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浩泽完全无视他们二人的神色,把宋千雅拉到沐青羽跟前,跌声爹气道:“我受欺负了,你得帮我欺负回去!”

  “我怎么帮你欺负回去?”宋千雅说着,用余光从沐青羽脸上扫过,这几天没见,沐青羽相比之前多了一份风霜和苍凉,面色有些憔悴,看的让人心疼。

  她低着头,不敢直视沐青羽的目光,就想快些结束这次见面,又希望他们相处的时间再多一些,再多一些,她不知道这次分别,下次相见又是什么时候,那种思念有时候就想杂草一样,在她心里不断滋生,让她没有办法逃避,直到蔓延到血液里面。

  她不愿意承认对沐青羽的感情,因此只能自己独自忍受这种煎熬。

  “你想什么呢?”欧阳浩泽朝她大吼一声,打断了她的思路,“怎么一到关键时候你就断片?”

  凤清灵注意到他们二人的不同寻常,以免沐青羽对宋千雅旧情复燃,拉着他道:“我们走吧,这里我一刻都不想多呆。”

  欧阳浩泽拦住她的去路,“你大闹东宫,就这样走了,未免也太不将我们看在眼里了?”

  凤清灵瞪了他一眼,“你想怎么样?”要不是不想沐青羽与宋千雅在一起太长时间,她一定跟欧阳浩泽死磕到底。

  “怎么着你也得道个歉吧,还有你伤了人,他们看病吃药总是需要钱吧,你想一走了之,留下一堆烂摊子交给我们收拾,真当我们是做慈善的了?”

  面对欧阳浩泽的咄咄逼人,凤清灵有些招架不住,狠狠瞪他再瞪他,“你想要多少医药费直说就是,随后我会派人将钱送过来!”

  “至少两万两!”欧阳浩泽狮子大开口,见凤清灵要拒绝,继续道,“那些人就不说了,东宫的这些东西好多都是御赐的,价值连城,我给你要两万两算是友情价,否则没有十万两,这件事根本就解决不了。”

  凤清灵单纯却不笨,哪里不知道欧阳浩泽这是坐地起价,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一跺脚,“好,两万两就两万两!”

  他看了一眼沐青羽,“为了提防羽王妃跑路,所以就委屈羽王爷留下来做个人质,她什么时候把钱送过来,你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欧阳浩泽你……”凤清灵的手伸到欧阳浩泽跟前,又气急败坏的放下,“你以为本郡主是你吗?会欠你那点钱?”

  “羽王妃就是羽王妃,说话都财大气粗,连两万两都不看在眼里,既然如此,那就请安平郡主回去取银票吧,我还是那句话,你什么时候把钱送过来,我就什么时候放羽王爷离开,正好我们好久不见,也可以好好叙叙旧!”说着将凤清灵从沐青羽身后拽出来,顺便点住了她的哑穴,往外面推去,任凭她如何挣扎就是说不出一句话,他将凤清灵推到门口的时候才解开她的哑穴,朝她摆摆手,“我在这等着羽王妃的好消息啊!”

  凤清灵想要回去,几次都被欧阳浩泽挡在外面,她指着欧阳浩泽道:“你给我等着,我日后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我拭目以待,要知道我最喜欢那种不让我好过的人,这样人生才有意思。”说完啪一声将门关上,任凭凤清灵在外面吼叫,他就佯装听不到。

  沐青羽与宋千雅彼此对视一眼,都充斥着一种无奈,欧阳浩泽见他们如此,都为他们着急的慌,对他们二人道:“你们有什么话,去客厅说,别再这碍眼!”

  宋千雅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如果羽王爷不嫌弃,不如进去喝杯茶?”

  M\看正《☆版.*章F节y上X酷$匠!网&r

  “好!”两人的话语中都带着一份疏离与陌生。

  欧阳浩泽看着轻微叹了口气,好不容易给他们制造一次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他们还如此辜负,真是枉费了自己的一番苦心。

  他跃到树顶,四下张望,以免被凤清灵杀个措手不及,就麻烦了。

  宋千雅和沐青羽一前一后的走着,谁都没有开口,气氛有些诡异,点墨自然也知道宋千雅的心思,也想让他们二人重归于好,找了个理由道:“王妃,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先上个茅厕!”

  不等宋千雅点头,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对这个丫头还真是宠爱!”沐青羽没话找话。

  “这一路只有她陪在我身边,能让她过的好一点,就让她过的好一点,看到她开心,我心里也开心!”

  “嗯!”

  他们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沐青羽一直用余光撇宋千雅的肚子,犹豫了许久才道:“我听闻这个孩子不是大哥的……”

  “那你觉得是谁的?”宋千雅话锋一转,“难道羽王爷也觉得我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沐青羽眼帘都垂下来,“外面那些传言我自然不信,我只是有些担心那些谣言会对你是造成一种无形的伤害!”

  “外面的人怎么说我那是他们的事,我若是顾忌这些人的看法,是否能活到现在都不一定。”宋千雅话语坚定许多,“人只要过好自己的一生就好了,理会那么多,受伤的只能是自己。”

  沐青羽发现她远比自己想的更加坚强,毕竟她现在是四面楚歌的境地,稍微处理不当,就会让她万劫不复,可是她的心态却出奇的好,神色平淡,尤其是办起事来,真是有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霸气。

  两个人再次缄默下来,走到无人的地方,沐青羽才再次开口,“如果大哥不在了,我愿意倾尽所能照顾你们母子!”

  “多谢羽王爷的好意,这些小事我能应对!”

  “我已经准备夺嫡了!”沐青羽吐出这句话,言外之意是他依旧愿意江山为聘娶宋千雅为妻。

  宋千雅的心虚复杂,在其他事情上,她可以指点江山,运筹帷幄,当断则断,但在这件事情上,她总是充斥着一种矛盾心理,尤其是内心对沐青羽深切的眷恋,只要沐青羽在她身边呆的时间一长,她就感觉自己的心在不停的朝沐青羽靠近,一刻都不愿意离分。

  沐青羽见她不言,继续道:“我希望你等我!”

  宋千雅退后一步,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羽王爷这话应该对羽王妃说,我只是一个外人!”

  “对于我来说全世界都是外人,唯独你不是!”

  沐青羽的手将要触碰到宋千雅身体的时候,被宋千雅躲开,“还请羽王爷自重,我承受不起羽王爷的厚爱!”

  “什么叫承受不起,没有你,只怕我早就死了,如果你真是这么觉得,那你当初为何还要拼死救我?”沐青羽的声音中充斥着一股怒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