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吃饭不着急,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裴玄也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最疼自己的,这看着自己披着战甲就回来了,怎么能不关心自己。

  “什么事情那么重要,你去把衣服换了再说。”老夫人看着这样子也不是什么外出打仗啊!那就不是大事。

  “母亲,你就先不要操心了,管家呢?”这裴玄回来的急,这管家也是在外面办采买的事情还没有回来。所以这一时间出来迎接的人就独独的缺了老管家。

  韦青青一看这表哥上来就找管家,还是如此的生气,突然想到自己今日做的事情了,顿时心中“咯噔”一声。

  ^5看:◇正B版☆章)E节X%上Q√酷匠(、网

  知道自己闯祸了,但是她也不敢承认啊!只能是强装镇定,然后看着表哥的脸然后不自然的笑。

  “表哥,你这怒气冲冲的是怎么了?”

  “就是的,儿子,你这是怎么了?什么大事啊?快跟娘说说。”这让老夫人也越发的感觉这事情的严重性了,自己儿子向来是什么个性她深知,这一反常态,所以这让她也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

  “母亲大人,这七王府现在和我是什么关系,您不会不知道的,我这把所有的身家性命都押上了,这王府有事求助我的时候竟然有人胆子大的敢把信截下了,如果不是有萧钰的免死金牌,今日就已经看不到七王府了。”裴玄也是把话说的重了些,但是他想要母亲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

  这有人来上门给自己传递信函,他就不信这母亲一点都不知道,知道的话还不重视,这就是大问题,如果这眼光永远只在自己和顾清歌的那点事儿上才是真的会耽误大事。

  他现在担心的是家国天下,不只是自己的感情问题,所以这次的裴玄是非常的生气。

  老夫人听完之后果然是心惊,竟然有这么大的事情发生,她竟然都不知道,这什么人如此的大胆,竟敢为难七王府,更加让她不解的是这七王府来的信函她也是知道的,这怎么让人给劫走了!

  “这何人如此的大胆?这信到底是谁劫走的必须查清楚。”这老夫人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所以也知道这个事情的重要性。

  “这七王府来信我的确是知道的,说是要亲手交给你的,所以这信是直接就给了管家让他给你递过去的。”老夫人是知道这个事情的,只要是裴玄不在,这将军府就是老夫人主持大局,自然是什么事情都知道的了。

  韦青青在一旁听着俩人说话这腿肚子都转筋,这不会查到自己的头上吧?这管家哪里去了。

  这管家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再也不要回来了就好了,当初就应该斩草除根,这不会牵连到自己吧!

  韦青青害怕了,她真是没有想那么多,她怎么会知道这个尚书大人这么没有用,带着那么多的人去了竟然让顾清歌给制服了。

  她真是为自己没有准备后手而后悔,这如果不是自己大意了,今日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她感觉自己嗓子都是异常的干,让她都有些说不出来话了。

  “表哥,这管家好像是不在啊!会不会是管家有问题啊?”这个时候了,还是保命要紧的,所以这能把事情推到管家的身上就尽量的去推。

  姨母总是应该相信自己的吧!这管家在怎么样也是个下人,姨母会站在自己的这边吧!

  韦青青只能是这么的去祈祷了。

  她祈祷千万不要有事发生,不然的话一切都不好解决了。看着这个样子,这表哥随时都有要杀了自己的可能的,所以这韦青青发现自己的心跳都已经快要停止了。

  这老夫人一听韦青青这么说也感觉有道理,这管家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就不见了呢?

  “青青说的对,这有可能是管家有问题的,不过这在裴府二十多年真是没有看出来他竟然是这样的人。”老夫人也不太相信是管家的问题,但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不让她去相信,这管家偏偏这个时候不见了,而且这信就是在他的手上才出的问题。

  “母亲,这管家怎么可能呢!我怀疑是另有其人。”对于韦青青这裴玄从进屋就没有怎么正眼看过她。

  这个表妹是有多么的烦人他可是深有体会,所以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之后他是尽量的能远离绝对不靠近。

  而且这管家从他还没有生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在这家中伺候了,没有大功但是却是苛尽本分的人。

  他对于管家是那样的人不太相信,但是到底是信在谁的手中出现了问题,他不能确定,但是他怀疑可能是在管家派人送信的途中是出了问题的。

  这个解释行的通,几率大,而且也是比较可能发生的事情。只不过这个管家现在不在,这真是让他不知道应该是从哪里开始查好了。

  “你们派人给我整个府中搜查,看看这管家在哪里!”裴玄转身对着身后跟着的俩个近身将士说道。

  这都是裴玄战场上的兄弟,都是他的贴身近卫。

  得令之后就指挥着人去查看管家在哪里。

  “行了,这人都去查管家去了哪里了,你也别着急,是一定能找到的,你去屋子里换一身衣服吧!”这满身的甲胄,穿着都沉,这里不是军营,是家!所以这老夫人也是舍不得自己的儿子这么的劳累想让他穿的舒服一点。

  然后回头对着身边的婢女吩咐道:“你去让厨房给将军准备些吃食,动作都快点。”

  “行,那母亲我去换衣服。”裴玄也是听从母亲的关怀,知道这管家不找出来,急也不急在这一时。

  然后就会自己的屋子去换了衣服。

  等这裴玄都换了衣服出来了,梳洗干净之后这还没有管家的消息,他有些感觉不对劲了。

  “长风,你去让人给我查查这整个京都。”裴玄唤来了自己身边的近身侍卫。

  这个长风也知道自己的主子是在烦心什么,赶紧的道了一声“是”就去办了。

  长风刚刚走到了府门口,这管家就带着一堆人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