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翠露出吃惊的神色,不解道:“那个欧阳浩泽不就是白衣秀才吗?怎么会让皇上如此青睐?”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欧阳浩泽并非简答的白衣秀才这么简单,当初夺嫡之时,欧阳浩泽的父亲为了救父皇而死,临死前将欧阳浩泽托付给父皇,封侯拜相都不为过,可惜欧阳浩泽以不喜朝堂为由拒绝,而且他与各位皇子的关系都一般,从来不会主动站队,自然能得到父皇的重用,因此只要有他出现的地方,定然都不会太平,他的手段也代表了皇上的意思。”沐子宸在她面前格外有耐心,尤其喜欢云翠不解的表情,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让人怜惜,忍不住吻上她的唇。

  云翠半推半就,“王爷这可是在外面,让人看到小心说闲话!”

  “这里是庆王府,谁敢出去乱嚼舌根?”沐子宸一把将她抱起,往屋子走去,“今晚你可要好好伺候爷,把爷伺候高兴了,爷没准会娶你为妃!”

  云翠挣扎着下来,脸色蜡黄的跪在他面前,“王爷万万不可,王爷有雄心壮志,岂可为了我一介女流而耽误,若因为我而耽误了王爷的大业,那我只能以死谢罪。”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快起来!”她越是这样,沐子宸越是对她怜惜,相比宋明玉任性,他更愿意让云翠陪在自己身边,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王爷若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云翠话语坚定,完全不理会沐子宸已经阴沉的脸。

  “那你就跪着吧!”沐子宸厉声道,走了几步,又觉得于心不忍,将她抱住,“我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许离开我身边!”

  云翠露出俏皮的微笑,脸上多了一抹红晕,“从我踏入庆王府那天开始,我生是庆王府的人,死是庆王府的鬼,就算王爷赶我离开,我也不会离开。”

  两个人相视一笑,彼此的心意了然于胸。

  相府!

  欧阳浩泽说好听了叫敬业,说不好听叫任性,宋千雅勉强答应他留在自己身边之后,欧阳浩泽可以说是寸步不离,宋千雅实在受不了,盯着他,郑重其事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到底是来查案的,还是来监视我的?”

  “都不是,而是来看你的。”欧阳浩泽往后退了一步,“我很好奇能够走进羽内心的女子是什么样的,所以就不请自来了。”

  “你说的是沐青羽?”宋千雅冷声道,“谁都知道你一向不掺和皇子的争斗,怎么现在改性了?”

  “这你可说错了,我的确从来不参与党派争斗的,但不说明我不能与皇子做朋友,何况我与羽意气相投,俗话说得一知己,死而无憾,我与他就是如此。”欧阳浩泽提起沐青羽的时候,丝毫不掩饰对其的欣赏。

  “只怕是臭味相投。”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既然来了,就没有人能够让我离开这里,除非我自己想走。”欧阳浩泽完全是一副痞子样,与宋千雅印象中那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判若两人。

  她彻底被欧阳浩泽弄的没了脾气,无奈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还有见了沐青羽,替我谢谢他。”

  “这话你应该自己去跟他说,我说有什么用,我们之间又不需要。”欧阳浩泽扫视了一眼沉香阁,继续道,“你觉得我住哪里合适?”

  “你要住在沉香阁?”点墨惊呼道,“你这样做会影响小姐的声誉,让小姐日后出去怎么见人?”

  “命都快没了,要清誉还有什么用?”欧阳浩泽敲了她脑袋一下,对宋千雅不满道,“你身边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丫头,完全与你的气质不相符嘛!”

  “你……”点墨只是单纯,跟蠢并不沾边,何况是女的都不愿意听到别人骂自己蠢,气急败坏的情况下,朝着欧阳浩泽的手上咬去,直到看到血液流出来才罢休,她抬起头来,盯着欧阳浩泽,“告诉你,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欧阳浩泽甩甩手,委屈的看着宋千雅,“你丫头如此无法无天,你都不管吗?”

  “这是你自找的,与人无关!”宋千雅挥挥手,潇洒的回到自己房间。

  点墨咬过之后,有些后悔,回到屋子里,一直想着这事,经受不住良心的谴责,对宋千雅道:“小姐,你有什么上好的金疮药吗?我想给欧阳公子……送……去!”

  “现在知道后悔了?”宋千雅调侃道,“你要知道他可是皇上最青睐之人,就连庆王等人也要让他三分,这次你咬了他,小心他报复你。”

  “啊?这可怎么办?小姐你救救我!”点墨跪在她跟前,“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这次就当是给她一个教训,宋千雅摇摇头,将上好的金疮药递给她,“去吧,告诉他,一天敷两次,不会留下疤痕。”

  “谢小姐!”点墨兴奋的往外面而去。

  宋千雅摇摇头,点墨什么都好,唯一的不足就是单纯和冲动,有时候动机是好的,却未必能办出好事。

  欧阳浩泽正在院子里长吁短叹,点墨看着他略微有些落寞的神色,不好意思的走过去,满脸歉意道:“这个给你!”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我才不稀罕呢!”欧阳浩泽将脸转过去,“反正都会留下疤痕,可能日后都娶不上媳妇了。”

  “你用这个,这个是小姐独门配置的金疮药,一定不会留下疤痕。”点墨生怕他不答应,将金疮药塞到他手上,“你使用这个药真的不会留下疤痕的,你相信我!”

  欧阳浩泽装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嘟嘟囔囔道:“东西我手下,不代表我会原谅你,除非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点墨认真的点点头。

  “你家小姐和羽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啊?”点墨露出为难的神色,“我不能乱嚼舌根,对不起啊!”

  “道歉还这么美诚意,算了还是让我手上留下疤痕的吧!”欧阳浩泽说着将金疮药还给点墨,“我不需要你同情。”

  “我……”点墨一时间无言以对。

  “堂堂欧阳公子也学妇人乱嚼舌根吗?”宋千雅从里面走出来。

  nU看“正版¤Y章Q√节上CA酷l!匠网☆、

  换做别人听到这话,肯定会觉得脸上无光,欧阳浩泽不然,他直接凑到宋千雅跟前,“既然她不愿意说,你来告诉我也行,能够走进羽的内心,必然不会寻常。”

  “欧阳公子,如果你来这的目的是为了八卦我的事情,就请你离开沉香阁。”宋千雅下了逐客令。

  “真小气的,我不过随便问问,看你那样子!”欧阳浩泽撇撇嘴,“我实话跟你说吧,自从羽知道你与沐邵民的婚事之后,他每日借酒消愁,你当真一点都不关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