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懂,说错了话您可别介意啊!”顾清歌是关系则乱,这神医老人在这里了,医者父母心,自然是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自己瞎操心也只是会惹人烦,所以当下也是不说话了,就在一边打打下手。

  神医老人也是着急了,这关乎到自己的名誉,所以这接下里的人,他都是希望自己可以认真的去对待的,这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如此的对待。

  但是这毕竟是自己的一次试验,这这算是自己的半个徒弟女婿了。

  b酷…匠b5网x唯一正…v版I,◇1其p他…s都是!盗:%版w

  “你放心吧,一定会有办法的,只不过这一时间是想不到罢了。”神医老人也是劝慰道。

  雇请歌听了之后也是点了点头,算是心中有了底。

  只要是不能让自己最爱的人有生命危险那就遭一点罪吧,不然的话自己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现在只能是求这神医老人能尽快的想到办法了。

  “爹爹,怎么听说这药园来了人?”楚月也是刚刚从外面回来,听说了这爹爹竟然是在研制配方的时候竟然接了诊。

  这让楚月是万分的不解,这爹爹为人是特别的刻板的,所以对于这自己是有一定的要求的。

  做什么事情都是要认真而且专心的,所以在他要是研制药房的时候自己都是不得接近的。

  怎么也想不到这爹爹会接诊。所以这不特地来看看。

  神医老人一听,这是自己女儿的动静,十分的高兴,出门迎接。

  “你个死丫头,可算是舍得回来了。”楚月经常在外面闯荡,所以是甚少在药园中,这神医老人也是老来得女。

  所以是异常的宝贝自己的这个女儿,几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顾清歌出来一见,就发现这个楚月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女子。

  因为楚月看到了顾清歌的美貌之后竟然是满脸的不削,而且表情淡淡。

  顾清歌从来都没有这样被人对待过,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不对惹到了她。

  但是想想这人家都没有把自己当一会事儿,自己就不要上前去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了。

  这楚月也的确是有骄傲的资本,青丝随风舞动,芊芊细腰,肤若凝脂,峨眉淡扫,十足十的大美人。

  但是这一脸的桀骜所以显得整个人的脸都变化了。没有了亲和力,所以这让顾清歌感觉自己的性格和她根本就是不对路子。

  “清歌,你来,这是楚月我的女儿。”

  神医老人也是笑着给她介绍,然后牵着自己的女儿走进顾清歌。

  女儿从小让自己给娇惯的,所以这性格是有些桀骜,但是本性并不坏,所以这顾清歌的稳重正好是可以带带自己的女儿。

  “你好,我是顾清歌,应该是年长于你。”顾清歌不能不给神医老人的面子啊!只能是上前给楚月打招呼。

  楚月干脆死不搭离这顾清歌,这无故来这里的女人,她就是对这她没有任何的好感,不是勾引自己的爹爹,就是有事相求。

  所以楚月一向是看不上这样的人,故而对顾清歌也是没有什么好感。

  顾清歌感觉也是挺尴尬的,自己已经是很放低姿态了,怎么也想不到这楚月竟然是看都没有看自己,直接是一眼睛飘过去,全然的不削。

  “爹爹,你这是给谁人看病啊!不是说了,你研究新配方的时候不能有人打扰的么?”楚月也是撅着小嘴问道,这模样真是好不可爱。

  让神医老人都疼到了骨子里了,这孩子都多大了怎么还跟自己撒娇呢!

  “不是外人,这顾清歌是爹爹之前提起过的,想要收做徒弟的人,这来人就是她的丈夫,当朝七王爷,你说话可是要注意一点的,不能恣意妄为。”神医老人也是一脸正色的训斥。

  刚刚对于顾清歌的傲慢,这神医老人怎么会看不到呢,但是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所以在不好,这神医老人也会心疼偏向自己的女儿。

  “知道了,知道了,爹爹,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你看你还这么说我。”楚月直接是摇着神医老人的袖子,不停的娇声说道。

  “知道就好了,走进去,一会儿让下人多给你准备点好吃的,看这几日出去野的,都瘦了。”弹了楚月的小鼻子一下,然后也是万分的宠溺。

  顾清歌知道这个楚月,当初自己为了引出神医老人的时候不是没有打过楚月的主意,当初是下直接的把这个喜欢游荡的楚月给抓住。

  但是想来想去都是下下之策,想想当初还好没有,这楚月是个心眼十分小的人,所以这种人是顾清歌最不爱得罪的人。

  “还是爹爹好。”楚月甜甜一笑,这的确是乖乖女的样子,一脸的迷人。

  三个人一齐进了屋子,这萧钰还是在那里躺着然后隐忍着疼痛,身上已经是微红发烫,一层薄汗了。

  顾清歌赶紧心疼的去透了一个湿帕子然后给萧钰擦拭身体。

  “爹爹这床上躺得就是七王爷萧钰?”楚月对于萧钰也是有所耳闻的,这坊间传言,此人是最有可能当上皇帝的人,爱民如子,长相是丰神俊朗,身姿挺拔,性格温和,绅士风度,是个让人钦佩之人。

  所以这楚月此时见到了自然是少不了在多看几眼。

  结果这一看,就发现自己竟然是头一次见到如此俊秀之人,只是在这里躺着就已经非常的迷人。

  坊间的传言也不假啊!这萧钰果然是一表人才,仪态万千,这单单隐忍疼痛的时候就已经是万分的迷人了。

  在把眸子放到了顾清歌消瘦的身躯上,这个女人可真是好命,这么好的男人竟然是她的夫君,怎么也看不出来这顾清歌是哪里好。

  除了貌美还有什么用处?真是不知道这爹爹怎么会喜欢她,还要收她为徒,只单单这女人赌石天下第一?

  楚月感觉这就是不合常理,这人怎么会都喜欢这样的女人,一点的特别之处都没有,而且是非常的让人感觉是个平常人,老老实实的毫无情趣可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