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宋千雅,苏逸还是第一次跟女孩子靠的这么近,深呼吸能够闻到凤清灵身上特有的味道,他脸上一下子红润起来,尤其是面对众人指指点点的时候,他忍不住想要甩开凤清灵的手,被凤清灵瞪了一眼,安静下来,低着头跟在凤清灵身后,以免被人认出来。

  凤清灵算是这里的常客,上到掌柜,下到店小二,基本上没有人不认识她,也没有敢惹她,见她来急忙招呼,生怕慢了一步,醉仙楼又被砸的乱七八糟。

  他们往上面的雅间而去,凤清灵见他领的不是自己昔日去的雅间,怒声道:“小二,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许久不来,你连基本的规矩都忘了吗?”

  店小二抓抓头,急忙道歉,“郡主,不是小的故意怠慢您,而是那个房间已经有人了,小的实在是……”

  D酷cT匠qO网j$唯)一ME正_u版?),◇P其,他4都是P盗6=版'

  “什么人敢跟本郡主抢位置?”凤清灵放开苏逸,气势汹汹的朝自己昔日的雅间而去。

  苏逸一直以为凤清灵是普通的大家闺秀,只是被宠刁蛮了一些,刚才听到店小二的称呼,心中有些疑惑,将店小二拉到一旁小声道:“你刚才叫她郡主?”

  店小二不解的看着他,疑惑道:“她就是汝阳王府的嫡女,也是有名无实的羽王妃,你难道不知道?”

  苏逸不喜欢打听那些东家长李家短的事情,但宋千雅结婚的时候,凤清灵大闹东宫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当时担心宋千雅几次想要去东宫看看都被苏北阻止,他一直觉得凤清灵是一个十分彪悍的女子,没想到竟然长的这般美艳。

  小二担心凤清灵闯祸,迅速往雅间而去,并嘱咐人去请掌柜,不然这醉仙楼能不能保得住的还是两说,毕竟两方势力,都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起的。

  凤清灵一把将门推开,目光往里面扫去,一个肌肤白皙的男子坐在桌子旁边,见她进来,眼中带着一抹温柔的笑意,就像空中皎洁的弦月,面容俊美,极致的脸型衬托的他这个人器宇轩昂,同时又有一份独特的灵气与俊秀,如同是上帝制造出来的巧夺天工的作品,对人充满诱惑的力。

  清淡的眼眸给人一种震慑力,凤清灵略微愣了一下,只听此人道:“既然来了,不妨坐下来喝两杯?”

  凤清灵是来找麻烦的,看到他这个样子,整个人顿了一下,到嘴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整个人都有些呆滞,站在那,进退不得。

  苏逸来了之后,看到里面的男子,主动行礼道:“参见福王!”

  此人正是二皇子沐修远,他一向低调,当初凤清灵成亲那天,发生那么大的伤,沐修远都没有出面,也难怪凤清灵不认识他。

  沐修远看看苏逸再看看凤清灵,神色如常,没有任何诧异,倒是苏逸知道了凤清灵的身份之后,刻意与凤清灵保持开距离,以免被人误会。

  凤清灵沉默半响才道:“这个雅间是我的,还请你出去!”

  “我既然来了,你想轻易让我出去只怕也是不可能,不过你既然是我弟妹,这个面子,我若是不给,就显的我没肚量!”他站起来,“不过我在想如果七弟知道你与苏逸在外面约会,不知会怎么想?”

  福王、七弟!

  凤清灵将这两个词联系起来,眨巴着眼睛,指着他吃惊道:“你是二皇子沐修远,远哥哥?”

  沐修远笑了笑,“还以为多年不见你早就把我忘了呢!”

  凤清灵依旧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真的是远哥哥,为啥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小时候凤清灵在皇宫玩耍,她是天之骄女,所有人都巴结她,唯独沐修远和沐青羽躲的她远远的,但她有什么困难,沐修远总是以一个大哥哥的身份保护她,只是那个时候沐修远身体比较瘦弱,加上他早年丧母,生长在皇宫十分不容易,面黄肌瘦,在皇子、公主中间,就像是一只落水的草鸡,让人提不起兴趣,但他那个时候对凤清灵的保护,却让凤清灵记忆犹新。

  她甚至相信其他人接近自己都是有预谋的,唯独沐修远对自己别无所求,因此对他印象十分好。

  沐修远点点头,笑着道:“小时候饥寒交迫,现在吃饱了,自然不会再是小时候那个样子了。”

  “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看来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更合适!”凤清灵走到沐修远跟前,“早知道是你,我就不会赶你走了。”

  “现在知道也不晚!”沐修远目光从她身边略过,朝苏逸招招手,“既然来了,就一起坐下来和两杯!”

  “这……”苏逸自小被苏北教育,不得参与到皇子的争斗中去,他也一直按照苏北吩咐办事,不与任何皇子交往过密,虽然二皇子为人和善,待人宽厚,为了避嫌,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这里,恭敬道,“我还有事,就先不奉陪了,还请二皇子见谅!”

  沐修远是何许人也,他那点小心思如何能瞒得过沐修远,沐修远正要开口,凤清灵抢先道:“远哥哥一向为人低调,不与任何人有来往,这次远哥哥愿意与你喝几杯是看得起你,你要是就这样走了,岂不是看不起远哥哥?”

  “我不是那个意思!”苏逸急忙摆手,“我只是……”

  他一着急,就有些结巴,加上沐修远是皇子,他不能得罪,勉勉强强的走过去坐下,对二皇子道:“多谢二皇子盛情款待!”

  “你若有事就先走吧,我与灵儿多年不见,正好叙叙旧!”

  苏逸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得到解脱一般,朝二皇子行礼之后,迅速离开,一刻都不愿多呆。

  他刚迈出去,就看到掌柜和店小二往这边而来,店小二拦住他,小声道:“公子,里面现在情况怎么样?”

  其实店小二早就到了,只是担心凤清灵闹开了会伤及自己,不敢太过靠近,在一旁等掌柜,没想到里面一直平安无事,越是如此,他心里越害怕,拉着苏逸的手都有些发抖。

  苏逸看了一眼里面,也觉得就将凤清灵独自留在这不太好,毕竟孤男寡女传出去对凤清灵的名声有影响,但他已经出来,就这样回去?心中多少也有些不愿意,沉默了一下道:“没事,里面是羽王妃的朋友,你们不用担心!”

  店小二这才松了口气,略带抱怨道:“我们能不担心吗?每次羽王妃来都会闹的店里鸡犬不宁,甚至有几次差点将我们店砸了,我现在想想都害怕!”他心有余悸道,“那个时候与她一起的不也是她的朋友,结果不还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