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邵民提到婉音,声音中多了一份欢快,神色也放松下来,那是发自内心的依赖与信任,由此可以看出他对婉音的感情已经深入骨髓,没有人能够替代,只是这一切他自己还不知道。

  见她不言,沐邵民继续道:“难道你信不过婉音?”

  “这件事关系重大,必须小心行事,所以我更希望处理这件事的是我能信得过之人!”宋千雅目光瞥了一眼外面,“我希望这个人是欧阳浩泽,不知大皇子是否能将此事办妥。”

  “欧阳浩泽!又是他!”沐邵民脸上的笑容僵硬下来,咬牙切齿道,“为什么你宁愿信他都不愿信我?”

  “我说了,不是我信不过你,而是这件事关系重大,我必须小心行事,否则这个孩子会很危险!”宋千雅目光中出现了一道戾气,“我的性子你是知道的,谁若敢伤害我孩子,我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绝不心慈手软!”

  “包括我在内?”

  ,酷E4匠2}网首"发=S

  “包括你在内!”宋千雅话语毫不留情,“别忘了我们是因为利益所以才在一起。”

  “这一点我心里清楚,用不着你总是提醒我!”沐邵民总是能轻易被她震怒,“既然如此,这件事你看着办,我不管了,以免让人碍眼!”

  “也好!”

  沐邵民听到她吐出这两个字,内心好不容易涌现出的希望再次沉陷下去,他忍不住掐住宋千雅的脖颈,“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值得你如此?”

  宋千雅目光冷凝的看着他,一字一句道:“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沐邵民冷笑一声,“别忘了我现在才是你的丈夫,你让我顶着绿帽子活了这么久,难道我连知情权都没有?”

  宋千雅暗中凝聚内里,只是她现在的身体太过于虚弱,每次内力刚提升一点便消失殆尽,仿佛被人化去一样,沐邵民手上的力气不断加大,“今天你若不说,我就掐死你!”

  “有本事你就掐死我,就当我和师父救了一个白眼狼!”宋千雅神色不卑不亢,面对死亡也是一副坦然从容的模样。

  沐邵民手上的力气缓缓松弛下来,“宋千雅,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彼此彼此!”宋千雅说着咳嗽几声,“你屡次三番违背咱们当时的誓言,那就别怪我翻脸了。”

  “你想怎么样?杀了我?”沐邵民眼睛变的血红,仿佛要吃人的毒蛇猛兽,朝她逼近一步,“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杀了我,咱们二人就都解脱了!”

  宋千雅暗中抽出衣袖中的匕首,等着沐邵民靠近,她现在没有武功,做什么都必须一击而中,否则给了对手反弹的机会,死的就只能是自己。

  沐邵民从她眼中平静的神色中看出狠绝,还是怄气一般朝她又迈了一步,他的脚还未落下,腹部已经结结实实挨了一刀的,鲜血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沐邵民低头看了一眼腹中的匕首,苦笑道:“没想到你真会杀我!”

  “这是你逼我的,只要你从今往后不踏入云烟阁,咱们二人还能和平共处,否则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宋千雅一字一句,眼中没有任何感情。

  最毒妇人心,沐邵民这一刻终于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将匕首拔出来,插在桌子上,任凭血液滴落在地上,“就算我死了,也不能改变你是大皇妃这个事实,总有一天我会得到你!”

  他离开之后,宋千雅坐在床上,不停的喘息,真实的血液让她整个人都颓废下来,仿佛又听到自己身体被野狗撕裂的声音,眼圈一片血红,汗珠不断从额头上落下。

  除了前世的记忆,她仿佛看到了一片血海,血液波涛汹涌的朝她涌上来,她想逃,却没有出口,只能任由身体被血液覆盖,直到完全失去记忆!

  “王妃……王妃你怎么了?”点墨从外面回来,看到地上的血迹,整个人都吓呆了,以为宋千雅遇到刺客,对外面吼道,“大夫,快去找大夫!”

  宋千雅握住她的胳膊,“不用了,我没事!”

  “王妃,你这到底是怎么了?”点墨完全被吓傻了,连哭都忘了,听到她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扶我起来!”宋千雅挣扎着起来,用手将她眼角的泪水擦去,“我跟大皇子闹翻了,这里已经不安全,日后你做什么一定要小心,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点墨狠命点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回相府吧!”

  “不行,我必须留在这!”宋千雅斩钉截铁,“我还有事没有办完!”

  “可是你都成这样了,身体要紧啊!”点墨反应过来,哇的一声哭出来,“你再这样拼命,就算你的身体能承受的住,肚子里的孩子也承受不住啊!”

  “旦夕祸福自有天定,我心意已决,你不要再劝!”宋千雅站起来,“扶我出去走走,顺便命人将屋子里的血迹清理干净!”

  “好!”点墨将她扶出去,还未坐下,就看到婉音气势汹汹的从外面进来,满脸震怒的之色。

  宋千雅不用想也知道她来的目的,挤出一丝苍白的笑意,“你是来兴师问罪的?”

  “你知道就好!”婉音走到她跟前,满眼戾气,“这是你与我之间的争斗,为何要伤害邵民?”

  “谁是罪魁祸首,你心里比我更清楚!”宋千雅垂下眼帘,“你若不想让他受到伤害,就不要再拿我的孩子开刀,否则别说是他,就算牺牲整个东宫我也再所不惜!”

  “我真不明白邵民为何会喜欢上你这种毒辣的女人!”婉音对她充满恨意的同时,又有些妒忌她,妒忌她可以随手甩掉自己孜孜以求的东西。

  “咱们彼此彼此,只是侧重点不同罢了!”

  “我跟你不一样,我只是为了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罢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出现,现在我才是大皇妃,!”婉音整个脸近乎扭曲,“你现在承受的一切都是自作自作,与人无尤!”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沐邵民,她绝对不允许沐邵民败在宋千雅手上,就算败也只能败在她的手上。

  “什么叫与人无尤?”宋千雅平静的看着她,“从一开始我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甚至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让你替我与大皇子拜堂成亲,难道你只看到沐邵民对我的纠缠,看不到我对他的拒绝吗?所以说,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且也是你先选择对我孩子动手的,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自卫,相比你的私心,我不认为我有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