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气急了,堂堂皇后,见到了她,让她给自己说的话都说不利索!她怎么会不生气,拿着自己的儿子和自己的病取笑。

  让自己时刻的记得自己是如何的丢掉了统冠后宫的权利!让自己时刻的记得自己的儿子是如何的不争气!皇后感觉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夏荷为难的上前扶着皇后,生怕踩到了这满地的碎玻璃,垫脚过去。满脸堆笑。

  “主子说的对,她就是一个贱人,别把她太当一回事儿了,您是皇后她就是在协理六宫又能如何,您不下令,她的旨意也就是一个摆设。”夏荷最会讨皇后的欢心了。

  说话净捡皇后爱听的说,果然皇后听了非常的满意。

  “还算你这丫头会说话,当初父亲也是高见,把你派到了我的身边给我解闷帮我出谋划策。”皇后顺了顺气,感觉自己的手都气的发抖。

  夏荷给皇后抚着后背满脸的娇笑:“主子说的哪里话,夏荷说的是事实,不是挑好听的说给主子听,而是奴婢说的就是实话,今日她可以逞口舌之快,明日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呢!”

  说着夏荷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阴沉,对于主子的大敌就是她的大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她是深刻明白的。

  “哈哈!这话说的好,这里是皇宫,谁都有可能是今日活的潇洒,明日死无全尸。”皇后高兴的大笑,眼睛中带着嗜血的光芒,对于良妃她是恨不得能剥皮拆骨的。

  “给爹爹传话,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动手,我们一点作为都没有,莫让他们以为我们是怕了他们了。”皇后眼睛中带着微微兴奋的光芒。

  “是,我这就去。”夏荷答应一声,赶紧的找人去传话。

  良妃怎么也不会想到皇后如此的易怒,竟然就是因为这点事情,引爆了战争的提前爆发,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董言喝的微醉,从王府回来了,萧钰派的专人一直护送到了御医院。

  一进院子就有人围了上来:“大人,您可算是回来了,皇后娘娘来过了,后来良妃娘娘也来过了。”

  董言一听皇后来过了顿时酒意醒了大半,也不在困了,也不在迷糊了。

  “有人受罚么?”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皇后不能把自己怎么的,但是一定会杀鸡给猴看。

  董言紧紧地捏着前面药童的肩,一点点的转正,让他看着自己回答。

  “没有,本来是打算处置了我们院子里所有的人,但是良妃娘娘来了,皇后好像是非常的生气,但是走了。”药童看着董言紧张而又凌厉的眼神吓得腿肚子都转筋。赶紧颤声回答。

  董言放下了药童,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一点,如果因为自己连累了那么多人才是罪过了。

  额头上薄薄的冷汗,轻轻的拭去。

  “对了大人,良妃娘娘让我告诉您,小心为上。”药童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一字不差的尽量转达。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董言慢慢的往自己的住处走去,心中思绪万千。

  董言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慢慢的关上了门,点上了蜡烛,倚在桌子旁,看着丫鬟新沏的茶水,给自己倒了一杯。

  “萧寻?萧钰?呵!”没有想到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个时候也是要分远近的,党争中任何人都不可能是独善其身,他就是一个御医也不行。

  一个不小心就陷入到了这场战争中,董言是御医不假,是医痴也不假,但是他不是傻子,是笨蛋不懂现在的形式。

  他有自己保命的渠道,看着杯子心思流转,良妃这话是一语双关,点醒了他的心思。

  不能在装一个没事儿人了!看来他的世界也不能在这么消停了!

  董言心思也是沉重,这个时刻是谁也不能放过的,他就算是御医,用处也是极大的,小棋子,也是有大用处的。

  七王府到现在依旧是灯火通明,顾清歌不停的逗弄芷儿在说话,芷儿是比中午强多了,一着急的时候还能多说出几个字,每当这个时候,顾清歌都是笑的最开心的。

  “看吧,我就说了,芷儿能多说出来俩个字,哈哈!”顾清歌和玲珑还在芷儿的房间里闹个不停,三个女人一台戏,果然是这样,整个七王府的南苑都是一片欢声笑语。

  “小姐,你看你说的,我猜芷儿小姐这次可以说出来五个字。”玲珑伸出一个手,然后大笑。

  “不,我猜六个。”顾清歌被这片欢声笑语所感染,心情越发的高兴,逗弄的芷儿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芷儿突然正色的看着顾清歌,让顾清歌和玲珑一愣:“谢谢”俩个生涩的字眼从芷儿的口中就这么吐出来了。

  顾清歌听到了莫名的眼圈微红含泪。

  “傻丫头,说什么呢?”

  摸了摸她的头看的自己有些难过,这么长时间的隐忍这也算是对自己有了一个结果了。

  她感觉对于芷儿她总是如同姐姐一样的疼爱,她很想念芷儿能用她清脆的嗓音和自己聊天。

  在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个毽子:“还记得它么?这是你送给我的,我一直都带在身上。”

  顾清歌的眼泪到底是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这是她在人生都没有希望的时候收到的礼物。所以才会感觉自己是倍加珍惜,每次见到这个她都会有更多的勇气去面对现在的生活。

  h"看H正nn版章KT节上qr酷匠“-网

  “你还留着?”芷儿生涩的问道。一脸的不可置信,她以为顾清歌早就已经是把这个东西给扔掉了呢!

  “当然,这是你用了好久攒得羽毛给我做的,我怎么会舍得扔掉,我会留着一辈子,时刻的放在身上,我会记得这是你对我的心意,芷儿你就是我的妹妹!”顾清歌说的动情,对于芷儿,她是万分的喜欢的。

  “我......”芷儿的眼泪也跟着留了下来,顾清歌能这么说,是她心中莫大的安慰,这些日子顾清歌是如何待自己的她心中明白的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