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富华八点多的时候打过来一个电话,他的身份证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就能办下来了,到时候,就要正式签署合作协议,这个垃圾站就正式归奖南垃圾处理公司所有,要是哪个眼皮子浅的这个时候摞挑子不干,绝对是他的大损失。

  打个比方,东哥只能算鸟枪,吴富华才是大炮。

  虽然大炮也有大炮的无奈,可大腿还是比胳膊粗的。

  吃过早饭以后,开心嘱咐了一下小宝,别到处乱跑,顺便告诉她,自己要去市里一趟。

  他得再去试试。

  那巴又给他送来了不少的金饰,要是碧裳姐愿意收,又能多些钱。

  黄金不能当饭吃,钱可以。

  走了一段路,开心想起要时刻不忘锻炼,就开始小跑起来。

  才跑了不到百来米,就拉开了风箱。

  肺像用小刀片拉一样疼。

  总共健身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两小时,想有成效也不会这么快。

  不过谨记着清晨时的感受,开心咬着牙忍着,他不懂大道理,可要想不挨揍,总得有副好身板。

  慢慢地,跑热了,肺也不那么疼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产生。

  要是他看过相关书籍的化,一准儿会明白,只要是长跑的运动员,在跑到突破极限的时候都会产生类似的反应,不少运动员甚至就是为了追求这种感觉才去参加比赛。

  开心能在头一次超负荷运动就产生这种效果而没有马上倒地猝死,已经证明他现在的身体远非普通人可比。

  步行街上还是那样人来人往。

  开心刚出了地铁站,就想到要是还是一公斤黄金的化,再多一万块的化,也许可以再次重开收购站,收一些现成的东西,二手货要比垃圾有价值的多,以前是没钱,只能收垃圾,现在有钱了,二手货在这个环节买的价格会非常廉价,但是经过水晶球还原,其中的价值就不言而喻了,那巴肯定看不上这些东西,可不代表别人看不上,这宇宙中不只有比地球牛笔的星球,还有不如地球的地方,连矿石都有市场,开心不相信现成的科技产品会发愁卖。

  “你现在可以一次性提取三公斤物品,”开心从来没有觉得系统的声音是这么的好听。

  “是因为升级的关系吗?”开心喜出望外地问。

  “是的,”系统的语调中透出了某种鼓动性的语气,“所以开心先生,发展意味着更多的收获,只停留在现有水平是不会给你带来更大好处的。”

  “嗯,这个当然,这个当然,”开心没有理会系统后面说的话,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钱。

  走进店里的时候,开心发现今天碧裳姐居然也在店里。

  o更u}新…最快!O上o酷匠:网u

  “开心来啦?”小静先打了个招呼,然后碧裳姐从柜台后面站起来,把账本合上,笑着看着他。

  “前两天没把你吓着吧?”她体贴地问。

  开心不会说话了。

  好漂亮啊!

  有些日子不见,碧裳姐更漂亮的感觉,那种贵气,那笑容,那深V领里诱人的……

  “咳咳——”小静干咳了几声,唤回了开心差点儿丢掉的魂儿。

  开心这才醒过神儿来,一边命令系统把金饰运到手里的兜子,一边随口说,“不好意思,碧裳姐,您——还收我的金饰吗?”

  “收啊,”曾碧裳安慰他,“今后不会再出这种事儿了,那是一个竞争对手想来找我的麻烦,跟你没有关系,你的金饰我找专家看过,一等一的好货色,我可以考虑提高一万块的收购价。”

  开心“嗯”了一声,故意不去看她,以防再出丑。

  就在刚才,“小开心”稍微表明了一下自己在看到绝世美女的态度,这让开心很觉得不好意思,他感觉自己亵渎了碧裳姐,那是女神一样的存在啊,怎么能有这么肮脏的想法呢。

  这回的金饰,那巴是用了心的,一看就都是整套的,比如一个好像是橄榄叶的图案,除了耳环,还有项链和戒指,带手链也是类似的,充满了创意,尤其是那栩栩如生的做工,连碧裳姐都看的有些呆住了。

  另外几套也是类似图腾类的图案,其中一个摆件最是让人惊奇,一根高二十公分的黄金柱上满是雕花图案,精美的让人都不忍心拿手去碰。

  “三公斤,”小静称完重以后,报出了数字。

  “给开心拿十五万,”曾碧裳说,然后马上回过头,看着开心,“今后咱们就是合作关系,不管你以后拿来多少,我都收了,开心,别跟我推辞,只要你的质量有保证,价钱还可以往上加。”

  “这就很满意了,”开心眉开眼笑地接过钱,“谢谢碧裳姐。”

  “没什么,这是应该的,”曾碧裳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脑袋,“看你那小财迷的样儿,是不是家里养了个媳妇儿,等着娶过门儿呀?”

  “那是——”开心又翘尾巴了,“叫小宝,等她长大了,马上就娶过门,生一堆孩子!”

  “小宝?”小静好奇地问,“她多大啦?”

  “九岁!”开心大声地说。

  “啊?”小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跟其他几个店员一起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

  曾碧裳也是笑的合不拢嘴,“咯咯咯……哎哟,受不了了,你这个小家伙儿——”

  开心急了,“你们笑什么呀?是九岁嘛!”

  笑声更响了。

  还是曾碧裳懂得体贴人,强行中止了自己的笑声,揉着发酸的脸,“那好,要是以后你结婚,记得一定通知我,我给你的新娘找一个最好的化妆师,化的美美的!”

  “好,一言为定,”开心伸过手,“拉钩!一定要化妆,化的像碧裳姐一样漂亮!”

  “额——好!”曾碧裳脸色微红,不自觉地跟他就拉了钩,等看到开心风一样消失在门口的时候,才怅然若失的坐回到原来的高脚椅上。

  才翻开账本,她就发觉自己的心乱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大孩子,我这是怎么了?

  曾碧裳胡思乱想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