体嘛,练练。

  开心撸起袖子,上去一手把着背,一手抱着小宝的腿,用劲儿往起抬。

  好重。

  依以前开心的小身板,再有一两秒就得撒手。

  可是奇迹发生了,在适应了最初的重量感以后,虽然还是脸红脖子粗,双手也抖的不像样儿,可是他支撑住了小宝的体重。

  近在咫尺的卧室看起来是那么的远。

  可是开心没有放弃,他坚定地抱着小宝,朝着卧室走去,一步一个脚印似的,从一开始的颤抖,变得渐渐稳健。

  小宝呢喃了一句什么,搂住开心的脖子,靠在他瘦弱的胸口,睡的无比香甜。

  再远的路也有个头儿。

  开心轻轻把小宝放在床上,把被子盖好,又呆呆地看了好一会儿,才出去。

  锅里热着一盘炒油菜,还有两个大白馒头,开心折腾了一晚上,也累的够呛,稀里呼噜地把这些吃的塞进肚子,更精神了。

  反正睡不着,干脆再次推门而出,准备锻炼身体。

  找了一副手套戴上,开心把那个重的不像话的实木办公桌当成杠铃抬起来,这破桌子也不知道是哪个有病的家伙做的,整块的原木,合抱粗,直接削平了做的桌面,下面的抽屉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说有上百斤绝对是少了,份量不轻,有了刚才抱小宝的经验,开心咬着牙坚持着搬起一角,心脏像在打鼓一样重重地回响在耳朵里。

  换作以前,这绝对是不可想像的,但是现在成了现实,而且开心敢肯定自己还能挺住,马上就要垮了,可是就是垮不了。

  “你以前的DNA中是有缺损的,应该是由早产造成的,”系统提供着专业的意见,“虫族的强化剂已经修补了这些缺陷,可是不等于你就是完美的,只能说你的DNA是相对健康的……”

  开心顾不上它在说什么了,他咬着牙,汗水从脸上淌下来,清晨略微寒冷的空气让他像一个蒸笼一样,腾腾的热气冲天而起。

  不得不说,以前的开心简直太弱了,这种对于常在健身房的人来说只能算是开胃小菜的锻炼,才不到十分钟,就让开心停留于崩溃与坚持之间徘徊。

  优秀的基因帮助了他,在这个边缘,他一直坚持着,除了力量和耐力得到了加强,毅力也在加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