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老人这次就要拜托你在救救我的夫君了,他突然间就发病了,胸闷气短,然后感觉难受,这有大夫给诊治说是活命不长”顾清歌一进去就开始迫不及待的说了。

  这担心的让自己无法言语内心的惊慌,是自己不对,没有照顾好他,及早的发现他的异常。

  后悔自己没有时时刻刻的跟着他关注他,让他才会有这样的危险发生,看着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萧钰,顾清歌感觉自己的心如刀割。

  “好,我知道了,我给他把下脉看一下。”神医老人也是行医多年,从来没有听过这什么病,是一时间发作的,之前毫无征兆。

  不过这看着萧钰是面色发青,白中透着黑气缠绕,这是中毒的迹象啊!

  不过这时候还不是能就这么肯定了,只能是让自己平心静气的给他诊治。

  小药童一看这来人竟然如此的厉害,这竟然可以让家主直接的给诊断,赶紧悄悄的把这门给关上了。

  然后给家主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

  顾清歌是急得额头上都冒了一层薄薄的汗了,总是感觉自己是最粗心的人了,他不舒服自己也算是日夜的在他的身边陪伴。

  ;-酷匠r网)首y发%`

  怎么会不知道呢!自己到底是有多粗心啊!越发的是不安,心中暗暗发誓,如果这萧钰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自己就随着他一起去。

  夫妻本就是伉俪情深,更加是这俩个人早已经是互许终身了,这顾清歌对于萧钰的爱意已经是深入骨髓了。

  神医老人也是知道这顾清歌如果不是着急的话,她是不会这样的,所以对于这萧钰的病症他也是下了心思的。

  半磕着眸子,然后一只手搭在了萧钰的手腕处,另一只手放在萧钰的心脏处,慢慢的感受,然后脸上也是越发的愁苦。这样的病症可是真心的没有见过,但是这脉象时沉时浮,而且这阴脉和阳脉跳动竟然是长短不同。

  这问题就是出在了这里,这让神医老人是知道了,这个人是误食了有毒的东西,要么就是特意的让人给吃了这有毒的东西。

  这身体的器官已经是消化了这东西,所以这一时间这东西会弥漫在萧钰的全身细胞当中,尤其是以他身上的各个大器官为主。

  而且是有长大和越发扩散的样子。

  这个毒不是一般人能接触到的,这一定是信任的人在身边喂的,而且是长时间的服用。

  这就是神医老人的初步诊断了。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么?”对于神医老人顾清歌是给予了全部的希望,所以这一时间看着审议老人松开了紧皱的眉头,慢慢的睁开了眸子。

  她就感觉这一切都是有希望的,如果这要是都没有希望了,那真是不知道这萧钰还有什么办法了。

  “这是毒,不是病,你们是怎么认为是病的呢!”神医老人哼道。

  这不知道就乱说,这要是病的话,这个人不赶紧的解毒,这必死无疑。

  “是有个江湖郎中给诊治的。”顾清歌也是让神医老人给说红了脸,这对于神医老人的话,顾清歌是完全没有半点想要顶驳的意思。

  他说的没有错,自己都没有查明白,这来了是直接的说道了萧钰是病了,所以这会非常的影响神医老人的判断。

  顾清歌直接的是羞红了双颊,仿佛是犯了错的小孩子,然后一点点的把头低下。

  “是毒?”突然想到了神医老人竟然说萧钰这么的难受而且被大夫给判定活不久的竟然是毒!顾清歌惊讶的问道。

  顾清歌感觉就太不可思议了,这自己是不可能看的不严密的,这每日俩个人的饮食都是专人试验才会食用的。

  这试食的奴才都没有任何的问题,这萧钰怎么会就出现了问题呢?

  “对,不用惊讶,就是一种食物类的毒素,这毒素你们可能都是没有见过的,但是这种东西是无色无味的,如果不是萧钰误食那就是有人要杀了他。”

  神医老人是淡淡的说道,这萧钰死活和自己是没有关系的,这也就是看在顾清歌的面子上。

  不过想想这身为皇子怎么可能是没有人想要杀害他呢。他这仇敌是想必不少的。

  “不可能是食物有毒,一定是有人要害他的,这个我回去之后会查清楚的,但是现在神医老人您有把握救救我的夫君么?”顾清歌一脸的恳求,这模样是我见尤怜,而且让人万分的感觉这个女人对床上这个男人的担忧。

  神医老人一直都是把这顾清歌当作是自己的徒弟一样疼爱,自然是不忍心拒绝了,只好是答应了会试试。

  “这个毒因为也是没有见过,但是可以尝试着给他解了,至于能不能成功这个问题就有待研究了。”对于这么神奇的毒素,这神医老人也是非常的好奇,自己是怎么有机会和时间如此的研究呢。

  但是这样越发有挑战的东西研究起来才是最复合神医老人的心思,只有是这样的话,神医老人才会是可以帮助顾清歌。

  “行,只要是您尽力帮忙了,清歌都是感激不尽的。”顾清歌也是双手合十然后拜谢了神医老人。

  帐外春光暖,帐内灯光明,这个地方是按着神医老人的要求,就一个帐篷和一盏蜡烛。

  接着这蜡烛微微摇曳的光芒,晃在了萧钰的脸庞上,这把他苍白的脸都照的越发的柔和的起来。

  “他这样疼太难受了,能不能给他吃点什么药是止疼的啊?”看着床上安安静静却是皱着眉的脸。顾清歌知道萧钰是难受着呢。

  从王府出来,他就没有好好的清醒过,这突如其来的中毒,是不是也让他措手不及了呢!

  “你如果想让他快点死,当然是可以给他吃止疼的了,这毒性只会是随着这止疼药麻痹他的心脏,然后都往他的心脏处汇集。”神医老人也是淡淡的说道。

  对于这个毒,自己也是一时半会儿的解不了,但是却是可以压制。

  他给萧钰封了穴位,所以这萧钰总是混混迷迷的,只有是这样这食物毒才不会侵入心脏太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