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二人来到一个破旧的的茅草屋旁,除了这个茅草屋之外,这里荒芜人烟,别说是人,连苍蝇都看不到一只。

  宋千雅环顾四周,试探道:“你确定是这?”

  “怎么?怕我把你卖了?”沐青羽笑意盈盈的往里面而去,背对着她道,“你若害怕可以在外面等着。”

  哼!

  宋千雅在心里冷哼一声,她遇到害怕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件。

  进去后,她看到屋子里面躺着一个妇人,那个妇人五十多岁,身上衣衫褴褛,面容蜡黄,说活着,不如说是在苟延残喘,一口气上不来,就有可能丧命于此。

  宋千雅小心的走到她跟前,轻声道:“老婆婆,你怎么会在这?”

  “她是大力的奶娘!”沐青羽代替妇人做出了回答,“大力勾结夫人陷害点墨,也是为了拿到钱为她治病。”

  宋千雅手附着在妇人的脉搏上,妇人的脉象极其虚弱,身体内的五脏六腑已经衰竭,华佗在世也无济于事,她朝沐青羽摇摇头,一副爱莫能助的神色,“现在怎么办?”

  沐青羽走到妇人跟前,轻声道:“老人家,你想不想在临死前见见大力?”

  妇人猛然睁开眼,手紧紧抓着沐青羽的衣袖,“大力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您坚持住,我马上带您去见他。”沐青羽吹了声口哨,不一会,外面有侍卫赶着马车而来。

  宋千雅戳戳沐青羽,“你是不是在我身边也放了暗卫?否则怎么会知道点墨的事情?”

  “这个……”沐青羽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佛曰不可说。”

  “什么不可说,你今天要是不老实交代,看我怎么收拾你。”宋千雅没想到自己这么吃香,身边被各种势力所包围,她想起上一世,无论什么时候,她遇到危险都有人挺身而出,她暗中问过沐子宸,是否是他的人,当初沐子宸的神色变化了一下,给了她肯定的回答,现在想来,那个时候是她太单纯了。

  ~e最\L新8!章节&$上酷“+匠网

  只是她不明白,为何活了两世,却都没有一点与沐青羽相关的记忆,这实在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沐青羽见她神色有变,继续道:“你现在马上回相府,再晚就来不及了。”

  宋千雅目光朝老人看过去,心有余悸道:“她的身体这么弱,只怕经受不起道路颠簸!”

  “她死远比她活着价值更高。”沐青羽声音冷淡,似乎人命在他眼里还不如草芥,就好像当初面对太子出事一样,在沐青羽心中理智永远是站在上风,似乎所有的一切都难以在他心里激起任何涟漪。

  看到他这个样子,宋千雅总是不自觉地想起当初的沐子宸,对待人命同样冷酷无情,为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哪怕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踢开,没有半点留恋。

  而此刻的沐青羽和当初的沐子宸简直如出一辙,让宋千雅想要在这一刻逃离。

  她避开沐青羽的目光,刚有的默契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是冷漠,沐青羽有些不明白她突然间的转变,关切道:“你怎么了?是否身体不舒服?”

  “我只是有些担心点墨,你快些送我回去,再晚我怕来不及。”说着她跳上马车,留给沐青羽一个决绝的身影,如果她此时回头就能够看到沐青羽眼中的怅然若失、无奈极其痛苦。

  一路上两个人想对无言。

  来到相府门口,宋千雅刚要吩咐人将妇人抬进去,被沐青羽制止,“你先进去,剩下的事情我来安排。”

  “好!”宋千雅回答的略带僵硬。

  沐青羽听到她的回答,以为她是在担心点墨,道:“阿雅,你放心,万事有我在。”

  宋千雅挤出一丝笑容,“我知道!”

  相府!

  谢清婉已经在大厅等候她良久,除此之外还有沐子宸和云翠。

  众人看到她进来,都略微有些吃惊,尽管之前所有人都在传沐子宸府上有一位与相府嫡女十分相似的女人,但,大家也只当是传言,今日一对比,都倒吸一口凉气,哪里是相似,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除了容貌,气质和举止都极其相似。

  宋千雅无视众人的目光,走到点墨身边,目光清冷的看着谢清婉,“说好的三天,时间还未到,你就着急对点墨动手,未免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意。”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这样做还不都是为了你,你的下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你管教不好,我来替你管教,有什么错。”谢清婉明显有强词夺理的成分,脸色也有些尴尬。

  这些天宋千雅太过于平静,平静的让她心里感觉到一丝恐惧,所以才想着趁宋千雅回来之前处决了点墨,以免夜长梦多,没想到沐子宸在这个时候来,她为了装好贤妻良母的形象,才将时间延迟,她目光往后扫去,心中稍微松了口气,“你说今天会拿出证据,证明点墨是冤枉的,现在三天已过,你所谓的证据在哪?”

  “证据就在大力身上。”宋千雅看看四周,并没有大力的身影,继而对谢清婉道,“抓人抓赃,捉奸捉双,你只把点墨一个人带到这里,死无对证,似乎没有多少说服力,就算我拿出证据,没有人对质也没有说服力,你说对吗?”

  “来人,将大力带上来。”大力被人拖到大厅,全身都是伤,不死,活下来也是残废。

  云翠朝沐子宸身后躲去,小声道:“怎么这么残忍,将人折磨成这个样子?”

  潜台词是在指责谢清婉手段毒辣,谢清婉才不管这些,她若不这样做,之前的努力可就白费了,该狠则狠,她用余光扫过宋千雅,心中多了一份得意,现在大力与死人之间的区别就是他还有一口气在,谢清婉倒要看看宋千雅如何挽回局面。

  沐子宸用手护住她的双眸,轻声道:“别看就是。”

  听着沐子宸关切的话语,宋明玉脸上多少有些不悦,他才是沐子宸的未婚妻,现在的沐子宸完全无视她的存在。沐子宸感觉到她的目光,并没有与之相对,看似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云翠身上,实则目光一直停留在宋千雅身上,给人一种错觉,似乎沐子宸对云翠的好,全部都是因为云翠像极了宋千雅。

  宋千雅对于他们的闹剧,熟视无睹,刚才她给大力把脉的同时,已经点住大力几大要穴,大力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现在她要等的就是沐青羽,暂时让他们先得意一会,一会局面翻转,她看谢清婉等人还能笑得出来?

  谢清婉见宋千雅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心中多少有些不解,开口道:“你到底有没有证据,若没有,就别怪我家法处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