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玉神色十分尴尬,将目光投向谢清婉,被宋成光训斥之后,谢清婉现在都自身难保,哪里还管得了月牙的事情。

  宋成光迟疑了一下道:“千雅,这毕竟是我们相府的家事,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还是我们自己解决吧!”

  他的面子,宋千雅自然要给,道:“既然爹你这么说,女儿自然没有道理反驳,这件事因我而起,不如交给我处理如何?”

  宋成光面色一暗,知道今天这事宋千雅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权衡利弊之下道:“也要,爹相信你一定能处理好这件事!”

  话语寓意深刻,宋千雅佯装成一副完全听不懂的样子,“我一定会查出真相,不辜负爹的期望。”

  宋成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训斥她,只好随她去了,只能日后在找机会私下给她说这个事情了。

  这件事到这也算是告一段落,沐青羽自然没有在这呆的必要,正要离开,被沐邵民叫住,“七弟等等我,我跟你一起走!”

  沐青羽是整个皇室最难结交的人,沐子宸屡次三番向他示好被羞辱,这次看到沐邵民向沐青羽示好,站在那等着看他的笑话,谁知沐青羽一反常态,“好!”

  一个字,足以表明他对沐邵民的态度。

  沐子宸原本以为这次沐邵民火烧花满楼之后,会一蹶不振,没想到非但没有如此,反而成就了他,让他有可能得到苏北支持,更重要的是,就连沐青羽都与他走的近了几分。

  天朝的兵权三分之二在沐青羽和苏北手上,只要他们二人支持沐邵民,沐子宸和沐修远之间的争斗则就没有任何意义,想到这,沐子宸双手紧握,对沐青羽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最后还是选择妥协,朝着他们二人而去。

  “大哥,七弟,等等我,一起走!”沐子宸疾走几步。

  沐青羽目光淡然的从他身上扫过,对沐邵民道:“你来应付,告辞!”

  ☆L看正版$f章V9节●上:+酷'匠\网z

  “七弟……”

  不等沐邵民再开口,沐青羽已经走远。

  沐子宸没想到他竟然厌恶自己到了这个地步,连一个眼神都吝啬,强烈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悸动,他已经得罪了沐青羽,可不想与沐邵民也闹僵。

  “大哥,七弟他怎么了?”沐子宸装出一副痛定思痛的模样,“是否他对我有什么偏见?”

  “七弟这个人就是这样,你别往心里去。”沐邵民也有些奇怪沐青羽为何会对沐子宸如此反感,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只是沐青羽到底于他有救命之恩,他自然偏袒沐青羽多一点,顿了一下道,“咱们兄弟好久没有聚聚了,这次我做东,如何?”

  “如此,恭敬不如从命!”沐子宸笑着道,相比沐青羽的冷漠,他更加亲切一点。

  沐邵民看着他,总觉得他笑容中隐藏着一股难以言语的冷意,这种感觉他并不是很喜欢,又不能像沐青羽一样直接翻脸,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等人都走了差不多了,宋成光一直板着的脸终于拉下来,看着宋千雅一字一句道:“刚才你是什么意思?你非要让相府的声誉毁在你手上才甘心吗?”

  “我只是实事论事,就算爹想偏袒大姐也不用做的这么明显,别忘了我也是你的女儿,其这次差点要了我的命,我不会罢休。”宋千雅态度强硬,如果宋成光再在事情不明的情况下偏袒宋明玉就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意了。

  宋千雅重生两世,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明白宋成光的脾气秉性,他虽然偏袒谢清婉母女,也不会为了他们二人置相府于不顾。

  “你胡说,如果我要害你,还会等到今天吗?”宋明玉被她气的不行,“宋千雅枉费这些年我对你诚心相待,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真是错看你了。”

  “这么早下结论未免有些言过其实,还是等事情有了结果再说吧!”宋千雅不再理会她,对宋成光道,“爹,这件事您既然已经同意交给我处理,那我现在是否能将月牙呆回沉香阁?”

  “不行!”宋明玉拦住他,“月压是我的丫头,就算处置也应该由我来决定。”

  宋千雅不理会她,等着宋成光的回答。

  谢清婉也看出其中有端倪,之前三位皇子在的时候,她不好插口,现在关系到宋明玉的清誉,万一宋千雅无事生非,宋明玉这一辈子就毁了,她就算拼着被宋成光指责,也要护住宋明玉。

  她拉着宋千雅的手,柔声道:“我知道你们姐妹之间有误会,但我相信玉儿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只要你将月牙交给我,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我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处理比较好,而且我相信爹也不是出尔反尔之人。”宋千雅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宋成光身上。

  宋成光知道这次宋千雅是铁了心要一查到底,阻止不了,“那你就将月牙带回去吧,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我倒要看看谁敢在丞相府放肆。”

  “多谢爹爹体谅,这次若非关系到女儿的性命安全,女儿也不会出此下策。”话罢,命人带月牙离开,临走时给谢清婉等人留下一抹嘲讽的笑意。

  “老爷,你看她那嚣张的样子,真是跟她那个狐媚的娘一样。”谢清婉忍不住抱怨,声音低沉下来,“这次宋千雅明显是在针对玉儿,万一她做出点什么事情来,玉儿可怎么办?”

  宋成光被这件事闹的有些心烦,冷厉的目光射向宋明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不知道!”宋明玉从来没见过他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神情,支支吾吾道,“就是那个贱人陷害我,爹你一定要为我做主。”

  “今天你从实招来,我或许还能想想办法,你若还要继续隐瞒下去,我也帮不了你。”宋成光一直想培养宋明玉,没想到她这么傻,比不过宋千雅也就算了,毕竟宋千雅是叶千城的徒弟,没想到连宋明珠也比不过,这也就算了,竟然还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还不思悔改,将事情往别人身上推,内心对她失望至极。

  宋明玉的手扯扯谢清婉,谢清婉对宋成光道:“玉儿是你一手培养长大的,怎么你连她都不信?”

  “信不信还是等事情有了结果再说!”宋成光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去忙自己的事情。

  宋明玉哭着对谢清婉道:“娘,我现在该怎么办?”

  谢清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去招惹宋千雅,她马上就嫁到大皇子府,对你造不成威胁,你偏不听,现在出事了吧?”

  “你也不相信我?”宋明玉朝她吼完跑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