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的是真的啦!没事的,你也放心,这事就这么算了吧!下次我一定是会安排的更加的谨慎的。”顾清歌也知道这个事情也是和自己有关系的,所以也怨不得他的,如果自己安排的足够好,是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的。

  裴玄也是没有想到这徐泽天最后竟然会栽在了他小妾的手中。

  “他这小妾倒是有几分能耐。”不过想到这徐泽天竟然最后落得个这样的下场,他也是哑然失笑。

  “他这小妾的能耐大了,不单单的拿出来了他此次的罪证,更加的是把这徐泽天往年的黑账都给偷出来了,还让自己全身而退到了我这里,不过也正是因为她的到来这徐泽天才狗急跳墙的跑到我王府撒野。”

  对于徐泽天的小妾,顾清歌也着实是感激了一下,这如果不是她在萧钰回来的最后关头拿出了罪证,这徐泽天一定不会给自己机会的。

  想来这也是徐泽天命中注定,他就应该有此劫难。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这次的功臣的确是柳叶,不过这样的一个女人,对于这俩个大男人来说的确是没有任何的好感。

  男人最讨厌的就是女人的背叛,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只要是背叛就是他们所无法忍受的。

  裴玄看向萧钰:“你都没有回来怎么知道王妃有危险的?”

  “因为我回来了,他们竟然没有动作,我就开始怀疑是清歌把证据找到了,只有这个事情是比我带回来的人证更加的重要。而且,我不好对付,相比较我清歌就比较好对付了。所以我就让春儿带着免死金牌回来的。”萧钰就是这么推测出来的,顾清歌有危险。

  不得不说萧钰是个非常有脑子的人,这七王爷混迹这么久朝堂,这点心思还是可以揣测出来的。

  “七王爷果然是聪慧,这都可以判断出来。”裴玄哈哈一笑,可算是进了王府之后第一个笑容了。

  “这个是自然的了,为了我的夫人,我可是把脑子都用在了这上面了。”萧钰赶紧的就拉着顾清歌的手安慰自己的小心脏。

  搞得顾清歌和裴玄都是哭笑不得,总算这次是转危为安的了。

  “听说你是直接的就给徐泽天下到了大牢中?”裴玄看着萧钰忍不住笑着问道,试图转移他活宝的行为。

  “这可不是我给下大牢的,是她。还给人家专人看守呢!”

  萧钰一脸的你冤枉我的样子,然后直接手指顾清歌,表示这可真是不是他搞得,是顾清歌给徐泽天直接的就给下到了天牢中。还特别的狠厉让专人把守。

  裴玄这一听竟然不是萧钰是顾清歌也着实惊了一下,这个女人竟然是真的能做到这些。

  在他的认知中已经是很高看这顾清歌,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女人竟然还有这般能耐。

  “了不起!”裴玄这是由衷的夸赞,萧钰的身边能有顾清歌真是他三生有幸。

  顾清歌这个时候开始腼腆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不过想想她那个时候也只有这么做才是最好的办法。所以也只好是点了点头。表示事情的确是自己做的,尽管佩服吧!

  “行了,明日估计你也就是直接朝堂对证了吧,一般一品大员都是这样的审法。”裴玄虽然是常年在外,但是这一品官员是需要御前亲审的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对,明日就要去御前亲审,无论如何他都是逃不掉的了,只是可惜没有抓到国丈的小辫子,一劳永逸。”萧钰提到了国丈就感觉自己此仗打的还不够漂亮,满脸的失望之色,到底是让他给逃了。

  “别着急,这样的老狐狸不好抓,不过能让他断了一尾已经是最好的了,看他还能逃过几次。”

  裴玄对于这样的结果已经是万分的满意了,这国丈身边也就能用的人有限,所以他现在也是丢一个少一个。

  估计这都够国丈郁闷一阶段了。

  “也是,这明日在朝堂上你还得......”萧钰话没有说完,只是看着裴玄笑,裴玄自然是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能不能收起的笑容,看着慎得慌。”裴玄发现这萧钰和自己是太熟了么.....怎么这么的没有正经。

  }酷7匠,网$唯xM一;正版,28其@.他,.都是q盗《;版

  “行了,你赶紧走吧!我还要和我夫人去赏月呢!”听了裴玄的话,萧钰顿时是满脸的笑容化作了愤怒。

  就差说滚蛋,本王爷这里不欢迎你了。

  裴玄云淡风轻的一笑,然后也不多留了,这自己的家都没有回呢!估计回去之后母亲还得怪罪,而且他也是有事要回去查清楚。

  这到底是谁竟然如此的大胆,敢截下给他的信。

  看到顾清歌没有事情他也就放心了,但是说心中一点自责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我走了。”打个招呼,转身就走,这身上的战甲也跟着发出“嚯嚯”的声音,萧钰虽然嘴上是说的让他赶紧离开王府,但是还是亲自和顾清歌给他送到了府门外告别之后才回来。

  “你说他今天会不会把将军府搞个底朝天?”顾清歌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萧钰问道。

  萧钰搂着顾清歌就往寝宫走去,手指还淘气的不停拍打顾清歌的肩头。

  “估计是......不用估计了,是一定就是这样的,他这外表看着挺含蓄的,但是这暴躁起来我感觉就不是一个人。”萧钰撇嘴说道。

  这么关心自己的夫人,这怎么也多多多少少的让他吃点醋了。

  “你怎么这么说话,忘了人家怎么帮着你的时候了是不是。”顾清歌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这个没正经的。

  “哈哈。我就是这么一说,不过为夫说的一定没错的,他一定得搞得将军府鸡飞狗跳的。”萧钰这个说的可是实话了,这裴玄最见不得的就是自己手下的人不干净。

  所以他身为军士对忠诚度这点是要求非常的严格的,甚至可以说是严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