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珠没想到她竟还存在鱼死网破之心,话语缓和下来,“你想怎么做?只要你能说服本宫,本宫依旧会履行承诺,放你离开这里!”

  “置之死地而后生。”安巧咬出这句话,“如果贵妃娘娘不愿意,那奴婢也可以选择不离开长乐宫,虽然在这只是一个小宫女,却能躲避那些尔虞我诈,对奴婢来说,未尝不是一种理想的生活方式。”

  她话语没有了之前的盛气凌人,取而代之的是无奈与平淡,平淡到让人难以想象,这就是当初那个一心往上爬,为了得到权利不惜牺牲一切安巧。

  宋明珠看着她忽然笑了出来,“没想到你还有这种觉悟,真是让本宫惊叹,你这样的人才,本宫怎么能轻易放走了,所以本宫同意你走第三条路!”

  点墨一直在外面等宋千雅,见她一个人出来,不时往后张望,好奇道:“怎么?贵妃娘娘不愿意放安巧离开吗?”

  “不是,她另有打算!”宋千雅看着一脸呆萌的点墨,“还是你最好!”

  点墨笑着仰起头,“那是自然!”

  宋千雅告知皇后她要留宿长乐宫之后,皇后每天都睡的不安稳,尤其是知道宋千雅也怀孕之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碍于现在宋明珠的权势,她这个皇后也不得不有所忌惮,只能在宫中干着急什么都做不了。

  此刻听闻宋千雅回来,不顾宫中礼仪迎出去,见宋千雅完好无损的回来,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关切道:“她没把你怎么样吧?你已经有了身孕,日后就在东宫好好休养,切不可再随意外出,知道吗?”

  “多谢母后关心,儿臣明白了!”

  “你明白不行,一定要记住,直达吗?”皇后的目光往她肚子上扫去,“本宫听婉音说你坏了身孕,几个月了?”

  “两个多月了!”

  皇后稍微算了一下日子,“按理时候,也该是这个月份了!”

  “还请母后为儿臣保密,以免被心思叵测之人知晓,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皇后点点头,“放心,这件事除了母后,不会再让任何人知晓!”

  婉音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二人亲密的谈话,仿佛自己是个外人,她冷笑一声,原来身份是最大的问题,无论她怎么讨好皇后,自己永远都比不上宋千雅的一句话。

  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恨意再次滋生出来,宋千雅注意到她的目光,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恨。

  婉音还是被生活逼成了她最不愿意见到的样子,不过也好,两个人不能成为朋友,就必然是敌人,现在彼此坦诚布公,也挺好,只是可惜她与婉音之间的情意,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当真是不值得。

  “母后,儿臣不宜在此久留,望母后好好保重,过几天儿臣再来看你。”

  酷●◇匠FA网永0(久免《…费*'看小-说F¤

  她说着做了一个孕吐反应,皇后知道怀孕的辛苦,更知道皇宫现在的形势,虽有意让宋千雅多留几日,却也无可奈何,“也好,你回去好好休息,随后本宫会派太医去东宫为你号平安脉,以保证这个孩子顺利出生。”

  “难道母后忘了儿臣就是最好的大夫吗?这样的事情,儿臣能解决,就不劳烦母后费心了。”

  皇后笑了笑,“你看本宫都糊涂了,忘了你的医术举世无光。”

  “母后,虽然王妃的医术无双,但自己给自己诊脉,难免会有疏忽的地方,还是让太医按时为其诊治为好!”婉音忽然开口。

  宋千雅如何不知她打的是什么算盘,只要稍微有点资历的太医就能诊断出她孩子的月份,到时候她就会被冠上不贞的名声。

  果然与聪明人打交道,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皇后一脸为难的看着她,“好不就按婉音说的做吧,这样本宫才能更加放心!”

  “这个……”宋千雅犹豫了一下,“也不是不可,只是儿臣实在担心孩子的事情传出去,会被人加以利用。”

  “王妃行的正坐得直,怕什么,除非这个孩子有问题。”婉音微笑的看着她,“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何况贵妃娘娘已经知道你有孕的事情,你还害怕什么?”

  “有没有鬼敲门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无论是谁敢在我孩子上面做文章,或者敢对我孩子有一点不利,我一定不会放过她。”宋千雅目光狠厉下来,“无论是谁都一样!”

  皇后面对她突如其来的发威有些震惊,随即想到宋千雅是第一次怀孕,女人都对自己的孩子格外注重,也并未放在心上,“既然如此,本宫尊重你的决定。”

  婉音笑了笑,并未再多说什么。

  只是宋千雅早晚栽在这个孩子上面。

  宋千雅又寒暄了几句,离开皇宫,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她已经将皇宫的形势摸清楚了,是时候准备自己下一个计划了。

  婉音看着她离开,手握成拳,指甲嵌入肉里都没有发觉。

  沐邵民的喜爱、皇后的宠爱,这些她早晚都会夺回来,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凌驾于自己之上。

  皇后半天才缓过神来,见婉音的神情也有些发呆,幽幽道:“千雅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强势!”

  “母后,有句话儿臣不知该不该说。”婉音低下头,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欲言又止。

  “咱们母女二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皇后笑着拉住她的手,“本宫自来没有女儿,如今你就是本宫的女儿,所以你有什么话尽管说,不用有所顾忌,万事都有本宫为你做主。”

  “儿臣怀疑王妃肚子里的孩子有问题!”婉音说出这句话,立刻跪在皇后面前,“这件事并非儿臣道听途书,而是自从王妃嫁入王府之后,一直与大皇子分房二居,这是东宫人尽皆知的秘密,所以她这个孩子……”

  她话还未说完,皇后的脸已经难看的不成样子,从宋千雅举荐婉音为平妻开始,她就能觉察到宋千雅与沐邵民的关系不是很好,只是宋千雅为人大度,又知书达理,她也就没多少在意,此时听婉音这么说,也总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对劲。

  “李嬷嬷,你马上去东宫传唤皇儿,就说本宫有要事找他相商。”皇后片刻都等不得,这毕竟关系到皇族血脉,马虎不得。

  婉音低着头,轻声道:“大皇子与王妃素来伉俪情深,或许这些是道听途说也不一定。”

  “无风不起浪,既然有传言,就证明这里面有事,否则宋千雅不至于不敢让太医为其把脉!”皇后厉声道,“如果这个孩子真有问题,本宫一定不会放过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