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打算怎么办?”

  “他不是很想让他的女儿嫁给我?那就娶了!然后骗得解药和顾清歌的下落。当下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萧钰知道这是一个最不仁义,但是却是最实用的办法,神医老人可以威胁他,他也可以将计就计。

  虽然是下下之策,但是对于此时的情况却是最好的办法。

  tu最:q新J章t节@上S酷匠$网*

  “王爷可是要小心了。”

  毕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所以这一时间让春儿也感觉到了如果王爷不服软的话,真会有大问题的出现。

  到底是王爷的命更加的重要,所以一定是要先保住王爷的命优先。之后才可以找到王妃,争夺皇位。

  “王爷现在感觉如何?”

  王爷才刚刚醒,就这么劳心费力的应付这些事情,还遭受了这样的打击,春儿看着都于心不忍。

  “没事,你先下去吧。”

  不管是行还是不行,自己都要坚强不是么!清歌还不知道身在哪里!他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快速的好起来,不至于做什么都这么受制于人。

  黝黑的眸子中渗出了一抹忧伤,虽然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但是依旧会让心中难过。

  神医老人一回到屋子,楚月就跟了上来,不停的追问,这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放心吧,爹爹都给你安排好了,你就放心的跟着去京都就可以了,至于你能不能当上王妃什么的,女儿可就看你自己的了。”

  神医老人也是面色为难,自己能做的也就是如此了,至于其他,就要看女儿的了。

  楚月一听,这爹爹出马果然是不同的,这么快就搞定了,当下也是喜笑颜开的,眉毛都有些要飞起来了。

  软糯的撒娇声音传进神医老人的耳中:“爹爹,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爹爹你就放心吧,女儿有十足的信心的。”

  楚月就不信以自己的聪明伶俐和美貌,外加爹爹这方面的关系,她不能在京都混的风生水起。不能在萧钰的心中占据一席之地。

  可是她从没有想过,爱情的衡量不是看你多喜欢一个人,而是那个人会不会回眸看你一眼。

  神医老人也是没有办法,支不支持都已经这样了,女儿开心就好,他能做的就是极力的帮助,能做多少算多少吧!

  “爹爹,女儿如此的精明可爱,善良懂事怎么会不招人疼爱呢!”看着爹爹还在担心,楚月赶紧补充的说道。

  神医老人想着,女儿说的很有道理,嘴角也就扯出了一丝笑意,摸了摸女儿的头发,一脸宠溺。

  如果神医老人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达到了目的都不会放过顾清歌,他还能不能感觉自己的女儿善良了。

  顾清歌再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杂乱无章的摆放物,她就睡在一个酱色褥子上,身上盖着耦花色的被子,补挺落补挺,一片破旧模样,整个屋子的通风来源就是炕上的一扇小窗户。

  这就是她醒后看到的一幕,回想几日前她走在官道上往东走,就遇到了一伙黑衣劫匪,武功高强,二话不说上来就下狠手般的不死不休。

  她情急之际被逼山崖只能跳了下去,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竟然还很能活了下来,也是命大。

  劫后余生的欢愉一点都没有,心都已经死了,还能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以为能一死了之,天都不让她死,她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活下去?振作起来?

  只是轻微一动手臂剧烈的痛,昭示了她是捡回了命,却也是受了重伤。

  一声轻呼,痛感蔓延在整个心间,鼻尖酸酸的,竟是有些想要流泪的感觉。

  “女儿,快进去看看,是不是人醒了!”外面是一个老翁的声音传了进来。

  顾清歌赶紧的吸了吸鼻子,让自己坚强一点,在坚强一点。

  帘子掀起来,一个二八年华的小女孩儿走了进来,梳了俩个羊角辫子,非常的青春可爱。

  看到顾清歌醒来了,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一口小白牙都露了出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原本胖嘟嘟的小脸更加的可爱异常。激动的都要跳起来了。

  赶紧的掀起了帘子,朝着外面狠劲的摆手,小脸因为激动而泛红。

  顾清歌才感觉到这小女孩儿原来是个哑巴,不会说话,可惜了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儿。

  很快又进来了一个年纪四、五十岁的老人家,看到顾清歌醒来了,也是笑得满脸褶子都堆到了一起,非常慈祥。

  至少顾清歌印象中的父亲就没有这么对她笑过。

  “姑娘,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和善的声音,一看就知道是好人,而且是特别淳朴的贫民百姓。

  “谢谢你们救了我。”

  沙哑的嗓音,有些难受的吐出了这几个字节,顾清歌难受的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芷儿,快去给姑娘倒一杯水去。”

  老翁赶紧的回头吩咐女儿去取水,给顾清歌润润喉。

  名为芷儿的小女孩儿赶紧的就跑了出去端了一杯水递给顾清歌。

  只是一个陶土做的粗胚碗,顾清歌却是没有一点嫌弃的喝了下去,生死都经历过了,怎么还会差这点。

  水质略带甘甜,应该是溪水才有的特色。

  勾出一抹淡笑,看着喂她水和的小姑娘。

  “谢谢你,芷儿姑娘。”

  然后转回头看着老翁。

  “多谢你们救了我,顾清歌不便下地,难以谢恩,但是这份恩情我会铭记于心永世不忘的,来日有机会定会想报!”

  “清歌姑娘说笑了,我和芷儿采撷果子的时候看到你就那么挂在树上,也是你命大,可不是我们救的,这里是偏野孤村,这里一共就不足二十户人家更是没有什么大夫,只能是给你放到了床上,喂点我们采的药材,用板子矫正了你的断臂。这里粗简的很,你可不要介意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