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玉目光澄澈的看着她,迟疑了一下道:“我说了,你可别生气。”见宋千雅点头,他继续道,“既然二姐并不怎么在意这颗珠子,为何不做个好人,将珠子送给大姐呢?这样既可以缓解你们之间的矛盾,也可以彰显你的大度,何乐不为?”

  “你是来替宋明玉做说客的?”宋千雅挑眉,“还是说你想以此来讨好夫人?”

  “都不是,否则在之前我就可以将九天琉璃珠交给他们,亦或者在你送给我之后,交给他们,但我没有这么做,足以看出我并非别有用心。”宋子玉太过于稚嫩,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令人有些匪夷所思。

  宋千雅不管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只是道:“我没有必要去讨好他们,珠子我已经决定送给你,你想怎么处理,都可以。”

  “二姐,你难道就不担心爹知道这件事之后责罚你吗?”要知道这可珠子不仅是相府的宝物,更是天朝的宝物,她就这样随随便便送人,日后宋成光问起来,她未必能承担起这个责任。

  “这有什么好怕,既然爹将九天琉璃珠送给了我,如何处理就该我说了算,他有什么理由责罚我?”

  宋子玉一语顿塞,觉得她说对,又觉得哪里不对,那种感觉很奇怪。

  宋千雅送珠子塞回到他手上,“正好你可以拿着他去讨好宋明玉母女,这样日后你在相府的日子也会好过很多。”

  “那二姐你呢?”宋子玉不解的看着她,“你日后还会回来吗?”

  “自然会回来!”宋千雅咬牙切齿道,她母亲的仇以及她的仇都还没有报,她怎么可能看着那些人逍遥法外?

  宋子玉抬眼望着她,总觉得她今天与之前有些不一样,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也说不上来。

  “那这个送给二姐,就当是给二姐的贺礼,希望二姐不要嫌弃!”宋子玉将一个人偶塞到宋千雅的手中,他跑了几步,转过头,笑着道,“珠子我会替二姐好好保管,如果有一天二姐需要,可以直接来找我。”

  话罢,开心的跑开。

  她低头看到手中的玩偶,雕工有些笨拙,却足以看出雕刻者的心意,想到刚才宋子玉的神色,她忍不住露出笑意。

  他与宋明珠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性子,有着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单纯,由此看见宋明珠将他保护的很好,有那么一刹那,宋千雅有些担心他日后在府中的生活,如果一直学不会隐藏自己的心思,早晚会成为宋明玉母女的垫脚石。

  人各有命,她也懒得去操心那么多事。

  “二小姐!”

  她听到有人喊自己,回过头,见是门房的媳妇,淡声道:“怎么了?”

  宋千雅面容高雅、素洁,如同天山盛开莲花,冰冷却美艳。

  门房的媳妇对她多了一份敬畏之意,心里之后道:“外面有位姑娘找您。”

  “姑娘?”宋千雅反问道,能够在这个时候来找她,且被拦在门外的,绝非达官贵人之女,她迟疑一下,“什么样的姑娘?”

  “模样长的很清秀,看穿着应该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只是有些风尘仆仆,似乎来投奔小姐而来。”门房的媳妇尽量解释清楚,以免出错。

  虽然她从未见过宋千雅发怒,但只要宋千雅在那站着,身上的气势就足以让她胆战心惊。

  难道是大皇子说的女子?

  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答案,道:“让她进来吧,可能是我师姐!”

  一听是风月阁的人,门房媳妇哪里还敢怠慢,急忙跑出去迎接那个女子,生怕去晚,得罪了那个姑娘。

  毕竟谁都知道宋千雅与风月阁之间的关系,而且这些年来风月阁不仅在江湖有坚不可摧的力量,现在叶千城进宫,是皇上和大皇子身边的红人,风头无二,得罪了他们,死一万次都不为过。

  门房媳妇小心的将那个女子领进来,她眉目如半弯的新月,眼神妖娆,似乎有一种摄人的心魄的魔力,能够将人的魂勾进去,就连农桃艳李在她面前都要失去三分颜色,可谓是:风流雅韵不可拟,玉貌妖娆如仙魅。

  不愧是大皇子看上的女人,真是名不虚传。

  被她看的有些束手无措,也不敢贸然开口,低着头,脸上出现焦虑之色。

  “你叫什么名字?”宋千雅率先开口。

  “我叫婉音。”她的声音如同黄鹂鸟一般,十分动听。

  果然老天是公平的,给了一个女子绝世的美貌,自然不会允许自己有败笔,声音、气质都绝非等闲之辈能够相提并论。

  “你是大皇子的人?”将她点头,宋千雅笑着道,“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还有既然我答应了大皇子许你侧妃之位,就一定会办到,但也希望你能够看清楚自己的位置,不要想妄自逾越,明白吗?”

  “碰!”宋千雅手中的杯子忽然裂开,水滴答滴答落在地上,如同落在梁婉心上一般。吓的她音身体猛然颤动了一下,急切道:“我知道,我知道!”

  酷}J匠N/网;&首`E发#.

  “知道就好!”宋千雅点点头,“那你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会为你安排好,只是这几天先委屈做几天我的丫鬟,你没有意见吧?”

  “奴婢遵命。”她跪在地上,完全是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

  对于她的识时务,宋千雅很满意,于是让点墨将她带下去,让她居住在之前宋明珠的房间,如此一来,也不算太委屈她。

  她和点墨走出去之后,紧绷的神经稍微松弛一些,点墨看到她吓成这样,忍不住笑着道:“我家小姐又不会吃人,你何必害怕成这样?”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到她,就觉得心里很害怕。”提到宋千雅,婉音依旧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你说你家小姐看到我这个样子,会不会不喜欢我?”

  “不会的!”点墨拉着她的手,宽慰道,“告诉你,我家小姐虽然看着比较冷,但人特别好,你不用害怕的。”

  “哦!”婉音低声应了一句,没有再开口,却用余光将这里扫视了一遍,她进来的时候,大致了解一下相府的情况,尤其是对宋千雅,只要想到日后要与她每天相处,她的心里就会不自觉的打个寒战。

  点墨指着宋明珠的房间道:“这里之前是三小姐的房间,现在三小姐不在了,你就在这住几天吧,反正没几天小姐就要出嫁,不值得再给你收拾新的房间。”

  “替我谢谢小姐!”见点墨要走,她抓住点墨的手,颤声道,“你晚上可不可以跟我一起睡,我刚来一个新地方,有些害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