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把这东西都放这里就可以了。”然后回头看着所有人都看着自己,还有将军也回来了。

  他有些不解,用自己的袖子擦了一下这脑门子上的汗,然后笑呵呵的问道。

  “怎么都在呢?将军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这是刚刚的在外面采办回来,这老夫人马上就要大寿了,该准备的东西现在就要准备起来,不然的话,这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可不好。

  裴玄这一看管家的架势就知道他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实,不是他做的,他顿时这心中就放下了。

  被自己最为相信的人背叛,这是最让裴玄失望的。

  “你这是干什么去了?”裴玄没有上来就训话,而是问道他这是去干嘛去了。

  “老夫人要寿辰了,虽然还有俩个月,但是一些简单的东西最复杂了,我这有时间就赶紧准备准备,别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年年这老管家都是这样做的,只不过他没有说,这也没人发现罢了。

  听完这管家说的话,这老夫人的脸色也是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刚刚自己还在这怀疑他,他竟然会了自己的寿辰如此的劳心费力,自己真是糊涂!

  裴玄看了看母亲,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着管家。

  “管家,我有一事想要问,我听闻这七王府给我在今日送来了信函,我想问这信函在哪里?”裴玄就这么看着管家。

  这管家也是好心情顿时一凝,知道这裴玄问出来了这话就一定是有大事发生的。

  他今日比较闭塞所以这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没有什么耳闻,但是看着这个样子就知道了发生了大事了。

  但是这信函自己不是让韦小姐给将军送过去了?

  “韦小姐我不是把信给你了?你不是说你顺便就给将军送过去?”管家看着韦青青一脸不解的问道。

  韦青青一个趔趄,腿肚子都在打颤。

  但是脸上还是强装镇定,反驳道。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见到了你,怎么又从你手中拿了信?我干嘛我就顺道给表哥送信了,我今天这一整天都在家了,不信你们问我身边的丫鬟,长眉!”然后韦青青就一个眼神扫了过去。

  这长眉在韦青青的身边吓得顿时赶紧的顺着韦青青的话说道:“对啊,对啊!小姐这一天都在屋子中。”

  这韦青青平时的性子就不是很好,非常的娇纵不堪,动不动就下手打人,这身边的丫鬟总是生病,别人还以为是她们的身体体质不好呢!

  其实都是这韦青青给体罚的,这韦青青的狠辣之处,让所有身边的丫鬟都是从骨子中害怕的。

  何况她这个眼神已经就是告诉了长眉要看清楚情景说话,不然的话一会儿回去就有她好看的了。

  长眉那里敢得罪老夫人最疼爱的小姐呢!只能是下意识的回答。

  这管家一看这长眉都这么说,也是心中一惊,这自己明明是把这信函给了韦小姐的,这事情必须解释清楚了,这不是自己弄的就不是自己。

  “将军明察,这真不是老奴没有送到,这今日早上我在伺候老夫人早膳,七王府来人说是王妃亲笔信件要交给您的,我知道后就直接的要打算去给您送这信函,是您说的这信函不能转经他人之手,所以我这要亲自给你送去的时候遇到了韦小姐,这小姐说的,她正好要出去,就要把这信给你顺便拿过去,我不让她就说我是不是把她也当外人了,我哪里敢啊!只好是将信交给了小姐。”管家是一字一句的解释道。

  这事情跟自己是真的没有关系的,所以这绝对不能就这么认了。

  “将军,老夫人,老奴也是在这将军府也是有二十多个年头了,老奴不至于说是有什么大功但是也是勤勤恳恳的做好该我做的每一件事情,从没有做过对不起将军和老夫人的任何一件事,请将军和老夫人明察。”管家直接就跪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今天是生是死,但是这事情终归是要说明白的,让将军做决断,他不会那么容易的就让这韦小姐把罪责都推倒自己身上的。

  他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自己竟然把那么重要的信交给了韦青青,让她现在有机会反咬自己一口。

  韦青青一听他这么说,她就恨不得现在有什么东西能给自己撞晕过去,就不用去解释这个难缠的问题了。

  她想要推可怎么推得掉呢?这现在看来这表哥是信他比信自己要多的多了,这姨母也是对刚刚的管家也是比较歉意的。

  所以说现在的她就是怎么也不占优势。

  这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呢?

  韦青青感觉自己这一刻也是拿不出来主意了。

  “青青,老管家说的可是真的?”老夫人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韦青青,她是打心眼里不愿意相信这韦青青就是拿走信的那个人,但是现在这所有的罪证都是指向了她,这让老夫人都不得不信了。

  如果没有这么回事,老管家是不会乱说的,无怨无仇的,但是这如果真有这么一回事,这韦青青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老夫人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自己从小给养大的侄女竟然是这样的人。

  这让自己怎么可怎么说是好,现在就是自己想要去偏向她都偏向不了,这么多人在呢!

  而且这事关重要,必须是要查出来的,不然的话这整个将军府都是有祸患的。

  韦青青这下子直接的就让老夫人点名问了,自然是心中害怕的紧。她发现自己的牙齿都打缠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辩驳。

  裴玄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这八九不离十了。她一定是听老管家说这信是顾清歌给自己的所以她这才抢了去。

  虽然这不是什么重罪,但是这关乎到了今日的事情发生的大小,如果不是萧钰发现的及时让春儿带着免死金牌去领禁卫军抄了徐泽天的人。

  酷匠“V网;首D发(%

  估计现在的顾清歌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他真是后怕,这样的事情他是只允许发生这一次,再也不会让这样的危险在自己的身上给予顾清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