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邵民见宋千雅回去还未来的及与她寒暄几句,就接到皇后的传召,他看着宋千雅,“你在皇宫中这几日,可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宋千雅眉头微挑,“怎么了?”

  “前几天钦天监的人前来,说皇宫之中藏有颠覆天朝之人,让我务必将此人找出来,否则天朝的百年基业,就会毁于一旦!”沐邵民说这话的时候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他是嫡子,理所应当扛起担负天朝的责任,可现在他一无所有,连王爷都算不上,如果皇上真在这个时候病逝,没有人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宋千雅看了他许久,“那你想怎么做?还有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宋明珠还是其他位皇子?是皇宫之中的人,还是与皇室有关系的人?这些你都有定论吗?”

  沐邵民低下头,这些他的确没有认真想过,当钦天监对他说这话的时候,他将这个人理所应当的想成了宋明珠,虽然这一点他不愿意相信,但除了宋明珠,没有人再有这个实力。

  宋千雅声音缓和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在更改,没有道最后,不要妄下结论。”

  “那现在怎么办?钦天监来人说父皇的生命气息越来越弱,我实在是担心!”沐邵民这段时间运用了所有的力量去寻找皇上的踪迹,一直是一无所获,好像皇上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一样。

  “不用担心,过一段时间我自然有办法逼宋明珠交出皇上!”宋千雅垂下眼帘,“眼前有更需要你担心的事情,那就是入宫,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你最好想好如何给皇后一个交代!”

  “发生了什么事?”沐邵民不解的看着她,“这件事你不是一直隐瞒的很好,怎么会泄露出去?”

  “别问那么多了,你先入宫,剩下的事,等你回来再说!”宋千雅坐下,“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等你回来,让点墨叫醒我!”

  “要不要请太医为你把脉?”

  “不用了,睡一觉就没事了!”她随后又道,“你一向与文家走的近,可知晓文家最近有什么动静?”

  “六弟看上了芊芊,前几天央求我为他说媒,这件事我也只是向文太傅提了一句,文太傅说暂且考虑一下,至于其他的,也就没有了。”沐邵民见她脸色不太好,继续道,“文家素来不参与朝堂之争,就算文芊芊嫁给六弟,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宋千雅一时被他这话说的无言以对,笑了笑没有再言语。

  沐邵民前脚离开,欧阳浩泽后脚就到,看着沐邵民离开的身影,眼中满是鄙夷,指着他对宋千雅道:“你说你怎么会嫁给这样一个草包?真是让人操碎了心!”

  宋千雅给他倒了杯茶,“我倒是觉得他说的没错,表面上,沐子宸娶文芊芊的确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意义!”

  欧阳浩泽冷哼一声,“娶了文芊芊就有了文家的支持,文家看起来不算起眼,但能在朝堂立这么多年,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千万不可小觑。”

  “文芊芊喜欢的人是你,她不会嫁给沐子宸的!”宋千雅打趣的看着他,“你若不想让我们在这场斗争中败北,不如牺牲一下?”

  “我?”欧阳浩泽指着自己,“你是在开玩笑吗?文芊芊那种女人,白给我都不要!”

  “没想到我如此不值钱!”外面恰巧传来文芊芊的声音。

  宋千雅一副看好戏的看着欧阳浩泽,这次欧阳浩泽是想跑都跑不了。

  欧阳浩泽见他这副样子,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摆明是自己被人算计了,他一脸讨好的看着文芊芊,“我刚才是乱说的,你千万别当真!”

  “欧阳公子,你不是素来一言九鼎吗?也有说话当放屁的时候?”文芊芊恶狠狠的看着他,“还是说你压根就真瞧不起我?”

  “这个……这个……”欧阳浩泽向宋千雅投去求助的目光,宋千雅扭过脸去,佯装什么都不知道。

  欧阳浩泽几次想要找准时机跑出去,都被文芊芊拦住,文芊芊冷笑道:“怎么?难道欧阳公子也是那种敢做不敢当之人吗?”

  “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要你一句话有那么难吗?”文芊芊打断他,“反正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就休想离开这里。”

  “姑奶奶,我还有事要办,你就饶过我吧!”欧阳浩泽祈求道,“我刚才真是失言,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吧?”

  “不行,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我要你好看。”文芊芊一步一步朝欧阳浩泽走过去,“我还从未见过敢瞧不起我之人,你算第一个!”

  “我都说了我不是瞧不起,而是失误,你为什么总要抓着我不放呢?”欧阳浩泽用余光小心的看着她,一副心虚的模样。

  “那你的意思也就是说我很好了?”

  “那是,那是,你是京城第一才女,多少名门贵胄都想娶你为妻,就连六皇子都对你垂涎三尺,这份荣耀,你可是独一份。”

  “那你愿意娶我吗?”文芊芊凑上去,死死的盯着他。

  欧阳浩泽往后退了一步,“我……还是算了吧,我这个人四海漂泊,居无定所,你这么细皮嫩肉,我怎么忍心让你跟着我受苦呢?”

  “我乐意!”文芊芊这三个字一出,不仅是欧阳浩泽,就连宋千雅都有些震惊。

  古代女子,自来三从四德,文芊芊更是文太傅的掌上明珠,在这些方面更是非常人所不能及,这话,别说是一般大家大家闺秀,就算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也不敢说。

  文芊芊见他们二人都不说话,咬咬牙继续道:“我与一般的大家闺秀不同,我想自由自在的生活!”

  2^最(新R章Vb节r上7酷S#匠i网

  欧阳浩泽一步一步往后退,指着她,“你到底是不是女人,连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当真是没有一点羞耻之心!”

  “羞耻之心才值几个钱,在自己的幸福面前,这些都变都无所谓了。”文芊芊话语铿锵有力,“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愿不愿意娶我?”

  “我……这个……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欧阳浩泽实在被她逼的没办法了,一咬牙一切齿道:“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所以我不会娶你的!”

  话罢,趁的文芊芊没反应过来,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站在门外,拍拍胸脯,惊魂未定道:“刚才还真是惊险!”

  说着,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今天文芊芊的表现确实让他震惊,他摇摇头,那又如何,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