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音低着头,一言不发,心中对沐邵民彻底失望了。

  她一直以为留在沐邵民身边就能够让沐邵民注意到自己存在,没想到沐邵民这么着急将她往外推,心中很是难受,宋千雅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对皇后道:“母后,婉音她脸皮比较薄,就这样入宫,只怕会不习惯,不如过几天我陪她入宫,不知母后意下如何?”

  “也好!”皇后点点头,“你这丫头说的对,本宫要是就这样将她带入宫,的确有些不合适。”

  “不如母后先为婉音姑娘求一道圣旨,先册封婉音姑娘,再让她入宫,可好?”宋千雅笑着道,看似在开玩笑,实则是在探究皇后的的心思。

  皇后用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就你这丫头聪明,跟个鬼精灵是的。”

  “多谢母后夸奖!”宋千雅露出会心的笑意。

  她越是如此,皇后心中的疑惑就越大,越发觉得看不懂宋千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多问,嘱咐几句,离开东宫。

  东宫的气氛骤然变的有些诡异,宋千雅为了避免麻烦,找个理由离开,将地方留给沐邵民和婉音,成亲之后,沐邵民一直有意无意的躲着婉音,喜欢不喜欢总要说清楚。

  婉音看着天空忽明忽暗的星星,轻声道:“你觉不觉得这样的夜晚与咱们初识的时候一般,很美,也很空旷,空旷的有些害怕!”

  “婉音,对不起!”沐邵民艰难的吐出这句话,“我承认我很欣赏你,欣赏毕竟不是爱,你懂吗?”

  “你这是要赶我走,还是想拒绝接受我?”在这这种情况下,婉音依旧保持字独有的镇定,“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为我做决定,你喜欢我可以直说,没有必要采用这种方式。”

  沐邵民深知理亏,低着头,“是我辜负了你!”

  “你放心,既然你不想娶我,我会想办法说服王妃和皇后,绝对不会让你为难,但是否要离开是我自己的选择,希望你不要插手,且,现在我是王妃身边的丫鬟,就算要我走,也应该是她说,而不是你。”婉音说完这些,扭头离去,留给沐邵民一个决绝的身影的。

  沐邵民看着她这样,心中多有不忍,只是婉音太过于单纯,她不属于这个功利的世界,自己也不愿她变的和宋千雅一样,步步为营,她就是天山上的雪莲,就应该回到空谷之中。

  想到她会离开自己,沐邵民的心,忍不住痛了一下,往相反的方向而去。

  婉音回到自己房中,才忍不住痛苦起来,点墨经过的时候,被她的哭声所惊动,站在门口想要去劝解她几句,被宋千雅拦住,“让她哭一会吧,哭过了就好了!”

  “她这是怎么了,哭的如此伤心?”点墨不解道,“皇后娘娘说封她为义女,她难道不该高兴吗?”

  “并不是所有人都追名逐利,像婉音这样的女子,又何须追名逐利?”宋千雅看着她这样也有些轻微的心疼。

  婉音哭够了,看到外面矗立的人影,擦干眼角的泪水,将门打开,挤出一丝笑容,“你们怎么不进来?”

  “婉音,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宋千雅看着她这个样子,有些不忍,“人生在世,很多时候都情非得已,你没有必要那般在意,好好活着才最重要。”

  “正因为情非得已,才需要自己去争取,我不会放弃的!”婉音握住她的手,“只要你不赶我走,我是不会离开这的!”

  “你想清楚就行!”宋千雅尊重她的决定,“皇宫你还去吗?你若不愿意去,我可以帮你回绝了母后!”

  “我自然要去!”婉音眼中多了一份坚决,“我想要留在这里,那是我唯一的机会。”

  “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会一直支持你,至于大皇子那边,我去说。”宋千雅能为她做的就这些,爱情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别人根本无法插手。

  翌日,圣旨下来,册封婉音为音公主,进宫陪伴皇后。

  婉音接到圣旨的时候,面无表情,决绝的眼神还能看出她内心的挣扎与咆哮。

  宋千雅本要陪她一同如同,怎奈紫鹃在这个时候前来,非要她去一趟庆王府,宋千雅推脱不过,只要让婉音一个人前往皇宫。

  宋千雅稍微松了口气,婉音需要的是历练,她能帮婉音这次,帮不了下次,只有婉音自己知道争取,才可以。

  紫鹃羡慕的看着婉音,“入宫陪伴皇后,岂不是就有得见天颜的机会?”

  “你若是想入宫,我可以帮你,但我还是那句话,把该办的事情办好。”宋千雅的看着她火急火燎的样子,随口道,“是不是庆王府发生了什么事?”

  “还不是你那个姐姐,我……”紫鹃叹息一声,“你们走了之后,我和宋侧妃扶王爷回房,谁知被王爷的看中,非要拉我侍寝,结果得罪了宋侧妃,只好向你求助!”

  “她将你赶出来了?”

  “没有,只是我今天去找她,她不大搭理我!”紫鹃面色有些讪讪,“我怕耽误了你的大事,特来向你请示。”

  紫鹃的双眸对男人有特殊的魔力,沐子宸能看上她也不足为奇,宋千雅笑着道:“我还是那句话,你尽量帮助她得宠,如果她实在是不争气,就算了。”

  “这……你不怪我?”紫鹃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在来的路上,紫鹃的心一直七上八下,生怕为此得罪了宋千雅,没想到竟然被宋千雅这几句话给化解了。

  “为何要怪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何况这件事你本就是被迫,我又为何要怪你?”

  紫鹃被她这话噎住,觉得哪里不太对,却又说不上来。

  宋千雅继续道:“回去吧,如果宋明玉再为此找你的麻烦,你自己就看着办,庆王已经注意到你了,她也不敢胡来!”

  “多谢王妃!”紫鹃的心这才放下来,若是真能留在庆王府,别说是侧妃,就算是姨娘,她也认了,至少能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不用再靠买笑为生。

  4看y@正9A版章节上e:酷A匠{…网

  宋千雅将头上的发钗摘下来,递给紫鹃,“你回去告诉宋明玉,如果她还想好好在王府呆着,就让她一切听从你的吩咐去做,不想,就用这跟发钗自尽,一了百了!”

  她还真以为宋明玉开窍,现在看来,没过一天就原形毕露,她还真是高看了宋明玉,如果这次宋明玉还是不知收敛,她也就只好任宋明玉自生自灭了,反正她的利用价值也不大,想要折磨沐子宸,没有她,也未尝不可,只要云翠在就行。

  只是如此,她就没有办法让宋明玉也尝试到丧子之痛,也算便宜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