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母你原谅我吧,我脑子不好使,我不知道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的话,也不会让你和表哥这么生气了,姨母,你原谅我吧。”她在也不喊自己委屈了,她一个劲儿的不停抱歉,倒也是让老夫人心疼,这个孩子的心不坏的,只不过是性子让自己惯得有些娇纵,所以才会这样的。

  是自己的问题,和她无关,如果不是自己总是惯着她,让她知道了有什么事情自己都会给她担着,她也不敢这样的。

  看着她这自责的样子,老夫人也知道她是真的爱这将军府的,是真的知道错了。

  知道她这样,就越发的心疼,她从小自己都惯着,没有受过这苦,自然是现在不习惯了。

  “你表哥,你就放弃吧。姨母说过会给你寻一门好的亲事,你就放心吧,青青你听姨母说,如果一个男人真的不爱你,那你就是强行嫁过去也只是一个摆设,他都不会去碰你。到时候才是让你生死不能呢!不如早点断了念头。”老夫人语重心长的说道,这真是让自己无奈的一个决定。

  她一直想的是裴玄如果要是和青青在一起也挺好的,那样就可以让她死后都放心了。

  但是结果却是这裴玄一点都不喜欢这个表妹,也就是让她最无奈的地方了。

  只能是妹妹不能是夫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但是不喜欢自己总是不能强逼着的吧!

  所以只能是遵从儿子的意愿。

  韦青青的眼帘轻低,这个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她就是想要去改变也不可能的了,所以这也只能是认了。

  表哥不喜欢自己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了,她经历过了这一回事情已经没有脸在说当什么表哥的夫人了。

  姨母说的没有错,自己的确是在这里陷得太深了,应该在这个时候退出来了,才不至于让自己在爱情的这场斗争中粉身碎骨。

  韦青青仿佛是认命般的说道:“姨母你放心吧,我都相通了,这表哥只能是表哥,他只会是我一辈子的表哥,就让我在这偏院静一静吧。”

  老夫人看着如一夕间长大的韦青青,她感觉这也是好事,经历过了这次的事情,这也是让她看清楚了很多,这长大了,知道凡是不能在让她随意的任性下去了。

  老夫人点了点头,现在只能是这样的,但是看着现在的韦青青,感觉是平静了很多,有时候事情想开了才会好,不然的话这就是一个心结。

  “我明日会让人来这里打扫一下的,然后给你派一个丫鬟过来,你先在这里住着吧,有什么事让人通知我就可以了,你好好的反思一下吧。等你表哥气消了再说。”老夫人感觉自己能做的也就是到这里了。

  “姨母,谢谢你,真的。”韦青青感觉自己是那么的不懂事,可是姨母还是那么的保护自己。

  她是真的由衷的感谢姨母为自己做的一切的,她无限的感动只能化作这一句谢谢。

  “你这傻孩子......”老夫人看了看她,然后给她整理了一下哭花了的脸,然后领着丫头都也不回的就走了。

  这里真是让人呆着都压抑,她感觉自己真是老了,经历过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全身都是疲惫。

  “老夫人也别难过了,看着小姐这样你应该高兴啊!”这老夫人身边的丫鬟也知道这平日中小姐是什么样子的一个性格,现在竟然会这么懂事,也是替老夫人高兴。

  “这人不经历事儿,永远都不会长大的,这样也好让她长了记性,是不错的了。”老夫人也是高兴,她能有这样的改变,但是想想还是心疼。

  偏院的那样地方,怎么能是人待着的呢!

  “你明日找几个人去给好好的收拾一下,然后在派个丫鬟过去。”自己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不知道这丫头以后是什么样的呢!

  真是希望她能快点长大,不然的话这等自己百年老去的时候她可怎么办呢......自从自己的姨母走之后,韦青青就在这偏院的床上坐着,她感觉自己是委屈极了的,但是她现在感觉更多的是悔恨,没事在争抢什么呢?

  自己的身份地位忘记了么?多少次的了?怎么就是改不了这骄躁的性子,现在差点害了将军府,她感觉自己都后怕,这里就是她的家,她无法想象自己的家因为自己的一个错误的决定就葬送了,她是不是连死都还不清姨母对自己的养育之恩了。

  这么多年的刁蛮任性,她感觉自己在这一刻长大了。不在是那么的让人不可理喻了,她发现自己才是真的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不单单的只是去争抢男人,更多的是想着怎么更好的活下去。

  顾清歌......顾清歌......的确不是自己能比得了的了,这放下所有的成见,这次危局她能让自己转危为安不管是用了什么办法自己都是佩服的。

  ;最4x新(章m节上酷N匠K网(

  至少她韦青青是做不到的,这样的女人的确是值得一个好男人喜欢的,表哥自己是再也不要去想了,就想着如何的孝顺姨母,报答她的养育之恩就可以了。

  如果真像姨母所说的,会给自己一个好的婆家,她感觉自己的人生也就完美了,过多的也就不奢求了。

  人生就是如此,不需要你去争抢太多,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但是不该来的你就是怎么求都求不到的。

  时光荏苒,有些东西就是顷刻间的悔悟,不需要你有多么高深的意境,人总是会犯那种通病......第二日清晨,整个京都都显得非常的忙碌,因为所有消息都传开了,七王爷萧钰回京了,这冀州大灾情有了新的进展,而且听说是跟这尚书大人徐泽天是脱不了干系的。

  而且这尚书大人徐泽天竟然大胆的跑到了七王府,并且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说是自己的小妾疯了,其实就是要去包抄王府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