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晃儿而过,顾清歌已经是在这里呆了快有俩个月了,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

  现在每日除了和芷儿玩一玩小玩意儿,就是采采野菜,然后跟着芷儿学着如何的把这菜和肉进行研制,储备冬天用。

  还有一个多月,马上就要入冬了,所以大家都在匆忙的准备,顾清歌和芷儿也是越发的忙碌了。

  “芷儿,这个东西要去掉叶子么?”这是一个新的野菜,只有秋天才会有的,顾清歌怕是有毒的菜,所以遇到了奇怪的野菜,都会问一下。

  看着芷儿点了点头,然后直接的做示范,她才知道这野菜要怎么处理。

  “原来是这样!好,我知道了。”

  顾清歌赶紧做,着急在把陈大叔打回来的野鸡,野猪,野牛什么的肉质类腌制起来,这样就能在寒冷的冬日几日不出门也有的吃了。

  顾清歌发现自己是越发的融入到了个小村的生活了,每日都过的非常忙碌,没有空暇的时间去想别的。

  虽然每日都会累的几乎是倒头就睡,但是她感觉这样的生活真的是很满足,她感觉自己就应该一直都过着这样的生活。

  不用什么大富大贵,只就简简单单的这样就可以让自己非常的好过了。

  在不忙的时候,她还是会因为想起萧钰而哭,还是会因为想起萧钰而笑。

  她感觉自己的心思是越发的沉淀了,如果说她是一颗,明亮的珍珠,那她现在就是一颗内敛而向上的夜明珠。

  外面已经是飘起了小雪花,让顾清歌第一次的接触到了如此的寒意,往往在丞相府或者是王府都不会缺短了衣服,所以不会感觉冬日原来还可以如此的寒冷。

  直到是现在才知道冬天竟然是如此的冷,冷到了她的心坎中,越发的凉意渗透,让她有事没事的都会想起了以前。

  “芷儿,你看这外面的雪花,可是真的好漂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冷,你也是像我这样的冷么?”

  顾清歌对着芷儿说道,但是眼睛却是看着外面胡乱飘扬的雪花。

  她感觉自己的心思都已经是随着雪花飘啊飘,有时候想想这样的生活,是不是也自由自在,她到底是在期盼什么?

  是不是萧钰?是!

  毫无以为,她越发的思念萧钰了,明明以为自己可以忘记的人,却是在这个冬日里,她记得越发清晰了,不会忘记自己和他第一次的见面。

  更加不会忘记自己当年说下:我顾清歌要嫁只嫁给我心仪之人这句话时候他是何种眼神看着自己。

  她也许就是让他在初冬的那场雪中给吸引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冬日里,皇后为难自己,他是如何的帮助自己解决一个又一个难题的。

  那个时候顾清歌就非常的佩服萧钰,他怎么会那么的聪明,她就不行!

  她就会和皇后硬干,但是他就很圆滑,她后来最爱看的是他多次让皇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时痛苦的样子。

  那个时候自己就开始喜欢他了吧。

  曾经俩个人也讨论过,到底是谁先喜欢谁的问题,但是后来的结果是:俩个人因为利用而在一起,最后产生了真感情。

  他利用谁娶自己谁当皇帝这个承诺,她利用的是可以脱离丞相府的桎梏。

  不过好在最后是因为爱而结合在一起得,这就够了,直到现在二人都是想爱无比,想想这个冬日过去了,俩个人就认识了三年整了,就感觉时间匆匆如流水。

  芷儿轻轻的拍了拍顾清歌,把她从思绪中拽了回来。

  那些都已经是不存在的了,只有现在才是自己想要的。

  她要好好的活着,如果自己有朝一日可以见到萧钰,她感觉这就是她今生所求了“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以前我和夫君的事情,有些惆怅。”

  顾清歌赶紧的回道,否则芷儿又该担心自己了。

  芷儿用手比划了一下她,然后比划了一个小人,最后对在了一起。

  顾清歌和芷儿在一起也好久了,对于她的哑语,也是可以懂一些的,基本交流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他?我现在无法回去见他啊!”顾清歌淡淡的愁思缭绕在心间。

  她何尝不是想要去见他,但是她可以么?

  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在想想他此时身边的楚月,她就感觉自己做不到。

  对于爱她是信奉的,但是对于自己她永远都是信心不足。

  她总感觉自己配不上萧钰,萧钰那么的优秀,她本该和她是云泥之别的,可是没有想到俩个人就这么的在一起了。

  这本是够她幸福一生了的,但是没有想到萧钰也是那么的爱着自己,这就让她对于爱情是越发的憧憬了。

  vX酷匠7b网z#首r发

  可是想的越美好,最后就会摔落的多惨,有时候感觉是自己萧想了萧钰的,不然的话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不恨楚月,更不恨神医老人,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的私心,但是她恨她的意志不坚定。

  爱不一定是非要守护和得到啊!就算是相离,心中有他,看他过的好,无病无灾。这不是比什么都可以让自己开心的么!

  爱是奉献,是给予,是不求回报的,她要做这样的一个女子,心虽然会痛,但是生活依旧,坚强依旧。

  顾清歌喜欢发呆,一想到了什么就能在哪里呆呆的站上几个时辰,芷儿都习惯了,用不去打扰她,就是静静的看着她的美好。

  “芷儿,陈大叔怎么还没有回来?”思虑了半天的顾清歌突然反映过来陈大叔还没有回来,这平日里已经是回来好半天了。

  今日有些反常,她这么一提醒。芷儿也是发现了,顿时有些紧张和着急,这山中也是有猛兽的,没有个三五个人是制服不了的,如果爹爹单独遇到了,一定是没命回来了。

  打开门刚要跑出去看看,陈大叔顶着小雪,一步一个脚印的回来了。

  进了屋子就赶紧的掸了掸身上的雪花,然后把斗笠递给了芷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