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少在这信口雌黄!”婉音目光凶狠,“你的孩子,说白了他只是一个野种……”

  “啪!”宋千雅不等她说完,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我的忍耐是有限的,你再敢对我孩子出言不逊,别怪我无情!”

  “难道我说错吗?”婉音丝毫不顾忌脸上的手印,“我也明白的告诉你,你对我和邵民所做的一切,我早晚有一天会让你加倍偿还!”

  “我等着!”宋千雅与她目光想对,“我也想看看沐邵民眼中单纯的女子到底有多少能耐!”

  “好,我也等着与你对峙的一天,现在你已经没有了雄厚的家世为你做后盾,咱们也算是半斤八两,看谁都能笑到最后!”婉音声音冷厉,显然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使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狰狞。

  她离开之后,点墨站在一旁,半天才缓过神来,她站在很远的地方,依旧能够感受到来自他们二人身上强大的戾气,气息在云烟阁上空满眼,人在这种氛围的压抑下,随时都有精神崩溃之感。

  “咳咳……”宋千雅咳嗽几声,将点墨的思绪拉回来,点墨回到她身边,急切道:“王妃你怎么了?是不是你的身体又不舒服了?”

  “没事!”宋千雅坐下,女人狠厉起来,远远超出人的想想范围,她之前就想过如果与婉音为敌会是怎样一番场景,现在看来,情况还是在她的把控范围之外。

  她刺伤沐邵民这件事彻底激发了婉音内心隐藏的恨意,同时也是婉音向她宣战一个很好的借口,这样也好,日后她做什么,也就不必有所顾忌了。

  “日后没有要紧的事情,你千万不要离开我的身边知道吗?”她看着点墨叮嘱道,“就算是要紧的事情,没有我的同意,也不许离开我身边!”

  点墨不安的看着她,“王妃,这到底是怎么了?你不是与婉音姑娘关系很好吗?为何现在会闹到这个地步?”

  她心思单纯,没有坏心眼,更不会知道什么是人心难测。

  宋千雅也不知该如何去向她解释这件事,只是叹了口气,“人在利益面前都是会改变的,婉音如此,其他人也是如此!”

  “不,我就不会,我会一直留在王妃身边的!”点墨看着她这个样子,除了心疼还是心疼,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帮宋千雅,她肆无意识道,“如果羽王爷在就好了,这样还能帮帮王妃!”

  提到沐青羽,宋千雅内心猛然增加了一股安全感,哪怕沐青羽没有在她身边,那种感觉也会陪伴着她,让她整个人都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那种依赖在另一种程度上,也让她感觉惶恐,人一旦有了依靠,在很多事情上就会去借助外在的因素,这种感觉她以前不喜欢,现在依旧不喜欢。

  无论结果如何,她能依赖的只能是自己,她抓着点墨的手慢慢收紧,警告道:“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羽王爷,知道吗?”

  “可是羽王爷真的很关心王妃,我曾经几次见到他……”

  更B新)最2B快qr上》酷匠4网

  “好了,别再说了!”宋千雅喝止住她,“难道你也不听我的话了吗?”

  点墨极少见她发怒,被她的神色震慑住,呆立在那,大气不敢出。

  “她也是实话实说,你何必如此动怒?”欧阳浩泽从外面回来,看着宋千雅惨白的脸色,“亏是羽不在,要是他在,看到你被沐邵民那个王八蛋折磨成这个模样,一定会杀了他!”

  宋千雅白了他一眼,“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还有,你想如何处理文芊芊的事情?现在你不喜欢她,日后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

  “我会后悔?呵呵……”欧阳浩泽冷哼一声,“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要是喜欢,早就喜欢了,怎么会等到现在,所以你就不要想着我会娶她了,这条路不通。”

  “那她只能嫁给庆王,你自己看着办!”宋千雅瞪了他一眼,“你去替我向羽王赔罪,就说我辜负了他的期望!”

  “宋千雅,枉我对你那么好,为了你那些事赴汤蹈火,现在你用完了我,就要把我一脚踹开,这未免也太不仗义了?”欧阳浩泽直翻白眼,不在这件事上与她纠缠,转移话题,“我这次来是想来提醒你,你伤沐邵民的事情已经惊动了皇后,这件事现在很棘手,你最好早做准备!”

  “皇后现在有名无实,不能耐我何,何况没有人真切的看到是我伤了沐邵民,她想在这件事上对我发飙,并不容易,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

  “去买通李太医对吗?”欧阳浩泽瞪了她一眼,“这件事我已经办妥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你自己了,不过话说你真不担心皇后会因为你刺伤沐邵民的事情而为难你吗?”

  “沐邵民现在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我不知道,但我很清楚一点,那就是他不会轻易让我离开这里,所以就算皇后追查下来,只要他一口咬定不是我刺伤了他,那我就不会有事。”在把控人心方面,宋千雅自认不输于人,尤其是自己身边的人。

  欧阳浩泽刚开始接近她是因为沐青羽,时间久了是觉得她这人很有意思,可交,现在对她确实打心眼里佩服,一个人能够时时刻刻用理性的思维去面对事情,这一点,他自己都未必能做到。

  宋千雅现在也只能赌一次,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反正现在皇位空虚,形势未定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就看谁能够做到决胜于千里之外了。

  “对了,你对二皇子了解多少?”欧阳浩泽没来由的来了一句。

  “与你一样!”宋千雅淡淡道,沐修远之前与沐子宸实力相当,自从皇上出事之后,沐修远隐匿了自己的行踪,并且以各种理由不去上朝,让人对这位二皇子猜测颇多。

  但他一向善于为人处世,不在朝堂,也有不少人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因此现在暗中就形成了一股党派之争,不过,只要他不出面,很多事,都能够躲的干净,以免惹人非议。

  想到沐修远无害的微笑,宋千雅总觉得里面似乎在酝酿一个大的阴谋,只是她还不知道罢了,否则他也不会在各位皇子身边都布下自己的人。

  欧阳浩泽沉默了一会道:“有件事,我说出来你可能都难以相信!”

  “什么事?”

  “据来人汇报,宋明珠之所以能够在宴会上脱颖而出,与他脱不了干系!”欧阳浩泽目光瞥向宋千雅,“如果是真的,那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真是哪都有他!

  宋千雅在心中道,她目光暗淡下来,“能够悄无声息的成为沐子宸的强敌,这样的人自然可怕,这件事我会查清楚,你不用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