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镇定住心神,神色平静的有些可怕,“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希望羽王爷用这些莫须有的东西来禁锢住我,我是人不是任人摆布的东西!”

  沐青羽的神色镇定下来,笑容有些冷淡,“原来我在心里就是这个样子的,一直以来都是我自作多情!”

  “我只是想提醒羽王爷注意身份罢了!”宋千雅目光中的疏离深深刺伤了沐青羽的内心,沐青羽没有再开口,神色说明了一切,宋千雅转移话题,“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你随便转转吧!”

  她转身离去,沐青羽看着她的身影有些迷离,觉得像极了自己那天醉酒看到的女子,随后他又摇摇头,若那天真是宋千雅,他相信宋千雅就不会选择嫁给沐邵民,想着这一连串的事情,他自己都觉得可笑、无奈!

  凤清灵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去羽王府取银两,心一直揪着,生怕沐青羽与宋千雅死灰复燃,进来看到沐青羽一个人在花园乱逛,心猛然平静下来,悬着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走过去握住他的胳膊,撒娇一般道:“我回来了!”

  “浩泽呢?你来没看到他吗?”沐青羽往四周看过去,连欧阳浩泽的影子都没有。

  凤清灵嘟嘟嘴,“管他做什么,他不在才好呢,我们就可以省下这两万两了。”

  沐青羽笑了笑,胳膊条件反射的想要从她手中抽出来,刚一动,触碰到凤清灵可怜兮兮的目光,像极了当初的宋千雅,也是这般楚楚动人的模样,心中大为不忍,任由她这样抱着。

  凤清灵感觉到他的异样,手刚要松开,见沐青羽并没有像之前那般大怒,心中有些惊喜,继续道:“我们快些走吧,万一那个流氓出来就麻烦了!”

  他们二人走到门口,欧阳浩泽看着他们二人亲密无间的样子,目光略微有些冷峻,一把将凤清灵的手从沐青羽胳膊上打落,看着她道:“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知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一点都不矜持!”

  “羽,他是我夫君,我愿意,你管得着吗?”凤清灵针锋相对,“倒是你一直缠着羽,谁知道居心何在?”

  “好你个小丫头,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看我……”

  “啊……羽救我……”凤清灵尖叫一声躲在沐青羽身后,拉拉沐青羽的衣衫,指着欧阳浩泽道,“他有欺负我!”

  欧阳浩泽将沐青羽拉到自己身边,看着他失落的神色,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凤清灵道:“谁有时间欺负你,你要是不坐死,我怎么可能会欺负你,真是自作多情!”

  这四个字让沐青羽的脸色动了一下,然后被欧阳浩泽连拉带拽的走到墙角处,欧阳浩泽盯着他看了许久,“你刚才与宋千雅是怎么回事?你要是不喜欢她了,就直接告诉我一声,省的我再辛辛苦苦的保护她。”

  “我喜欢她,可是之前的那些事情,她全部都不记得了,加上我们现在的身份,两个人别说是在一起,就算见面,都会觉得尴尬,所以……”沐青羽拍拍他的肩膀,“就委屈你保护她到孩子出生,之后的事情我自有安排!”

  看着他郑重其事的样子,欧阳浩泽眉毛挑动了一下,“难不成你这次回来也是为了夺嫡?”

  “不错,我曾经说要以江山为聘娶阿雅,就一定要办到!”他顿了一下,“且自己手上没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就会处处受制于人,就算日后大哥不在了,我与她也注定无法名正言顺的在一起,还不如拼一次,我始终相信她心里是有我的!”

  “啪!啪!啪!”欧阳浩泽鼓鼓掌,“这才是我认识的羽王,你放心,这件事上我百分之百支持你,有任何需要我效力的地方尽管说就是!”

  “好兄弟!”沐青羽与他的击掌为盟,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宋千雅在拐角处听到他们所说的一切,她心里是既温暖,又无奈,每次她对沐青羽说出那些重话之后,她心里的伤心并不比沐青羽少,可是她不得不这样做,人生之事不如意十者居七八,这句话真是一点都没错。

  众位皇子之中,她最希望能够取得夺嫡胜利的也是沐青羽,至少这样,她身边的人就不会有危险。

  现在朝中大臣各自占有不同的阵营,沐青羽除了兵权,手上并没有多少朝臣支持,唯一没有表态的就是苏家与相府!现在宋成光已经不在,只能依靠苏家了,她决定亲自去一趟苏家,说服苏北暗中支持沐青羽,这样沐青羽胜利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

  欧阳浩泽猛然出现在她跟前,“刚才羽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他如此为你着想,我敢说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像他那样爱你了!”

  “那又如何?”宋千雅语气清淡,“难道这些就能改变现在这一切吗?如果真想改变,就等他登基为帝之后再说,如果那个时候他对我的心还未改变,那我就愿意接受他!”

  “你是认真?”欧阳浩泽脸上露出喜悦之情,“不过就算羽称帝,只怕也没有办法立你为后,现在朝廷动荡,他若是强行立你为后,必然会遭到朝臣的反对,依照你的性子,只怕也不愿意为妃吧?”

  欧阳浩泽的盯着她,“这次你可不要拿话敷衍我,这关系到我的选择!”

  “为后会令朝臣反对,难道为妃就不会了吗?”宋千雅反问道,“只要他的心在我身上,其他的我可以不计较,不知道这个答案你满不满意?”

  %(更新AO最%p快V*上酷匠~网)E

  “满意,当然满意!你要早这么说,只怕现在羽已经登基为帝了”欧阳浩泽点点头,想起什么,继续道,“我这次回来是想告诉你皇上的事情,我的确找到了皇上的行踪,我想将他带出来,可是那里看守太过严密,我只能先回来再想办法。”

  “皇上可有见到你?”宋千雅精神为之一振,“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看倒是看到我了,只是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认识我,神情恍惚,整天与一些妖艳的女人为伴,整个人似乎都虚脱了。”想到皇上现在的样子,欧阳浩泽心中多少有些难受,毕竟他在皇上身边长大,这些年来,皇上对他也算是宠爱有加,有时候对他甚至比对那些皇子还要好,现在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他要说不难过,自己都不相信,他看着宋千雅,“你一向足智多谋,有没有办法救救皇上?”

  宋千雅迟疑了一下,“办法倒是有,只是危险性很高,你愿意的话,可以一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