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清婉从寺院回来,听说了嫁妆的事情,脸色煞白,将宋明玉拉到一旁小声道:“你确定老爷将九天琉璃珠给了那个贱人?”

  “我骗你做什么,不仅是九天琉璃珠,还有翡翠琉璃杯和彩釉陶瓷瓶这可都是相府的宝贝,现在都要送给那个贱人做嫁妆,那日后我怎么办?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我嫁给谁都没有底气。”

  宋明玉这几天因为这件事,宋明玉眼睛都哭肿了,都无济于事,宋成光完全将她当成透明的,对于她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完全当成没看到,加上这段时间宋明玉接二连三的生出各种祸事,心中也有些发虚,不太敢在宋成光面前太过于放肆,只能的忍着,谢清婉回来让她安心不少,她拉着谢清婉的胳膊低声道:“娘,你帮帮我,我不想日后嫁到庆王府之后,抬不起头来。”

  谢清婉被她哭的心都碎了,“你放心,这件事娘一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来到宋成光书房,看到宋千雅也在,眼中的恨意几乎要将她揉碎,以此来消自己的心头之恨。

  宋千雅一早就知道她要来,笑着道:“你回来了。”

  谢清婉目光在她身上打量,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几天不见,你的气色好多了,让我不由想起当初你娘当初嫁人的样子,也是这般欣喜,这般期盼,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话刚说完,宋成光的脸色就变的十分难看,再看宋千雅的时候,眼中连装出来的柔和都没有了,宋千雅佯装没看到,笑着道:“那是,我很庆幸能够跟我娘长的一样,这样才更能说明我是我娘的女儿。”

  “你娘能有有一个你这样乖巧的女儿,相信她泉下有知,一定会很欣慰。”谢清婉没说一句话,宋成光的脸色就难看一份。

  宋千雅所有所思道:“你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吗?”

  她这话一问出口,不仅是宋成光就连谢清婉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谢清婉脸上的笑容僵硬下来,“你娘自然是得病死的,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可是那我娘为何在临死前,一定要将我送到风月阁,难道她当时得病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要死了吗?还是说我娘她……”

  “好了!”宋成光的手狠狠拍在桌子上,“你先回去吧,我有些的累了,你娘的事,我日后再跟你说。”

  “哦!”宋千雅小心的看了一眼谢清婉,“二娘,我娘已经死了,你现在就是我娘,我婚礼的事情,还希望你多多费心。”

  “这是自然。”谢清婉说话的时候有些词不达意。

  宋千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之前她还在怀疑苏玲的死是否与宋成光有关,现在基本上等于确认,只是她没有想到宋成光对苏玲竟然恨到这个地步,哪怕是提及,他都会难以掩盖内心的恨意。

  谢清婉此次前来本是为了挑拨宋千雅和宋成光的关系,将那三样宝贝要回来,现在看到宋成光如此动气,站在那,不敢再擅自开口。

  宋成光狠狠挖了她一眼,“你到底想干什么?”

  谢清婉被他冷厉的眼神震慑住,小声嘀咕道:“我听玉儿说你将相府那三件宝贝都给了那个丫头做陪嫁,玉儿怎么办?玉儿嫁到庆王府名义上说是侧妃,其实不还是个妾,我已经如此,难道你也要玉儿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吗?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

  “我知道她是我的亲生女儿,如果她不是我的亲生女儿,经过这些事之后,我早就将她送到祠堂去了。”宋成光指着她,厉声呵斥道,“这一切还都是你造成,若非你宠她,让她失了分寸,也不至于出这么多事。”

  ☆酷匠'网。唯Vp一正$《版,A其他都》是盗》版5-

  “说来说去还不都怨宋千雅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玉儿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你现在不仅不为玉儿报仇,还处处偏袒她,你别忘了当初她母亲是……”

  “你说够了没有?”宋成光手狠狠的往桌子上拍去,“刚才你说的话已经让宋千雅起了怀疑,如果你不想惹出更多的事端,这几天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筹办婚礼,否则中途出现什么差池,你就自己滚到祠堂去吧!”

  “你……”谢清婉指着他,“我本以为在你心里是有我,没想到我在你心里竟然如此不堪,当初我也真是瞎了眼,为何非要嫁给你,为你做牛做马,无怨无悔,到头来,还得受一个死人的气……”

  宋成光被她哭的有些心烦,再想呵斥,看到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又想起曾经一起走过的岁月,心中到底觉得亏待了她,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道:“别哭了,我刚才也是气急了才会那么说,你也知道她是心头的一根刺,偏偏还要去触碰。”

  “那我还不是同样被气急了,玉儿现在去给人做妾就算了,连一件像样的嫁妆都没有,我这个做娘的,怎么能不心疼。”谢清婉越哭越伤心,似乎要将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才甘心。

  宋成光抱着她,半响才道:“正因为心疼,我才会这么做。”

  谢清婉不解的看着她,“我不明白!”

  “皇上虽然废了大皇子的太子之位,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皇上是想要磨练他,给他教训,只要他能改过自新,皇上迟早还会立他为太子,你不是一直想要让明玉当皇后吗?我们想要搬到大皇子,少不了千雅的暗中帮忙,现在给她点好处,也才能让她日后更安心为相府办事,你说对吧。”宋成光耐着性子给她解释。

  谢清婉并非理解不了这些,只是九天琉璃珠当初是说好给宋明玉的,现在给了宋千雅,她的心里就是难以平衡。

  见她还在生气,宋成光继续道:“你也知道玉儿现在在风口浪尖上,实在不宜在多生事端,等日后一切结束,该是玉儿的,一件都不会少,你尽管放心就是。”

  “真的?”谢清婉如同年少的时候一样,嘟起嘴,无奈的点点头,“就先让那个丫头尝点甜头,日后摔下来才会哭的更惨。”

  宋千雅在外面将他们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心中冷笑,谁的摔的惨还不一定呢。

  走出小院,她看到宋子玉站在竹林站着,看到她过来,神色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走过去,将九天琉璃珠拿出来,“二姐,这个还给你!”

  宋千雅握住他的手,笑着道:“你既然如此喜欢,我就送给你吧,反正我留着也没什么用。”

  “不行!”宋子玉将珠子还给她,“这是爹给你的,如果你私下给我,让爹知道,他会不高兴的。”

  “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所以急着把珠子还给我?”宋子玉被寄养在谢清婉那,那边有什么动静,宋子玉定然是一个知晓,这次他心急火燎的要将珠子还给她,不会没有缘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