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酷√n匠#网.~正版:首…☆发N

  “你血口喷人!”谢清婉脸色铁青,“你这么样污蔑我居心何在?”

  “我是不是污蔑你,一会自见分晓,倒是你这么忙着解释,是不是心里有鬼?”宋千雅针锋相对,“何况李太医马上就到,谁是谁非自会见分晓。”

  与李太医一同前来的还有大皇子沐邵民和六皇子沐子宸,这些天沐子宸被宋明玉缠的没办法,是能躲就躲,这次主动前来,倒是让谢清婉多少有些没想到。

  宋明玉听闻沐子宸前来,马上命丫鬟为她穿戴,这次她一定要让沐子宸给她一个明确的说法。

  她来到大厅,首先映入她眼帘的并非沐子宸,而是沐子宸身边的云翠,虽然云翠换做了男装,面容也稍微做了一点修饰,却逃不过宋明玉的火眼精金,她没想到自己那么逼迫沐子宸,都没办法让沐子宸离开云翠,愉悦的心情一下子变的十分愤恨,也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发飙只能暂且忍下。

  沐邵民来到宋千雅跟前,仔仔细细的看着她,许久才道:“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关心,宋千雅有些难以适应,尽量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我没事。”

  宋明玉看到这一幕,心中更是郁闷,她就想不明白为何宋千雅一无所有,凭什么能得到众位皇子的青睐,而她文采兼备,却换不来沐子宸的回眸一顾,难道就因为她是苏北的外甥女,是叶倾城的徒弟?

  她越想越气,身体挡在宋千雅和大皇子中间,露出一副关心的神色,“这到底怎么回事?”

  宋千雅同样往后退了一步,面对宋明玉,她连那点逢场作戏的心情都没有,朝李太医走过去,“怎么样了?”

  “这些东西的确有慢性毒药,不过这种毒药是需要这三种东西混合在一起才会产生毒素,一般单独服用不会对人有任何伤害。”

  谢清婉稍微松了口气,拉着宋千雅的手,“我就说没有人会如此大胆,敢给丞相府下毒,原来是虚惊一场。”

  上次李太医就包庇了宋明玉,这次还想故技重施,也要看看她宋千雅答不答应。

  她将李常指的那三件东西拿起来,继续道:“这些都是家里常用之物,李太医是怀疑这些东西有毒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些东西里面被人做了手脚。”李常擦擦额头上的汗珠,本来想像上次一样蒙混过去,没想到这次宋千雅如此不依不饶。

  大皇子朝李常逼近一步,“李太医,你今天的神情有些反常,是不是这中间还有什么事,你老实说,本王给你做主。”

  “这……”李常语塞,不知该如何开口。

  沐邵民虽然被废除太子之位,但他依旧居住在东宫,且不说现在他马上娶宋千雅有苏北的支持,更重要汝阳王暗中也有帮助他的意思,以此可见皇上对他的宠爱,在局势还没有定论之前,他自然不敢得罪沐邵民。

  “有什么话就说,吞吞吐吐可不太像是李太医的作风。”沐邵民声音不大,却极具威慑力。

  听到这话,所有人心头都有些震惊,之前沐邵民给人的印象就是出身好,因为是嫡子,所以被立为太子,实则没有任何能力,成天除了沉迷酒色之外,再无其他,而现在不同,沐邵民话语很少,但身上却多了一份霸主的气势。

  李常小心翼翼道:“这些东西应该是有人做了手脚,厨房那种地方鱼龙混杂,想要查出来,只怕并不容易。”

  “相府就这么大点地方,难道找个人还找不到?”沐邵民对身边的侍卫道,“将相府所有人都带过来,本王要一个一个审讯。”

  宋成光见他动真格的,急忙道:“大皇子,这毕竟是相府的私事,还是由臣处理比较妥当。”

  “你?”沐邵民冷笑一声,“要是等着你去处理,千雅只怕早就被人害死了。”

  “这……”

  “还有,丞相你记住,千雅是未来的皇妃,她若是出一点差错,我让你们整个相府陪葬。”沐邵民威胁道,宋成光见他心意已决,也不好再劝。

  不一会相府所有人全部都被带到大厅,宋千雅看了一眼这里的人,唯独少了月牙,果然是做贼心虚。

  她也不着急,最好玩的东西,往往要留在最后才有意思。

  宋成光哪里敢真让沐邵民询问,自己一个个的盘问,并未发现任何异样,朝沐邵民行礼,“大皇子,看来做这件事的人并非出自相府。”

  “那是因为还有漏网之鱼!”沐青羽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侍卫将月牙推到前面,沐青羽继续道,“相比丞相忘了她了吧?”

  看到她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毕竟上次月牙中毒,所有人都说无药可解,现在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怎么都让人感觉事情很蹊跷。

  宋明玉走到月牙跟前冷声道:“你怎么在这?”

  “我……”面对宋明玉的质问,月牙只是落泪并不说话。

  宋明玉被她哭烦了,有些不耐烦道:“你倒是说啊?这到底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件事又与你有关?”

  “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月牙除了哭还是哭,出自之外再去其他。

  “丞相,你怎么解释这个丫头?”沐青羽一字一句道。

  宋成光这次是认栽了,没想到一件小小的家事,竟然惹来三位皇子的关注,现在真是皇位斗争的紧急阶段,得罪谁对丞相府都有可能是灭顶之灾,他走到月牙跟前冷声道:“你不是死了吗?”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还请丞相明鉴!”月牙声音哽咽道,“还请丞相给月牙做主,月牙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丞相府的事情。”

  “那这些东西你怎么解释?厨娘可是看到你好几次鬼鬼祟祟的进入厨房。”宋千雅将桌子上的东西扔到月牙跟前,“今天你老实交代也就罢了,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素来大家闺秀讲究的是贤良淑德,而宋千雅完全与这几个字不沾边,话语更是毒辣,不将人命当回事,不少在场之人对她是又恨又怕。

  “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你若还不说,那就别怪我了。”

  月牙抱住宋千雅的大腿,“二小姐,您就饶过奴婢吧,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就算打死奴婢,奴婢也还是不知道。”

  “那就试试了!”宋千雅对宋成光道,“她既然不肯招,就将她送到顺天府发落吧,不然留在相府也是一个祸害。”

  “不行!”宋明玉喝止道,“你明知道顺天府那种地方进去不死也要剥几层皮,你这么做居心何在?”

  “我知道大姐素来温婉贤良,对下人更是宽厚,可有时候宽厚只会让下人得寸进尺,最后无法无天,这次若不严惩,日后还指不定会闯出什么样的祸端。”宋千雅字字珠玑,如果再有人想要阻拦,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心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