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儿从顾清歌身上换下来的衣服,村子里有见识的村长说都够换他们一百余个村长还拐弯呢!

  他怎么能不心惊自己是救了个什么样子的人物。

  “对了,还有您的衣物芷儿给你换的,也给你洗干净了,就放在了那里。”

  老翁一指,然后芷儿也是让开了,让顾清歌可以看到她身后的衣服,然后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这衣服是她换的,也是她洗干净的,不用担心。

  “真是谢谢你们了,说再多的谢谢也不足以表达我对你们的感谢只能是日后有机会报答你们了。”

  顾清歌叹息的说道,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么好的人,她叹息的是自己命好,也叹息了这村子里的人如此淳朴,如果这天下的人都如此,那将会是多么得美好。

  “我这女儿是个哑女,姑娘你有事就尽管吩咐我的女儿就行了,管我叫陈大叔就好了。”

  陈大叔一脸的笑意,感觉这姑娘这么好,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看不开从那么高的山崖上跳了下来呢!

  “吩咐谈不上,芷儿对吧,真是好看,很可爱。”

  顾清歌看不懂她的手语,但是好在芷儿非常的懂事,也许是从小都听不见声音的缘故,所以异常的懂事。

  顾清歌有时候背后酸酸的,也不想麻烦她,只能是让自己尽量的动动,没有想到的是芷儿都不用自己说,她只看着自己的表情和动作,就知道自己想要干嘛。

  俩个人的交流突然就变成了顾清歌的话多,芷儿灿烂的笑容弥漫。

  顾清歌以往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但是和芷儿相处下来的这几天发现这个小姑娘也是一个非常孤单的小女孩儿。

  喜欢和人说话却是说不得,好在现在有个顾清歌可以陪着她,也是让她越发的高兴了。

  村子里的人本就不多,像她这么大的孩子更是少的可以了,所以芷儿平日里也难与人沟通,就有了自娱自乐的性子。

  可以自己玩一些小玩意,她现在都给顾清歌一一的展示看,她的这些宝贝。

  不是小嘎拉哈。就是皮筋,要么就是自己做的羽毛毽子,看起来都挺别致的,能看出来这个姑娘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儿。

  “都挺好玩的,你看这个,真是别致,都是你做的么?”

  顾清歌拿起了羽毛毽子问道,虽然她现在只能是躺在炕上,可是却看到了这样的东西也蠢蠢欲动。

  酷"‘匠i网c首发w@

  她对于这些东西也是有着无限的向往的,小时候除了诗词歌赋就是琴棋书画,因为大家闺秀要做的就是这些。

  所以玩的东西是一律不允许接触的,所以时间久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但是看到了这么自由自在,虽然不能说话的芷儿也是羡慕的。

  芷儿使劲的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中的嘎拉哈也是递给了顾清歌。

  这个东西顾清歌倒是没有见过,然后拿着看,涂得红红的嘎拉哈,好像是哪个动物的骨关节,很奇特的感觉。

  所以有些不知道这到底是做的什么的,有些好奇的看着,不明所以的想要看芷儿给她演示。

  芷儿果然是熟知人心,直接的拿起了嘎拉哈丢了起来,然后让自己的手速是越发的快了。

  看的顾清歌感觉眼花缭乱的,一时间除了新奇就是佩服。

  芷儿玩什么都是玩的极好的,就是让顾清歌倾佩不已。

  “你真是厉害,会玩这么多的东西,我就不会,不过我会玩这么,就只是这个,玩的还不好,只是看着别人玩过,才碰了一次,还让我的爹爹给骂了一顿,我的爹爹很凶的。”

  顾清歌回忆起了自己小时候的生活,感觉就是不堪一击的生活,让自己的童年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眉头不要这么皱着啊!我没事,只是想到了我的以前生活,没有关系的,已经是习惯了。”

  顾清歌看着芷儿的小眉头就这么紧紧的皱着,都快要把自己的小脸都揪到了一起去了,就感觉有些难受的感觉。

  就是这么一个丫头都知道心疼自己,可是自己的爹爹当时还不知道自己不是亲生女儿呢,就已经是这么对待自己了。

  她还有什么奢望呢!这就是人的命,命和命的不同,有些人注定这一生都是劳苦的,所以就是没有任何的金钱,但是他们会有稳定的家庭,快乐的生活,还有爱!

  对于大门大户的人家,除了纷争就是打斗,还有更多的是阴谋诡计和生死未卜。她已经是看淡了太多了。

  才会把人命都看轻了,看着他们这么贫苦还在积极的活着,顾清歌就感觉自己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活着才是最好的,自己还没有那么的不堪,只要是活着,自己依稀的那些才有可能和希望会达成。

  有些淡淡的害怕,如果不是自己的话,萧钰可能不用这样,但是如果没有萧钰这样的话,她怎么会领悟生活的真谛。

  “芷儿,天色也不早了,你休息去吧。”顾清歌发现自己发呆了很久了,就让芷儿也先下去,不用这么陪着自己。

  芷儿为了好好的照顾自己,已经是好多宿都没有好好的睡觉了,让她感觉到了非常的愧疚。

  这样一个陌生的女孩儿就能为了照顾自己是这样的,她就感觉对于这个家的亏欠就是越发的多了。

  芷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不想走,顾清歌知道她倔强的小脾气,也就不在勉强了。

  “那好吧,你过来,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你听过就好了,我说出来也是为了自己舒服。”

  顾清歌有些抱歉的看着芷儿,自己是因为她知道了说不出去才放心的说的。

  不然的话,这话她是怎么也不敢说出去的,不过看着芷儿的这个样儿,她也知道,芷儿是不在乎的,她反倒是因为自己要和她说话而显得兴奋。

  这小脸上都是微笑,还有那么因为兴奋而出现的一抹潮红。

  顾清歌才想起来,自己是外面进来的,自然是要跟她讲外面的事情。

  芷儿从小都没有出去过,对于新鲜的事物,她是好奇的,所以才会是这么的兴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