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说话是算数的。”萧钰负手笑着说道。

  “好,只要你说话算数那我自然......”这徐泽天的话还没有说话,就听到了一个人的高笑声。

  徐泽天一抬头看,竟然是国丈大人来了。

  “你们这里好热闹啊!我听说我的学生犯了事进来了,我来看看王爷不介意吧!哈哈哈!”

  国丈大人这从进来就不停的笑,然后抚摸着他的胡子。

  一脸的温和之意,但是看着就是绵里藏针。

  这徐泽天本来刚想要说出来这幕后之人,但是看到了自己的老师来了,吓得当场就不会说话了。

  萧钰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国丈回来,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偏偏赶到这个时候竟然他来了。

  这应该就是听到了风声,所以紧忙赶过来,怕徐泽天多说话。然后赶来威胁了。

  这萧钰真是心中愤慨也是没有办法,只要是这个老狐狸来了,那事情就难办了,这个时候是最好让徐泽天开口说话的了,错过了这个时间那之后就怕很难在他的嘴中说出自己想要的了。

  马上他说出了实情,这牢中这么多的人听着呢!也好当作是口供,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被打断了。

  “怎么会介意,这国丈大人来的正好,您正好看看您的学生到底是犯了多大的罪。”

  萧钰冷笑道。

  谁人不知道这国丈到底是来干嘛的,这个时候当然是来阻止这徐泽天多说话的。

  哪里有人会在自己学生犯事的时候好心回来探望不怕惹祸上身的,这分明就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来办。

  明知道这里有事,但是自己却是说不得的。

  “你这是犯了什么大罪进来的?我听说是你的小妾疯了?逃到了王府,你为了保护王妃?是这样么?”

  国丈转头严声鹤立的说道,一脸威仪。

  徐泽天这么一听,赶紧的跪下求救,老迈沧桑之态尽显。

  “老师......老师,求您救救我啊!我真是不想死啊,我不想要死啊!老师,老师......”徐泽天跪下扯着国丈的裤腿就不松手。

  他不知道自己的老师会不会救他,他也知道自己犯的是重罪,但是这都是跟自己的老师有关系的啊!

  老师应该尽力的去救他的,他今日既然是来了,就应该是有办法帮助他的对吧!

  所以徐泽天不顾颜面的跪地相求,他真的是没有活够,他真是怕极了,他不想要死。

  “你一个尚书大人,还没有定罪呢!你跟我这样成什么体统。”国丈大人想用腿把徐泽天蹬到一边去,可是根本就蹬不动他。

  “老师,我是您学生啊!老师我是为您.......”国丈没等徐泽天说完话,直接就给他蹬到了一边去。

  这萧钰刚刚就能听到自己想要听的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国丈直接就一脚过去给自己打断了。

  “你给我滚一边去,你这样的学生老夫可没有。”国丈往后退了退。然后直接就一甩袖子。

  可是突然从这袖子中掉落了一块金锁。

  徐泽天一看这金锁,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俩眼直愣愣的看着不敢说话。

  “国丈大人这是?”萧钰过去把这金锁给国丈捡了起来递过去。

  “奥!奥!这是我孙儿的,你看我这脑子,竟然陪他玩完之后就忘记收起来了。”说着国丈大人直接就把这金锁给收了起来。

  这萧钰发现自从这金锁出现后这徐泽天是一声都没有,不单单不会求饶,更加的不会大喊自己不想死。

  心中有疑问,但是这萧钰也不能问出来......“这徐大人怎么不哭闹了?”萧钰笑言说道。

  本是一句玩笑话,直接就给徐泽天吓得多躲出去多远。吓得身上瑟瑟发抖。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尊敬的老师,竟然会拿着他儿子,唯一的儿子的命来要挟他。

  这徐泽天老来得了一子,就这么一个儿子,而且还未成年,是徐家唯一的血脉,没有想到这国丈,自己的老师会拿着他的命来要挟自己。

  这自己的儿子到了国丈的手中怎么能逃得出来!别说是萧钰了,就是皇上也找不到啊!自己的老师多大的能耐他是深知。

  “不......不......不是的。”徐泽天直接说道,胡言乱语让人听不懂他到底是在说什么。

  “老夫怎么就有你这种不争气的学生,你说你好好的怎么就有了这样的小妾,还跑过去威胁王妃,你说你徐家是多大的狗胆子!”国丈大人一顿训斥,这徐泽天也是听不进去的,只是满心都是自己的儿子。

  他害怕,真是害怕了,他死,他们徐家的人都死了也不要紧,但是这他儿子绝对不能有问题啊!

  他就这一条血脉,如果他这儿子死了,那他徐家就真是真的断根了。

  他怎么可能不害怕!

  “国丈大人可说错了,这可不是他小妾疯了威胁我王妃,而且你这学生竟然就是这灾情的主使者,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这上万的民众人都是他害死的。他去我府上是为了要杀了他小妾夺回他的罪证的。”萧钰冷笑,这些国丈怎么可能是不知道的呢!他就是在跟自己装。

  酷:?匠\网,N唯z一。}正k版0t,《其l《他5j都X是#盗版

  他喜欢装,那自己就给他解释清楚,让他听得明白!

  这国丈果然是演戏的高手,听到了萧钰这么说之后,直接就吹胡子瞪眼睛的大喊:“孽徒!此等伤天害理的事儿都做得出来,此等丧心病狂的人怎么会是我的徒弟,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弟!”

  看着国丈大人竟然把这事情撇的这么清楚,他就越发的想要笑,这个人真是能自私到了这个程度,为了自己活命,竟然可以置徒弟完全不顾。

  这真是心狠手辣到了一定的程度了。不过萧钰怎么也想不出来这徐泽天的心境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的稳定。

  没有了刚刚进来的时候的紧张和害怕,反而是见到了国丈大人之后是越发的情绪稳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