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子宸对宋明玉是不厌其烦,碍于沐邵民的面子,冷声道:“起来吧!”

  脸上全然没有昔日的温存,宋明玉现在也不奢求能够得到他的真心,只要这庆王府能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只要沐子宸能够给她一个孩子,对她来说也就够了,至于曾经那些爱情,对于她来说早就如过眼云烟,不复存在。

  宋明玉刻意往后退了有,与沐子宸保持一定的距离,眼神也多了一份疏离,沐子宸巴不得她离自己远远的,不再看她,对沐邵民道:“后宅之事还让大哥费心,实在是惭愧。”

  “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说这些,何况弟妹是千雅的姐姐,咱们也算是亲上加亲,怎么能说是费心呢?”沐邵民看到他们和好如初,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顿了一下,继续道:“过段时间我可能要出远门一趟,日后东宫我府那边有什么事,也希望六弟多加照拂!”

  “去哪?”沐子宸一下来了精神,“索性我也没事,不如陪大哥一同前往,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这件事还没定下来,等定下来之后我一定叫你陪我前往。”沐邵民答应的倒也爽快。

  宋千雅暗中将紫鹃叫到一旁,低声道:“你帮助宋明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也希望你为自己打算,你若想留在庆王府,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紫鹃目光朝沐子宸身上撇去,他神色俊朗,周身每个地方都充斥着贵胄之气,凡是女子没有不为之动心的,紫鹃也不例外,她出身青楼,自然想榜上一棵大树,好日后衣食无忧,本来碍于宋千雅的救命之恩,不敢有非分之想,此时听到她这话,眼中露出不解之色,“我真的可以?”

  ●}酷;匠?5网v唯一lG正,版u%,|3其"E他=都$是(、盗版y◎

  “我说过,你可以为自己打算,只要你能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宋千雅拍拍她的肩膀,“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话里的意思。”

  “我明白!”紫鹃脸上露出妖媚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对男人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几乎没有男人能够不为之动容。

  沐子宸一直与沐邵民在一旁喝酒聊天,目光猛然往他们那边撇去,将紫鹃那一抹笑容受尽的眼底,他自认不是好色之人,却独独醉在紫鹃的笑容之中。

  云翠走到他身边轻声道:“王爷你醉了,我扶你回去!”

  “让我来吧!”宋明玉推开云翠,对一旁的紫鹃道,“还冷着做什么,还不快扶王爷回房!”

  宋明玉总算是开窍了,对此宋千雅很是欣慰,好戏还在后面。

  回到东宫,点墨急忙迎上去低声道:“皇后娘娘来了!”

  “母后来了?”沐邵民听到这个消息,三步并两步的朝里面而去。

  宋千雅则将点墨拉到一旁,轻声道:“皇后此次前来可有说什么?神色如何?”

  点墨思索了一会,“皇后娘娘凤容威严,我不敢多看,也没说什么,只是询问了几句婉音的事情。”

  婉音听到这,自然也明白这次皇后来的意思,低着头,脸上羞红一片。

  宋千雅不愿让她重蹈自己的覆辙,给她思考的时间,没想到皇后来的这么快,宋千雅对点墨道:“你先去吧,我有几句话要跟婉音说!”

  婉音知道她想对自己说什么,道:“那件事我已经想清楚了,你无须再劝!”

  “可是这样对你不公平!”宋千雅声音镇定,“何况若大皇子真日后登基,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你当真也能不在乎?”

  “我……”婉音低着头,她知道自己做不到,可是她更害怕离开沐邵民,当初那惊鸿一瞥已经让她沉沦,她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她不想放弃。

  见自己劝不动,宋千雅也不再多说,只是道:“你自己好自为之!”

  婉音拉住她,轻声道:“我们日后会成为敌人吗?我从小到大只有你一个朋友,我不希望……”

  “我的心不在大皇子身上,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宋千雅神色间多了一抹悲凉,“等所有人的事情都尘埃落定,我就会离开,你无需担心。”

  婉音一步一个脚印的跟在她身后,心跳加速,紧张到两腿几乎到了要打哆嗦的地步,她心里明白这次见皇后关系到她日后的命运,既想给皇后留一个好印象,又怕自己做的太过,心中忐忑不安,进去之后,大气都不敢出。

  皇后看到他们姗姗来迟,目光从宋千雅身上划过,落在婉音身上,论容貌婉音相比宋千雅过了一份柔和,尤其是含情脉脉的目光,有大家闺秀的风范,皇后朝婉音招招手,“到本宫身边来!”

  婉音走过去后,皇后上下打量着她,笑着道:“不错,容貌端庄,举止优雅,怪不得千雅说要将你许给皇儿做平妻,单凭这些也是有资格的!”

  “皇后娘娘牟赞!”婉音低声道,不卑不亢,脸上也没有小人得志的那种自豪感,以一个平常心待之。

  她目光瞥向沐邵民,发现沐邵民的神色在宋千雅身上,心中五味杂陈,在心里叹息一声,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又何必怨天尤人。

  “可会什么?”皇后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神色和悦,对婉音十分满意。

  “琴棋书画都懂一些!”

  “哪里是懂,她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算是文芊芊也未必能比得过她呢。”沐邵民笑着道,想起她弹奏《花弄影》时的样子,嘴角轻微上扬,浮现出一抹自然的笑意。

  宋千雅站在下面看着,如同外人一般,她也不介意,反正她也不愿意与这些人沾染上关系,要不然日后想要抽身,就太难了。

  皇后听到她这么说,看婉音的神色又多了一抹欣赏,拉着她的手道:“愿不愿意跟本宫回宫,陪伴本宫几天?”

  “臣女听从皇后娘娘安排!”这次皇后来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婉音心里也清楚,看向沐邵民。

  沐邵民避开她的目光,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够看出她在沐邵民心中的地位,从始至终沐邵民对她有的都是欣赏,而不是爱,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这一刻,她真想全服自己放弃,可是想到曾经那一抹柔情,她又不得不坚持,内心极其矛盾。

  皇后看着沐邵民道,“本宫要将她收为义女,你不反对吧?”

  沐邵民脸色稍微沉了一下,“这是她的福气,若是母后再能够为她指一门好婚事,就更好了。”

  皇后刚跟沐邵民提到婉音的时候,他就躲躲闪闪,现在这话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知子莫若母,自然能看出他的心思,佯装不知道,拉着婉音道:“这么好的孩子,不知道多少人抢着要娶回家,本宫可要帮她好好挑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