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心思,这国丈大人就是万般的不放心,这毕竟是跟自己的生命和自己的家族衰宠有关系的。

  所以这国丈大人也知道自己是半点都马虎不得的。

  心中是打定了主意,要找个人去好好的敲打敲打这个徐泽天,让他的罩子放亮一点。

  京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裴玄远在训练营也是听说了的,这才急急忙忙的赶回来。

  这属下来报,也是说不清楚,只是说了什么京中大乱,尚书大人徐泽天竟然带人包抄了七王府。

  七王爷回京途中听说,直接让侍卫春儿拿着皇上御赐的免死金牌直接是带了千人的禁卫军直接就秒杀了徐泽天那帮乌合之众。

  裴玄也是离得远,自然这属下听来的都不是最准确的消息,所以这下子他感觉自己都是听的消息是乱糟糟的了。

  但是他知道一定是顾清歌出事了,而且这个事情还过去了,但是至于顾清歌有没有受伤,这后续的事情是怎么处理的他一定都不知道,所以他现在要赶回京都,他想要知道这顾清歌怎么就这么的能逞强,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自己说。

  这差点出了大事的她难道是不知道么!裴玄感觉自己是有些生气的。气这个小女人自作主张,气这个女人不信任自己,气的更是她不懂得怎么去保护自己。

  所以裴玄是带着人快马加鞭的就赶回了京都,然后连自己的府门都没有进,大黑天的直接就去了七王府。

  裴玄此时心急如焚哪里是能在回府梳洗之后见去七王府的人,直接就驾着马去了......他到了七王府的时候这顾清歌和萧钰刚刚吃过了饭。

  看着风尘仆仆的裴玄进来还跟俩人惊了一下。

  “裴兄你这是?”萧钰问道。

  这裴玄穿着军装铠甲,手中拿着佩剑,他当然是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他以为这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倒是裴玄也没用人通报直接是急急忙忙的进来了,结果看着这夫妻二人在这里饮茶聊天,看着样子也不像是受伤了,所以这裴玄的心也是放下了大半。

  “七王爷。”裴玄先是拱了拱手,行了一个君臣之礼。

  然后才转头说道。

  “在营地外听到了这京都发生了徐泽天包抄七王府的事情,我才这跟灾情是有关系的,所以怕这出了大事,急急忙忙的赶回来,看看有没有事儿。”

  裴玄是真的着急了,也不知道这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就知道最后的结局是徐泽天入狱了,但是怎么处置的,怎么回事自己是一点都不清楚。

  萧钰一听,原来这裴玄是从营地赶回来的,他是去练兵了,怪不得这消息这么的闭塞。

  顾清歌就好奇了,这事情自己不是跟他说过了,他怎么能说自己不知道呢?

  “裴玄我不是给你去了书信,难道你没有收到?”这顾清歌也只能是猜测的问了,除非是没有收到,不然的话这怎么会不知道这事情如何发生的呢。

  顾清歌回头看了一眼玲珑。这信是她送的,怎么回事?

  玲珑不会去背叛自己的,这个自己是知道的。那到底是问题出现在了哪里了呢?

  “小姐,信我有让非常稳妥的人去送给裴将军的。真的。”玲珑也是聪明人,自然是知道这信现在就是整个事情的关键。

  顾清歌点点头,这个她是相信的,这玲珑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她派去的人也不会有问题,那问题就出在了裴玄府上。

  因为她让玲珑就把这个信送到裴府了。

  顾清歌皱眉看着裴玄......从顾清歌跟裴玄说有给他送去书信,这裴玄就眉头紧锁,自己明明没有接到什么所谓的书信啊!

  但是听到了玲珑说送来给自己了,那这自己不在府中在营地,也就是说这个问题是出在了他这边人的身上。

  “应该是我这边的人出了问题,这信我确实没有收到,如果你求助于我,于情于理我都不会不去的。所以看来是我失误了,没有想到这京都这边这么快出问题。”裴玄也是后悔,这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如果要素不是自己呆着没事就去营地,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好运,顾清歌没有事情发生,但是如果要是真的有了问题发生呢?

  裴玄感觉那个时候自己的世界都会崩溃的。顾清歌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找了自己。可是自己竟然不知道,这天大的误会是自己都不允许的。

  “没事的,没有事情发生就是最好的了。”萧钰赶紧说道,他知道这个男人的心,他喜欢顾清歌不会比自己少多少,他此时心中应该是万分的自责吧!

  所以这萧钰也是于心不忍赶紧的说道,这事情都没有发生就是最好的了。

  裴玄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紧紧的握着拳头,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他怎么可能是不会在乎的呢!

  这样的事情只允许发生这一次,以后都不会在有了,裴玄发誓这个事情自己回去一定要搞得明明白白的。

  不然的话就他的这颗心都是难以安放的,是他差一点就让眼前的这个女人出事的。

  更新/最快上8)酷QR匠d(网:

  “还好你没事。”长叹一口气,然后裴玄看着顾清歌说道。

  “真的没事的,你都没有看到当时我大义凌然的样子,你看了都会夸赞我的。”顾清歌也知道这个男人在钻了牛角尖。

  其实这个事情不怪他的,自己也是没有任何想要去怪他的意思,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情太重了,所以才会这样的让自己心中难受不安。

  “就你能耐行了吧!”裴玄也知道她这是故作轻松,一个女人,估计当时吓都吓死了吧,还大义凌然个什么劲儿。

  她的性子这裴玄是深知的,她这没有怪自己就是最好的了。他真是害怕这顾清歌怪罪了自己。

  这会让他更加的难受的,所以这顾清歌这么说话也是让自己心中安稳了一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