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青羽哪里有时间浪费在她身上,见她如此,也不好再苛责什么,朝她挥挥手,“你先回去吧!”

  声音有气无力,凤清灵听出他声音不对,猛然抬头看着他好奇道:“你怎么了?”

  见她还不走,沐青羽对侍卫道:“来人,送王妃回房!”

  侍卫见识过凤清灵的撒泼,走到她身边毕恭毕敬道:“王妃,请!”

  凤清灵理都不理他们,径直走到沐青羽跟前,看着他苍白如纸的脸色,一字一句道:“你病成这样,为何不告诉我一声,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有必要像防贼一样防着我吧?别忘了我是汝阳王的女儿,必要的时候我还可以帮你!”

  沐青羽淡淡看了她一眼,“你若真想帮我,就在这好好呆着,不惹祸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沐青羽,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不堪的一个女人吗?”她近乎吼出来,“既然如此,当初你为何不强硬的拒绝皇上的赐婚?还是在用这种办法羞辱我,因为我伤了你最心爱的女人?”

  她的哭泣在沐青羽面前没有任何作用,沐青羽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没有任何表情,等凤清灵哭累了,他才继续道:“闹够了就回去休息,别忘了你的禁足令还在!”

  “沐青羽,没想到你如此绝情,禁足令怎么了,本郡主受够了你的欺辱,你若想休了我就悉听尊便!”她狠狠瞪了沐青羽一眼,转身跑出去。

  侍卫走到沐青羽跟前,请示道:“王爷,需要我们跟着王妃吗?”

  “不用,只要她不惹事,没有人敢招惹她!”沐青羽垂下眼帘,“等她回来,让她来我房间!”

  侍卫们也是第一次见这样奇怪的夫妻,彼此对视一眼,还没有在发蒙中回过神来,沐青羽就已经关上门去休息了。

  凤清灵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长夜漫漫,她竟然不知该何去何从,似乎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不知不觉来到苏家,在那驻足良久,终究走过去对门房道:“去禀报你们少爷,就说我有事找他!”

  门房见识了她撒泼的样子,此时再看到她这副样子,对她没有一点怜悯之人,哄乞丐一样对她道:“我家少爷不在,你还是赶紧走吧,不然被表小姐看到,就麻烦了。”

  凤清灵神色有些落魄,身上的气势还在,目光狠厉的看着他,顺便扬扬手上的鞭子,一字一句道:“你不想挨抽,就去给本郡……本小姐禀报,否则本小姐一定打的你满地找牙!”

  门房被她惊吓到,只要无奈的进去禀报,临走时,还狠狠瞥了她一眼,内心对她这种刁蛮任性的女子,实在没有一点好感。

  苏逸正在吃饭,听到下人的禀报,稍微愣了一下,待要仔细问清楚是谁的时候,见李氏看自己的目光不太对,只好道:“你告诉她,我马上就去!”

  李氏上下打量了他许久,忍不住问道:“外面那个女子是谁?你一向除了军营,就是在家,怎么会认识什么女子?”

  这件事也不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苏逸简单敷衍两句,找了个理由离开,苏雪嘟囔道:“哥哥也要抛弃雪儿了吗?明明答应陪我玩的,说走就走,雪儿不开心!”

  苏逸对她甚是宠爱,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又折回来,捏捏她婴儿肥的脸蛋,笑着道:“我只是与她说几句话,一会就回来,放心,我答应雪儿的事情一定会办到的。”

  苏雪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你就知道骗我,我才不会信你的鬼话!”

  苏逸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看着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李氏笑着道:“雪儿跟你开玩笑的,你去办自己的事情吧,一会雪儿还要学女工,哪里有时间玩!”

  苏逸摸摸她的头,“那我先去了!”

  凤清灵第一次如此有耐心的等一个人,见他出来,低着头泪水在眼中打转,她习惯了在外人面前表现出强大的一面,唯独面对苏逸的时候,她内心的脆弱的一面会被激发,泪水怎么止都止不住!

  苏逸还在疑惑会是谁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见是凤清灵,笑着道:“让姑娘久等了!”

  凤清灵一直低着头,担心一抬头,就会让他看到自己眼中的泪水,她伸手想要将泪水抹去,谁知越抹越多,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止都止不住。

  苏逸哪里晓得这些,以为是自己让她久等惹怒了她,上前道歉道:“姑娘,我刚才有事,所以耽搁了,我在这向姑娘赔礼了!”

  “谁需要你的赔礼?”凤清灵冷不丁的蹦出一句,“走,陪我去醉仙楼喝几杯!”

  “现在?”苏逸震惊的看着她,“这只怕不合规矩,传出去只怕会影响姑娘的名声。”

  “名声才值几个钱?”凤清灵冷笑道,“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强人所难,告辞了!”

  苏逸摸摸后脑勺,完全不明所以,门房在他耳边小声道:“这位姑娘今天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少爷还是跟上去看看吧,她长的那么漂亮,万一遇到坏人就不好了。”

  都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门房虽然对凤清灵不喜,却也不愿意见她出事,毕竟这样好看的小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凤清灵正在心里怒骂苏逸,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头稍微偏了一点,余光落在苏逸身上,心中有些窃喜,急忙恢复之前的状态,佯装不知道,继续往前走,等着苏逸开口。

  苏逸亦趋亦步的跟在她身后,一直在醉仙楼,都没有开口,凤清灵等的有些不耐烦,猛然转过头去看着他,“你一直跟着我,到底想干什么?”

  苏逸被她问的有些发蒙,“不……不干什么,只是觉得姑娘大晚上的一个人在外面走路,心中有些担心罢了!”

  他是军人出身,素来说话不会拐弯抹角,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说完见凤清灵的脸色有些不太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切的想要解释,却越解释越乱,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不管姑娘信不信,我真的对姑娘没有歹意!”

  凤清灵看着他抓耳挠腮的样子,笑着道:“我知道你没有歹意,何况是我约你出来喝酒的,就算有歹意,也是我对你有歹意!”

  苏逸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看着憨笑半天,也不知该如何接下句,凤清灵继续道:“既然来了,何不跟我上去喝几杯?”

  ?_酷2“匠√A网首发d

  “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跟我走就对了!”凤清灵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苏逸就往上面走,完全忽略众人投射来的目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