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如果要是帮不了太多的话,顾清歌已经是多次的告诉了自己,一定要懂事,要宽容,要多多的为了他去考虑,这就比什么都好了。

  “真懂事,我们清歌就是最听话的了。”萧钰摸着她的头发。

  “萧钰,你是在哄小孩儿么?”顾清歌感觉自己是苦笑不得,他这样算是把自己当作是孩子一样的哄着么?

  “行了。也不跟你闹了,这还有正事要去办,我要先去一下这牢中看看才放心。”萧钰淡淡的说道,对于这个徐泽天自己是不会放过他的。

  既然敢做就要做好承担一切的准备,自己是不会给这样丧心病狂的人机会的。

  “春儿?你去安排谏官去见见他的家人吧!”萧钰看着顾清歌,意思就是这谏官的家人是在哪里!

  “在后院,然后让我给放在了密室中。”顾清歌赶紧的回答,这萧钰是在要跟国丈大人争分夺秒的准备呢。

  自己当然是能帮多少就要帮助多少了。

  “行,属下这就去。”春儿灵命就感觉的下去了,然后就去执行王爷的命令。

  “你在王府中好好的待着,我去去天牢就回来。”萧钰这话音才落,外面就有人高呼圣旨到。

  “看来是皇上知道了你回来了。”顾清歌看着萧钰说道。

  “闹的这么大动静怎么会不知道呢!”萧钰一猜就知道这父皇会知道的,毕竟自己的府邸竟然是让一个大人给抄了,而且是一个叛贼,这样的大事件怎么会传不到父皇的耳朵中。

  何况自己用的王峥就是父皇的人。

  只要是在这京城中,这父皇想要知道的事情,估计是没有人的事情是可以瞒住他的吧!

  “走!”萧钰牵着顾清歌去领旨。

  因为俩个人一个是王爷,一个是王妃,所以是可以免了宣读的,所以这太监是直接就把皇上的圣旨就给了萧钰。

  萧钰拿起来一看,是父皇的手书,而且上面说了,这天家的威严是不得侵犯的。

  就是单单的凭借这一点就可以治徐泽天的死罪,所以这场案子就由七王爷萧钰去代为执行。

  也就是萧钰现在做什么都是对的,都是可以的。萧钰感觉这父皇对于自己最近是非常的好,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表现好。

  更加的是因为这国丈的猖狂让父皇感到了危机,所以才会这么的严厉打击。

  “我去了,你在这里好好的休息。”萧钰捏了捏她的小脸然后笑道。

  “知道了。”顾清歌感觉的乖巧的点了点头。

  这个男人怎么能大庭广众的这样秀恩爱呢!

  O(酷匠#网唯Y…一7C正C7版T,其fR他l.都5w是)a盗z版G

  “公公也可以回去了,就说我会查明白一切的,然后明日会去在早朝的时候面见父皇把这一切的事情都解释清楚的。

  那公公也是高兴的点了点头,然后拿着萧钰给的赏赐走了。

  “放心,我会非常的老实的,休息,然后等你回来,跟我说你最近都遇到了什么。”知道萧钰是在乎自己的,所以才会这么一遍遍的嘱咐,她赶紧的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难得顾清歌这么的听话,萧钰也是高兴的就选了一匹好马就去了天牢。

  “王爷,您来了。”这顾清歌的命令是让禁卫军也守护着这徐泽天,所以这里面也是有着不少的禁卫军在,看到了萧钰纷纷的下礼。

  “行了,都起来吧,这徐泽天呢?”萧钰看向其中的一个人,然后那个人赶紧的就带着萧钰去看押徐泽天的地方。

  “怎么样,徐泽天,挣扎了这么久有用么?”萧钰看着徐泽天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的讥讽。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我都心知肚明,你不用这样的!”徐泽天深知自己是灭九族的大罪是定下来了,所以这言语中也没有了为人臣子的样子。

  “你做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儿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会有今天么?”

  萧钰也是真生气,这样大人自己都不应该是多和他说一句话,可是还不行,他想要的是这徐泽天可以供人出他的老师国丈大人也是参与了这件事的,这就是最完美的结果。

  因为这件事情可以铲除国丈大人就是最好了,但是如果这徐泽天嘴硬,就是不说,这萧钰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的。

  只能是认栽了这次拿不下国丈大人,总是感觉自己成功的机会还是有的,这萧钰就不想要放过这每一次的机会。

  “伤天害理的事情这谁没做过,只不过我没有想到这次会做的这么大,这不是我的本意的。”徐泽天说的这个话是真的,当初给水下毒的时候也是没有想到这么多,这都是后天才发现知道的,但是已经是晚了,这东西都已经是投出去了。

  如果自己在犹犹豫豫的,那死的就真的是自己的了,徐泽天不想要这样才会层层的压制,利用自己的官权。

  “是不是本意,那死了那么多的贫民百姓,你的心中就没有一丝的愧疚么?你可知道你这罪责是有多大?是要灭九族的,你死了不要紧,你这妻儿,你这父母都是要跟着你一起下去的,这就是你当初的本意么?”萧钰非常的生气,这个时候这徐泽天竟然还能跟自己这么的说话。

  “我也知道我会闯下大祸的,但是我真没有想到会死这么多的人,我当初真的是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我说什么也不会去这么做的。”徐泽天也是后悔啊!谁爱没事连累自己的家人,他现在就是典型的想要死都死不了的。

  “你也知道你连累了家人了,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坦白从宽,说出谁是主谋,我可以给你儿子一个生路的。”萧钰许下了这个承诺。

  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到的,不然的话徐泽天不会那么的容易就说出来谁是主使,这徐泽天被来是怎么都不会把自己的老师供认出来的,但是他听萧钰说的最后一句话心动了,这如果要是能放过自己的儿子,那自己家就是有血脉留下来的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说话算数?”他有些怀疑这萧钰会不会是骗自己。

  但是这转念想到这萧钰是王爷,想要做到这个并不是很难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