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目光冷凝的从她身上扫过,“急什么,难道你连一炷香的时间都等不了吗?”

  触碰到她冰冷的目光,谢清婉心中有些发毛,发觉自己越发看不明白宋千雅,尤其是宋千雅的眼神,总是让她不自觉的想到宋千雅的母亲——苏玲,甚至有时候冰冷的可怕。

  宋明玉略带嘲讽道:“不是等不了,而是没有时间陪你在这浪费。”

  “既然不想浪费时间,就应该等时间到了再行处置。”宋千雅反唇相讥,丝毫不留情面。

  宋明玉被她抢白站在那,似乎怎么做都是错,强行压下心中愤怒,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既然你如此坚持,再等等也无妨。”

  屋子里的氛围沉寂下来,众人各怀心思,都等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看正版q章a节6上y8酷匠c网

  一炷香的时间仿佛一个世纪,谢清婉见时间已到,看着宋千雅道:“你若再拿不出证据,我只好公事公办了。”

  宋千雅走过去解开大力身上的穴道,经过一炷香时间的休息,大力的体力稍微恢复了一些,宋千雅嘴唇轻启,“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陷害点墨?”

  大力要紧牙关,“我和点墨是真心相爱,否则她也不会将贴身佩戴的香囊给我,信不信由你。”

  点墨艰难的站起来,指着大力气的说不出话来,脸被憋的通红,半天才挤出三个字,“你胡说!”

  宋千雅在大力耳边小声道:“你也不想你奶娘出事吧?”

  大力猛然瞪大的眼睛,颤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夫人能给你的,我同样能给你,且我是风月阁弟子,医术高超,相信若我出手为你奶娘医治,定然比普通的大夫强上百倍。”宋千雅说完这句话,不再理会大力惊恐的目光,站起身看着他,“该怎样选择,你自己看着办!”

  “你骗我,你一定是骗我的,一定是……”大力一直在重复这句话,神色有些魔怔。

  谢清婉看出宋千雅在浪费时间,厉声道:“你再拖延时间,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呦呵,今天相府可真是热闹!”沐青羽的声音从外面出来,嘴角略带邪意的笑容似乎能够射入人的内心,让其无法拒绝,加上他面若冠玉,星眸灿目,似乎能够在人的心底掀起狂涌的波澜,别人的出场可以说是惊艳,而他只能用绝,似乎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人能够超越。

  上次在宴会上,宋明玉的目光一直在沐子宸身上,加上沐青羽故意隐藏了自己身上的光芒,因此上次宋明玉压根没有注意到他,今日见到他,心中不知为何竟然生出一股异乎寻常的反应。

  “七弟,你怎么来了?”沐子宸看到他出现,神色多少有些震惊。

  沐青羽从岭南回来之后,一直鲜于人交往,即便是皇上、皇后宣旨也要看他的心情决定,所以上次尽管沐子宸看到宋千雅与沐青羽聊天也并未觉得有什么,因为他觉得自己能够准确的拿捏住宋千雅,可是现在,他分明感觉到一股危机感。

  沐青羽朝他点点头,“怎么六哥能来的地方,我就不能来了?何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此次前来是为了给阿雅解围!”

  话语中无不彰显着他对宋千雅的深情厚谊。

  又是宋千雅!不就是有一个手握重兵的舅舅,有什么了不起。

  宋明玉在心里冷哼一声,心中颇为不服气,但看向沐青羽的时候,神色还是有了微妙的变化。

  宋千雅白了他一眼,沐青羽不等众人开口,继续道:“将老人家扶进来!”

  妇人被扶进来,大力本还不信宋千雅的话,现在看到妇人出现在他跟前,且神色远比之前要好,爬到妇人跟前道:“娘,你怎么来了?”

  妇人的手举到半空中,终究没有打下去,摸着大力的头轻声道:“娘听闻你做错事,来看看是否是真的!”

  目光从点墨身上扫过,看着大力质问道:“你当真与那个女人私通?”

  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大力身上,大力摇摇头,“不是的,我……”

  后面字刚吐出口,就觉察到谢清婉眼中狠厉的目光,声音哽咽道:“是我喜欢点墨,为了让她嫁给我,所以才出此下策的。”

  妇人柔声道:“犯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错不改,现在既然你已经知道错了,为娘也就不追究了,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愧对自己的内心,明白吗?”

  “孩儿明白!”大力狠命的点点头。

  妇人继而在他耳边小声道:“记住你的使命!”

  话罢,头狠狠朝着墙撞上去,血液从头部流出来,她微笑的看着大力,死亡对于她来说更像是解脱。

  “娘……”大力抱住她,“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为了不成为你的负担!”妇人留下这句话,安详的闭上双眼,一场闹剧悲剧收场。

  谢清婉只想借机会打击宋千雅,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闹出人命这不算是小事,尤其是还有沐子宸和沐青羽两位皇子在,处理不好,相府百年声誉就会尽数毁在此。

  “啊……”大力扬天长效,悲愤之情溢于言表,随后他目光狠厉的看着这里的每一个人,那种类似于豺狼虎豹的神色,令在场所有人都有些吃惊。

  “真相大白,我是否可以带着点墨离开?”宋千雅率先打破屋子里沉闷。

  “这个……自然!”谢清婉回答的磕磕巴巴,她看着大力,感觉怎么处置都不合适。

  宋千雅扶着点墨离开,她走到门口时,转身对谢清婉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力的母亲已经去世,可否成全他一片孝心,准其让他为母亲尽最后一点孝道?”

  “这是自然!”谢清婉点点头,吩咐丫鬟拿来二十两纹银对大力道,“这些银两你拿着好好安置你母亲,且从今往后你与宋家再无半点关系,你走吧!”

  大力目光凶狠的从谢清婉身上扫过,落在管家手中的纹银上面,许久他道:“我不需要你们的施舍,这一切我总有一天会向你们讨回来。”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管家反击道,“夫人这都是为了成全你的一片孝心,你还有没有良心?”

  “谁没有良心,谁心里清楚。”话罢,大力艰难的抱起妇人一步一步离开这里。

  这一幕看的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尤其是谢清婉,她总觉得这次放大力离开,后患无穷,朝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会意,追出去。

  “好倔强的男子!”云翠叹息一声,话语中更多的是惋惜,“看来相府要失去一位得力的下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