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连哭都忘了,颤颤巍巍道:“奶奶早就死了,是被爹气死的,不关我的事……”

  他话没说完,被安伟捂住嘴巴,笑的有些讪讪,“你不要听小孩子胡说,娘真的是出去进香了,过几天就回来!”

  “过几天是吗?”安巧找个地方坐下,“那好,我就在这等娘回来!”

  “这……”安伟嘴角抽动了一下,“你不用回去工作吗?万一扣你的薪水怎么办?”

  “我娘都不在了,我还在乎的那点银子?”安巧冷笑一声,“大哥,你最好还是跟我说实话,否则我能给你这一切,也能分分钟毁了这一切。”

  “我真的没骗你。”安伟额头上有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下来,一大家子都等着安巧的月银过日子,惹怒了安巧,谁都没好果子吃。

  “骗没骗我,你自己心里清楚。”安巧怒声道,“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老老实实说出实情,否则别怪我翻脸。”

  “我……”

  “一、二、三!”

  听着安巧将数完这安伟吓的两腿直发软,他比谁都清楚自己这个妹妹,办起事来雷厉风行,不将任何人看在眼里,无论是谁,只要触及到她的底线,都会有有好下场。

  见他不言,安巧转身走出去,背对着他道:“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你不珍惜,那就别怪我不顾念兄妹之情了!”

  “等等!”那个妇人将她拦住,她只当安巧是一般的丫鬟,还想从她身上捞点油水,“既然回来了,就留下些银子吧,这个房子也该翻修了,还有庄子里的地,我们已经看好了,就等着钱到了。”

  安巧冷笑的看着他,“你从哪看出我会给你钱?”

  妇人看安巧的脸色不太对,知道激怒她对自己没有好处,嬉皮笑脸道:“小姑子,刚才是我不对,冲撞了,你看我都道过谦了,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

  “可怜你们,那也要看你们是否有值得可怜的地方!”安巧一把将她推开,从她跟前走过,“如果我娘的死与你们有关,你们现在所得到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好自为之!”

  最=新}章L☆节上:,酷匠:p网%《

  “你……”妇人一口气上来,正要破口大骂,被安伟拦住,安伟朝她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胡闹了。

  安巧离开这个,转到另一个胡同,再次敲响王大娘家的门,王大娘开门见是她,正要再关上,被安巧拦住,“王大娘,你这是何意?”

  “你们安家的人,我们惹不起!”王大娘没好气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大娘,你当真要赶我走?”安巧说着,泪水在眼中打转,“你小时候那么疼我的!”

  王大娘见她如此,将门松开,“你想做什么,直接说!”

  “我想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安巧开门见山,声音略带哽咽,“这些年我一直在外面,竟然连我娘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心里实在是……”

  王大娘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也不好再与她计较,叹了口气,“你娘都死了三年了!是被你大嫂气死的!”

  “什么?”安巧满脸震惊的看着王大娘,“这……这怎么可能,我每个月都会寄钱来,按理来说支撑家里足够了,大嫂为何还要……”

  她不敢问下去,她在外面厌倦了人心险恶,本以为家里是唯一能够让她安心的地方,如果她娘真的死真与她大哥大嫂有关,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王大娘见她似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才道:“三年前,你大哥大嫂看上了一块地,想要让你娘向你开口要钱买下来,你娘不肯,从那之后,你们家再不的安宁,后来你娘她就上吊自杀了!”

  不用说的太明白,安巧也知道是为了她。

  当初她娘卖她是逼不得已,后来她过的好了,家境逐渐富裕起来,她娘还几次想要为她赎身,都被她推脱了,没想到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她浑身被充满戾气,王大娘见她如此,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没事吧!”

  “没事!”她摇摇头,继续道,“那大娘,每个月我给您的钱,您可有收到?”

  “什么钱?”王大娘迟疑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走进屋,将昔日安巧送她的钱拿出来,“是这些吗?大娘一直给你攒着,从未动过!”

  安巧淡淡看了一眼,里面只有五两银子,虽然这对于一个普通人家来说已经不少了,但是她给的远不止这些,心中知道定然是被安伟夫妇独吞了,气的咬牙切齿,对王大娘道:“这些都是给您的,多谢您小时候对我的照顾,我还有事,先走了!”

  王大娘看看手中的银子,再看看安巧,弄的一头雾水。

  安伟见安巧去而复返,笑脸相迎,“妹妹,你这次回来,想要呆几天,我已经让你大嫂给你收拾出屋子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其实这次我是被辞退回来的……”

  她话还未说完,一直忍着的妇人,跳到她跟前,“你被辞退了?那你还有脸回来,赶紧给我滚,家里不需要吃闲饭的!”

  安伟刚才还笑脸相迎,这一刻脸立刻耷拉下来,“你说什么?是不是你做错什么了?你可不能被辞退,这个家可都指望这你呢!”

  安巧这次算是彻底看清他们夫妻二人的面目了,她在他们眼中不过就是一个生钱的机器,有钱的时候,什么都都,一旦失去利用价值,还不如蝼蚁。

  也好,这次她回来是给他们一个机会,既然他们如此无情,她也就没有必要再手下留情了,她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对她的利用,无论是谁。

  她看了一眼这座房子,“这房子是用我的钱翻修的,想要赶我走,也要把钱还给我!”

  “你还敢要钱!”安伟推了她一把,“告诉你,这个家是我的,没有你一点东西,赶紧走,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他们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表情,安巧彻底失望了,走出去,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二人道:“你们会后悔的!”

  “后悔?”妇人冷哼一声,“我们后不后悔我们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若再不走,我现在就能让你后悔!”

  安巧嘴角轻微上扬,嘲讽的看了他们二人一眼,转身离去。

  回到皇宫的时候,天色已晚,宋千雅看到她回来,急切道:“那个孩子你如何处置的?”

  安巧想不明白,宋千雅怎么会那么关心那个孩子,有些庆幸还好自己没有随便将那个孩子处置了,否则回来只怕是另一番结局,低声道:“奴婢将孩子送到了福王府,日后王妃可以随时去探望!”

  宋千雅目光缓和下来,安巧跪下,继续道:“奴婢只能想出这一个办法,如有做的不周全的地方,还请王妃责罚!”

  宋千雅将她扶起来,“你做的很好,比我想的要好,现在这件事已经解决了,我现在就去朝宋明珠要了你,带你离开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