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千雅他们离开那一刻开始,大厅上的气氛骤然紧张下来,尤其是宋成光,相府出人命这样的事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只看怎么处理,稍有不善,宋家百年基业就会毁在他手上。

  宋成光见宋千雅回来,目光朝后面看去,并未见到沐邵民的身影,心中一紧,思索着沐邵民接下来可能有的行动。

  “呦呵,今天相府好热闹!”外面传来凤清灵的声音。

  所有人都心头一紧,知道她来肯定没好事。

  凤清灵将这里的人逐个扫视一遍,最后落到宋明玉身上,宋明玉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你来做什么?”

  “怎么好像你们相府不太欢迎我?”凤清灵走到宋明玉跟前,“自然是来凑热闹的。”

  宋明玉警惕的看着她,“凑什么热闹?”

  酷√匠b网te正版*首q发

  “听闻你身边的丫鬟月牙要杀我朋友,难道我还不能来凑热闹?”凤清灵一挥手,一个男子从外面进来。

  这个男子看上去二十多岁,弯弯的眉毛下面双眼闪动着耿直,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趋炎附势之人。

  这个人宋千雅认识,叫欧阳浩泽,是天朝有名的断案高手,他向来不喜欢在朝为官,因此人们都叫他欧阳公子,也是皇上最为倚重之人,但此人从来不轻易露面,这次在这出现,怪不得所有人都有些震惊。

  欧阳浩泽行礼之后道:“宋丞相,皇上已经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还请丞相将人犯交出来。”

  宋成光本来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欧阳浩泽人极其聪明,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的那双眼睛,叹息一声道:“那个丫鬟昨晚遇害被人烧成了焦炭。”话罢,命人将月牙的尸体抬上来。

  欧阳浩泽淡淡看了一眼,“烧成这样的确不容易辨认。”虽凤清灵道,“这件事我是有心无力,还请郡主恕罪。”

  “这样啊……”凤清灵露出无奈的神色,“你武功高强,那你就留在这保护千雅吧,万一再有人要害她,你就可以顺着线索往下查了。”

  “这只怕不妥!”宋成光可不想每天面对欧阳浩泽,万一他留在府中真查出点蛛丝马迹,对相府来说就是灭顶之灾,逼近现在相府风头正盛,已经引起了皇上忌惮。

  “有什么不妥?”凤清灵瞪了他一眼,“还是说丞相想包庇凶手?”

  “下官不是那个意思!”宋成光额头沁出细小的汗珠,第一次被人逼的没有反手之力。

  “你最好不是那个意思,否则……”凤清灵在他面前晃动了一下手上的鞭子,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恭敬不如从命了!”宋成光只能暂且稳住他们,日后再做打算。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明明是一件小事,皇上为何会派欧阳浩泽前来,难不成皇上已经决定对宋家动手了?

  宋成光不敢想下去,但皇上分明刚为宋千雅指婚,贸然动相府,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脑子乱成一团,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欧阳浩泽朝宋千雅看过去,眼中除了审视,更多的是打趣,宋千雅十分不喜欢他看自己的眼神,总觉得这里面还有其他的东西在里面。

  “欧阳公子,你既然是负责调查这起案子的,就专心办案,我不需要你的保护。”宋千雅直言不讳。

  “真的不需要?”欧阳浩泽反问道,“这次是给你放慢性毒药,下次可就直接刺杀了,这种事情防不胜防,还是小心为上比较好。”

  “难不成你想要一天十二个时辰监视我?难道欧阳公子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有别吗?”

  面对宋千雅的质问,欧阳浩泽并不生气,一字一句道:“我只负责保护需要保护的人,至于其他事情,则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

  之前宋千雅对欧阳浩泽的印象还不错,现在她看来欧阳浩泽就是一个无赖,正常人是无法与无赖讲理的,也只好随他去了。

  事情稍微得到缓和,宋明玉见沐子宸前脚走出去,宋明玉后脚就跟上去,拦住他,“你等等,我有几句话跟你说。”

  云翠识趣的避开,沐子宸淡淡的看着她,“你想说什么?”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宋明玉话语郑重有声,“你每天带着一个狐狸精走来走去,可曾想过我的感受……”

  “住口!”沐子宸喝止住她,“她是不是狐狸精还轮不到你说,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别忘了你已经跟我有了婚约,如果你不想失去相府的支持,最好知道该怎么做?”宋明玉这次彻底被他惹恼,“难不成你要告诉我,云翠的存在比我比相府还重要。”

  “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沐子宸一反常态,声音冷厉,“你容不下云翠,庆王府也容不下你,放心,我会尽快让父皇解除婚约。”

  “你……”

  “还有,你已经非完璧之身,我倒要看看谁还会娶你。”

  宋明玉没想到他会为了维护云翠,如此作践自己,泪水一点一点往下落,吼道:“我到底哪里不如那个贱人,你这么对我……”

  “啪!”沐子宸一巴掌扇过去,“你什么都比她好,可惜我就是不喜欢你了。”

  宋明玉彻底被她激怒,伸出手来想要还击被沐子宸抓住,“你日后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他甩开宋明玉的手,和云翠回庆王府。

  回到庆王府,云翠见沐子宸脸上的怒气还未消散,咬咬牙才道:“庆王,刚才你那样做,只怕会伤了大小姐的心,你们毕竟有婚约,这件事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

  “她就是一个蠢女人。”沐子宸冷声道,“她办事如此不知分寸,若真嫁到庆王府,也是一个祸害,还不如早做了断。”

  “王爷万万不可!”云翠跪在地上,“谁都知道相爷最宠爱的就是宋明玉,王爷与她决裂就等于给宋丞相难堪,宋家这些年在朝堂小有势力,难道王爷愿意将其废弃吗?”

  “你很聪明,分析东西也很透彻,只可惜宋家马上就要完了,与其结成联盟就等于是断了自己的后路,我不能冒这个险!”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云翠不解的看着他,“要知道宋明珠现在可是最受宠的妃子,难道皇上不该眷顾相府吗?”

  “你还真是眼观四方!”沐子宸的手从她鼻子上划过,“按理说皇上的确应该眷顾宋家,可是我听说之前宋明珠在相府过的都是非人的日子,她进宫之后,非但没有为相府说过一句好话,还经常语出惊人,说出一些对宋家不利的话来,否则这次皇上也不会将欧阳浩泽去调查这件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