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珠看着她这个样子,嘴角轻微上扬,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张扬,安巧打她那一巴掌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否则她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

  她需要一个忠心的人,但不需要一个为所欲为的人。

  安巧看着怀里的婴儿,用手小心的放在他的鼻息上,她有些吃惊,这个婴儿经过了这么多劫难,居然还有呼吸,对这个婴儿强大的生命力折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她站在福王府前,踌躇许久,叹了口气,从沐修远将她送给宋千雅那一刻,他们之间的缘分就已经尽了,尽管她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也无从改变,正要离开的时候,门被打开,沐修远从里面出来,看到她和她怀中的孩子,稍微顿了一下,什么都没问直接道:“进来吧!”

  …{酷Wq匠|◇网(永;?久免l费LE看小jW说a#

  三个字足以使安巧坚硬的内心土崩瓦解,这些年她一直在等沐修远将自己接回福王府,现在回来,恍若来生。

  沐修远屏退左右,看着她怀里的孩子,“这是怎么回事?”

  “贵妃娘娘想要用这个孩子找出大皇妃的弱点,如她所料,大皇妃为了救这个孩子呕心沥血让这个孩子起死回生,为了避免贵妃娘娘迫害这个孩子,于是让奴婢将这个孩子处理掉。”

  沐修远淡淡看了这个孩子一眼,似笑非笑道:“这个宋千雅还真是有意思,在对待人命如草芥的时候,居然会为了救一个孩子而不顾惜自己的身体,说出去,只怕没有人会相信。”

  “王爷,奴婢没有撒谎!”安巧跪在他面前,“如果安巧有半句谎言,天打雷轰不得好死。”

  “好了,本王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本王只是觉得这件事有些匪夷所思!”沐修远将她扶起来,吩咐下人将这个婴儿带下去,“你回去告诉宋千雅,就说这个孩子养在福王府,她可以随时来探望。”

  “多谢王爷!”安巧低着头,“王爷,奴婢心中与一疑问,不知王爷可否为奴婢解答。”

  “你想问本王为何要将你送给宋千雅?”沐修远见她点头,“宋千雅与本王合作共同对付沐子宸,本王自然要拿出一点诚意来,不过你自小就跟在本王身边,要真将你送给宋千雅,本王还真有些舍不得!”

  沐子宸握住她的手,安巧小心的用余光从他身上扫过,沐修远继续道:“你放心,等事情一结束,本王就不是要将你接回福王府了,而是要接你入宫,纳你为妃,到时候你就能够一直陪在本王身边了。”

  “奴婢不敢!”安巧将手抽出来,再次跪倒在地上,“王爷,奴婢没有那么大的奢望,奴婢之希望如果日后奴婢有什么不测,王爷能够善待奴婢的家人!”

  “这是自然,对了,这次你回来,要不要去见见他们,不过……”沐修远沉吟了一下,“算了,还是不要见了!”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安巧心猛然一动,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虽然她自小被沐修远收养在福王府,但她从未忘记过自己的家人,之前她可以在相府为所欲为的时候,还经常拿宋千雅的银例去接济家人,后来宋千雅性格大变之后,她为了不惹麻烦,这才罢手。

  虽然她对外人心狠手辣,对自己的亲人却是异常关切。

  “这个倒不是,你还是回去看看吧,但一定要有一个心理准备!”沐修远话里有话,安巧也不再多问,决定回去一探究竟。

  她细细算来,已经有五年没有回过家了,如今回来真可谓是物是人非,昔日的茅草屋变成了砖瓦房,在众多茅草屋之间,显的格外不同。

  她站在门口许久,怎么都没有办法往里面踏入一步,不知在害怕什么。

  “姑娘,你找谁?”隔壁的王大娘上前询问,见是她,急忙回去,仿佛见到了鬼一样。

  她记得王大娘,昔日家贫,王大娘见她可怜,总是给她吃的,她心存感激,后来去福王府上之后,每次送银子回来,总会留出一部分来给王大娘,她心里知道,如果没有当初王大娘的接济,她只怕早就饿死了。

  只是她想不明白,王大娘为何见她是这个反应,丝毫没有昔日的亲近,她犹豫了一下,去敲王大娘家的门,刚敲几下,就听到妇人咒骂的声音,“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敲敲敲,再敲将你们房子给你们拆了!”

  安巧顺着声音看过去,那个妇人看到她一脸平静,冷声道:“你知不知道惊扰了我们睡觉,该当何罪?”

  “你是谁?”安巧眉头轻皱,她生活在大户人家,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对于这个人的撒泼,她丝毫不看在眼里,不过这个人是从她家走出来,她多少也能够猜到这个人的身份。

  “我是这家的主人,你又是什么东西……”

  “啪!”安巧不等她说完,甩手就是一巴掌,“你敢咒骂我,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就你还这家的主人,你还不配!”

  “你个小丫头片子,还反了你了!”妇人在这作威作福惯了,自己被打,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对里面道,“安伟,快点出来,有人欺负你媳妇!”

  说着朝安巧扑过去,安巧往后退了几步,“原来你是我大哥的媳妇,真不知道我大哥,怎么会看上你!”

  妇人的手停在半空中,“你……你说什么?”

  安巧冷眼看了她一眼,径直往外面而去,她所有的心思都在自己母亲身上,对于这些人,她看都不会看一眼。

  安伟刚出门,看到安巧回来,脸色变了几变,磕磕巴巴道:“你……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我不能回来吗?”安巧目光中多了一份狠厉,“不过我回来不是为你,而是为了娘!”

  “娘……娘这几天不在家,你过几天再回来吧!”安伟立刻变了一副脸,“你看你回来的还真是不凑巧!”

  安巧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安伟这点小把戏怎么能瞒得过她,她看着安伟一字一句道:“那你告诉我,娘去哪了,我自己去找!”

  “这个……”安伟低着头,“娘这次出门,只说是去进香,并未说去哪个寺院,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去哪了。”

  一个小男孩从外面回来,一头撞在安巧身上,因为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安巧狠声道:“爹,快帮我教训这个女人,她竟然敢撞我!”

  安巧一步一步走到他身边,凌冽的眼神将小男孩吓了一跳,她身上的影子将小男孩彻底覆盖住,质问道:“你奶奶身在何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