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妃轻掩小口半笑不已,一副担忧的模样,微微摇头,吱吱不停。

  “良妃,你太过分了!我身为皇后......”皇后怒火中烧,说话的声音越发的大。

  可是话没说完就让良妃给打断了。

  “姐姐也知道自己是皇后啊?身为皇后娘娘就要母仪天下,有她应有的大度,本宫协理后宫可见不得谁天下霸主的样子,这上有皇上,下有道理,怎么也不能不把人当人看随意处置对吧!”良妃的话字字珠玑,让皇后顿时没有了火气。

  她顿时反映了过来这里是大庭广众,不是她的皇后寝宫,她就是想要怎么处置一个人都可以!

  但凡处置人都是需要理由的,她的理由牵强,如何也不能处置了这么多的丫鬟和奴才。

  “好,良妃,本宫今日算是受教了!”皇后唇角勾出狠厉的笑容,一点一滴的晕染开来。

  “其实姐姐要处置奴才,妹妹是没有意见的,只不过总是需要一个理由的吧,妹妹不知道这理由是?”良妃挑眉询问。

  “没有,都是小事儿,刚刚也是气话,你在这里慢慢的好药膳方子吧,本宫先走了。”皇后一甩袖子,起的牙根痒痒,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自从自己上次病倒协理六宫大权落到了她的手里,自己是处处的受制于人,让她气的心脏都疼,却是如何也要不出来。

  父亲大人也是因为徐泽天的死而越发的畏首畏尾了,一直都在警告自己老实一点,可是现在该怎么老实。

  良妃都已经是骑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了,她如何也忍不下去这口气的。

  “娘娘,您别气了,这次的气出不了,我们以后还有太多的机会,没有必要直接和她撕开了脸面。”身边的丫鬟夏荷不停的提点。

  “不错,机会好有的是,不过现在良妃是越发的猖狂了,本宫岂能饶了她?”皇后目光阴狠,射出了渗人的光芒,如果眼神能杀人,良妃早就已经死了千次不止。

  “放过?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只不过我们需要好好的谋划,娘娘千万记得国丈大人的话,小心筹划,万事小心,这八个字啊!”夏荷怕主子娘娘一时间让怒气冲昏了头脑。

  “嗯。”皇后点了点头,强压自己心中的火气,好好谋划,没有错,她不是莽妇,知道良妃不好对付,但是不管如何,付出多大的代价她要的就是良妃死!

  老嬷嬷近前一步:“主子,这......”眼睛看了一下四下跪着的药童和女婢。

  “让他们都起来吧,这个事情要好好的和董言通通气,他在宫中多年,知道如何自保的。”良妃也是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为了钰儿,这个事情她真是不爱管。

  “没听到娘娘说的话么?都起来吧!”老嬷嬷斜眼一看地上跪着的这十几个人,让他们起来。

  “多谢良妃娘娘大恩大德,奴才(奴婢)们感激不尽,以后有什么吩咐请尽管吩咐。”宫中的哪一个人是傻子呢?

  怎么会不知道刚刚是良妃及时感到在皇后的手里抢回了他们的命,自然是感激涕零,希望能有机会报答了。

  良妃低眉看了一眼所有深深跪下的人:“行了,都起来吧,知道你们的心思了。嬷嬷一人赏一两银子吧!”

  柔若无骨的小手一挥,帕子一甩,良妃转身而去,留下一堆三呼千岁的奴才。

  “嬷嬷啊,也没有查出来钰儿府中的那个叫什么的丫头是什么来路么?本宫怎么就没有听清歌说过有这么一个妹妹呢?怎么认的?”良妃也是心疑。皱眉问道。

  “回主子的话,叫芷儿,来路还真是不知道,但是听人说是王妃带回来的,和王妃一起回来的。”老嬷嬷低头赶紧回道。

  “和清歌回来的?神医山的人?是神医老人的女儿?这个事情最好是查明白,这孩子们的警惕性太低了,还是要小心为上啊!毕竟关键时刻。”良妃有些微微的担忧,知道自己的儿子和儿媳都非常的出色,但是也要注意万分,毕竟是现在的时候不同。不论什么,都是要注意的。

  “那主子,是明察?还是?”老嬷嬷有些拿不住主子的意思。

  “暗查吧,别让人发现了,小心着点。”良妃娘娘指点老嬷嬷一定要注意。

  老嬷嬷扶着良妃慢慢的扶着良妃回寝宫:“是。只不过老奴不懂,娘娘救这写奴才干嘛?打就打了,死了更好,事情闹到皇上哪里去看皇后如何自处。”

  对于这个事情老嬷嬷是真的不懂主子的意思了,俩个人在一起也二十余年了,这次是没有领会良妃的意思。

  良妃苦笑:“哪里管的是奴才和丫鬟,只不过是让董言知道为了钰儿效力,本宫在的一日就不会让他难办而已。”

  良妃的心算是为了萧钰操尽了。

  老嬷嬷的头更低了,这么浅显的道理她竟然没有想通,是啊!皇后打了奴才闹大了皇上顶多是数落俩句,对于萧寻对于皇后一系都不会有任何的影响,但是董言就不同了。

  \%最v新D/章U.节上.酷o匠网4=

  如果因为董言,他御医院的人就受了罚,那以后所有人如何对待七王爷?天下想要投靠七王爷的有志之士如何的自处。

  只有主子娘娘这么办才会让所有人都放心,只要是宫外有王爷,宫内有主子娘娘,按他们都是万分的安全的,只要放心的辅助王爷他们就不会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主子英明!”老嬷嬷笑道。

  皇后回到了寝宫之后大砸东西,不管是值钱的还是不值钱的。一律都扔到了地上。

  “娘娘,娘娘,别生气了,别气了。”夏荷就知道主子不会这么就算了的,一定会大闹一场。但是没有想到回来就开始砸。

  “刚刚在外面我忍了,现在我回到了自己的寝宫里我还要忍?她个小贱人,仗着有协理六宫的权利就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她算个什么?”指着良妃寝宫的方向皇后破口大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