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原没有理会她,低着头继续道:“是关于七皇子的!”

  “沐青羽?他怎么了?”提到这个名字,宋千雅全身都处在紧绷状态,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他现在没事,只是……”

  “只是什么?你倒是说啊,难道想急死我?”

  “他对你一往情深,而皇上这次不仅为她指婚,更规定了婚期,师父怕他抗旨,为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想让你劝劝他……”左原注意到她脸色的变化,到了最后基本没音了。

  宋千雅转过头去,“我知道了!”

  左原看到她这个样子,知道多说无益,只道:“与情人终成眷属,就算现在你们暂且分开,有缘,日后也定能在一起。”

  “好!”宋千雅艰难的吐出这个字。

  左原离开之后,宋千雅再也忍不住,泪水开始不断的往下落,她没想到自己对沐青羽的感情竟然深到这个地步,只要牵扯到沐青羽,她总是会乱了分寸。

  她任由泪水往下落,憋着只会更难受,倒不如一次哭个痛快,日后见面,她的心里也就不会有那么难过了。

  她蹲在墙角,泪水一直往下落,最后泪水干涸,她才肯罢休,换好行装朝羽王府而去。

  “羽哥哥!”屋子里传来凤清灵娇柔的声音,她心猛然一颤,一直在说服自己,说他们二人迟早要成为夫妻,发生什么事都无妨,内心却还是不愿去接受他们二人在一起的事实。

  “滚开!”沐青羽一把将她推开,端着酒壶指着她道,“就算是死,我都不会娶你!”

  “是吗?”凤清灵的手缠绕在他腰间,“你不怕死,那她呢?你也要让她跟着你去死吗?”

  沐青羽掐住她的脖子,“如果是这样,那我现在就杀了你的。”

  “那你就动手,得不到你的心我生不如死,杀了我,也算是给我个解脱。”

  沐青羽掐着她脖子的手慢慢放开,不再看她,继续喝酒。

  看着他一杯一杯的给自己灌酒,凤清灵站在墙角看着他,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慢慢她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褪下,站在沐青羽面前,“你当真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沐青羽以为酒精的作用,双眼有些迷离,此时看到她赤果果的站在自己跟前,身体的温度开始不断上升,潜意识想要拒绝,身体却诚实的开始向她靠近,他的手触摸到凤清灵柔软的肌肤的那一刻,迷离的醉眼清醒了许多,一把将凤清灵推开,指着她道:“你做了什么?”

  “我在你的酒里放了一点合欢散,这种药物有催情的效果,我倒要看看你的意志力到底有多强。”凤清灵一步一步朝他靠近,“只要你我有了夫妻之实,我就不信你还能不娶我!”

  “滚开,你个贱人!”沐青羽再次将她推开,飞身而出,消失在她眼前。

  你当真就那么讨厌我?

  凤清灵喃喃自语,瘫软在地上,刚才有的狠厉与得意全部化成一抹烟云,飞散在空中,剩下的只有恨,史无前例的恨。

  酷匠网*◎唯;》一{正La版,@B其?他'J都Co是%盗m、版r‘

  宋千雅一直在屋顶观察着局势的发展,看到沐青羽从里面飞奔而出,她来不及多想,跟着他而去。

  她比谁都清楚合欢散的作用,不仅有催情的效果,而且对人体的伤害十分大,如果服下之后,不找人合欢,任由药物留在体内,身体就会越来越虚弱,终有一天变成一个废人。

  她跟着沐青羽来到一个寒池旁边,沐青羽正要往里面跳,以此让自己保持清醒,被宋千雅拦住,厉喝道:“你不要命了?”

  “阿雅!”沐青羽的眼神再次变的涣散起来,眼前的人让他看着很不真切,他轻轻朝宋千雅走过去,生怕手一触碰,宋千雅就会消失在自己眼前,沐青羽的手在半空停下来,看着她,“阿雅,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我知道!”宋千雅点点头。

  意识到不是自己在做梦,沐青羽一把将她抱住,“阿雅,你知道我期待这一刻,期待了多久吗?”

  有了肢体的接触,沐青羽身体内的温度再度提升一个台阶,手不自觉开始褪去宋千雅的衣衫,刚开始宋千雅还有些拒绝,但想到此时沐青羽的身体状况,也就默认了他的动作,潜意识里知道这样做不对,内心却对此多了一份期盼,这一份大胆连她自己都没想到。

  沐青羽吻上她的唇,温柔而纯粹的吻,让她渐渐迷离起来,由刚开始的抗拒,慢慢变的迎合,就当是她偿还之前沐青羽对她的情意吧。

  结束之后,沐青羽身上的毒素也逐渐褪去,宋千雅穿好衣衫,消失在羽王府,平静的夜晚,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羽王醒来,摸摸有些疼痛额头,对噬月道:“我怎么会在这?”

  “昨天王爷与安平郡主争吵之后,去了寒潭,等我们找到您的时候,你就已经昏迷了。”噬月如实回到。

  沐青羽开始不断回想昨晚的之后,偏偏脑子就像秀逗了一样,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他抓住,可是那些东西都十分模糊,什么都看不清,依稀记得自己好像见到了宋千雅,而且他们二人还……

  随后他摇摇头,宋千雅如此厌恶他,怎么会来这看自己,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王爷,有句话属下不吐不快,却又怕王爷怪罪。”

  “说吧!”沐青羽摆摆手,“你与我自幼一起长大,亲如兄弟,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吗?”

  “是关于安平郡主的!”

  “她怎么了?”

  “王爷一向千杯不醉,昨天喝了几杯,就醉的不省人事,属下怀疑其中有诈,于是亲自去查了一下,结果发现酒里面有合欢散……”合欢散的作用他们二人都心知肚明,噬月顿了一下继续道,“可是我刚才给王爷把过脉,王爷体内合欢散的毒已经解了,所以……”

  “你想说什么?想告诉我,我已经与凤清灵有了夫妻之实?”沐青羽冷哼一声,“那个贱人,我一直将她当成妹妹看待,没想到她竟然敢对我动手,当真是活腻了。”

  “王爷想怎么做?”噬月低声道,“她到底是汝阳王的女儿,对她动手会对我们十分不利。”

  “她不是想嫁给本王吗?那本王就将她娶回来。”沐青羽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充斥着狠厉之气,这种气势,噬月在他身上之见过一次,那就是岭南遇袭的时候,沐青羽浑身是伤,眼中的恨意却分外明显,让人畏惧。

  沐青羽继续道:“你去将她找来,就说我答应娶她为妻,马上带她去皇宫面圣。”

  噬月一向看不透他的想法,只要他不做越轨的事情,噬月也只能随他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