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身环绕冷冽的寒意,让人接触了皮肤就忍不住起了一层小疙瘩。

  “陈大叔怎么才回来,不顺利么?”

  顾清歌帮着芷儿也问出了她心中的疑惑。

  陈大叔,喝了一口热茶,才能让自己的牙关不在哆嗦,冷的连话都说不完全,氤氲的热气也慢慢化开了他眉头上是冰痂。

  “这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伙人,说是要找一个什么女人,代人就要拷问,一脸的煞气,我看着不像是善茬,就躲了起来。”

  看着陈大叔一脸的慌张,顾清歌知道他也是吓坏了,如果她猜的不错,这群人要找的人就应该是她自己了。

  也多亏是躲了起来,不然以陈大叔的老实劲儿,一定是抗不过他们的追问。

  真是想不到,这这么久了,楚月还没有放过自己!

  顾清歌不知道,其实从她摔下山崖那一刻,楚月已经是判定了她定死亡。

  所以根本就没有在派人来搜查,这一心都放到了萧钰的身上。

  “我挨家挨户告诉了,不能说出你的行踪,清歌,他们是找你的!”

  陈大叔虽然老实但是人也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能引动这伙人的,一定是顾清歌,他们村子里可没有那么厉害的人物。

  顾清歌没有想到陈大叔这么久不回来,竟然是挨家挨户的去告诉他们不让人说出她的行踪,这让她怎么能不感动。

  如此冷的天,在外面多呆一会儿都要冻到实心。她眼底涌动着泪水,却是强忍着怎么也不让它掉下来。

  “陈大叔......”

  到底是年轻,只要是经历了一点什么事情就会感觉自己的人生大起大落,像是一只受惊了的兔子。需要大人在身边保护,顾清歌是女人她也有需要来自父亲的疼爱。

  陈大叔一直都是把她当作是自己亲生的女儿一般疼爱,为她付出。

  “你这傻孩子,你来到了我们这里。就是我们村子里的人,不会去让别人伤害你的,你就放心吧。”

  这一句话,到底是让顾清歌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她向来不喜欢哭,总是感觉如果人哭的话,是最没有用的,但是她发现自己现在是真的很想用哭,来抒发一下自己内心的委屈和难过。

  s酷。J匠T网"首》i发7

  “陈大叔,我来了这里之后,真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话是顾清歌一直都想要说的,她来到了这里,的确是麻烦不断,她心中感激加愧疚之情溢于言表。

  “没有的事儿,你给我们添了多少欢乐你怎么不说呢!你问芷儿,她喜欢你在这里不。”

  陈大叔一指芷儿,芷儿就高兴的直点头,她是真的很喜欢顾清歌。

  “噗...”顾清歌笑了,看着陈大叔的朴实和芷儿的精灵模样,她感觉自己在这里真的是非常的平静和幸福。

  “清歌,你就安心住下,平时就不要出门了,没事的时候警惕点,有什么需要的都等芷儿。这些人虽然是走了,但是也要防着点。”

  陈大叔有些语重心长,毕竟这些人的打扮就是黑衣劲装,让人看着就不是好人,也听了芷儿说她是逃命才掉下山崖的。

  顿时这陈大叔的心中也是郑重万分的对待这个事情,必须让她真的安全,唯一的办法就是藏起来,躲过他们的搜查。

  一连几日,顾清歌都没有出门,有什么事情要办都是拜托芷儿,只要是听到了丁点的声音,她都会躲起来,生怕人发现了她。

  既然已经是选择了活下去,她就一定会活着,如果萧钰有心那就一定会找到自己的。

  顾清歌坚信萧钰不会放弃自己,她也坚信自己爱萧钰的心,何时何地都不会变化。

  俩个人可能是会因为一些外在的因素而分开,但是绝对不会因为不在一起而相忘。

  在闲暇的时候,她就会想想自己当初和他的山盟海誓。

  犹在耳边,回音缭绕。

  七王府内......“王爷,属下已经是派人把王妃掉落的山崖搜索了几遍。还是没有王妃的下落。”

  其实春儿想要说的是,有没有可能王妃已经是不在人世间了,但是他不敢说。

  座上的男子,眼眸深邃,神色复杂,微微蹙起的眉头宣示了他对于这个结果是非常的不满意。

  淡薄的声音,有些难以言喻的落寂和悲凉,让人听着就感觉寒冰缭绕。

  “不可能找不到,多派人加大力度的给我找,清歌如果当日掉下去,她一定是身受重伤,修养至少三个月,也就是说,一定会有人见过她的。”

  萧钰坚信顾清歌没有死。这是他心中的一种肯定,是二人心有灵犀的一种感应。

  他的确是多少个噩梦中吓醒,他也是怕极了顾清歌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直觉一直都在告诉自己,他的清歌在等着她。

  “那王爷......,楚月小姐说是要回神医老人那里看看,我们.......?”

  对于这个女人的话,他向来是不想多问的,楚月的娇纵他可算是多次见识过了。

  比皇后的架子都大,比皇上的脾气都重,难以伺候,如果不是王爷身上的余毒没有清,估计也不能留到她现在。

  他们父女二人就用余毒来牵制王爷,让春儿都恨极俩个人的卑鄙。

  好在王爷一直都坚守己心,说什么都不册立王妃,她就是气的干瞪眼也没有用。

  “她要回去更好,无非是要去取解药,如果有可能的话。春儿你跟着她去。”

  萧钰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俩个人不言而喻。

  “是,王爷。”

  俩个人正说话呢!外面就响起了声音,说是要见萧钰。

  一听就知道是楚月了,只有她的声音才会是那么的甜腻,让人听着就起鸡皮疙瘩。

  “让楚月进来。”

  立刻寒冰脸上挂满了微笑,牵动萧钰的整张脸看起来都是如梦春风般的和善,温暖。

  很快就看着一身华贵的楚月慢慢的扭着腰肢进来,看见了座上的萧钰,立刻的是满脸微笑。

  “王爷~你看啊!这是楚月给您做的汤,都烫了一个水泡呢!您可都要喝完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