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妮子,下次在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对于萧钰的信,顾清歌可感觉比任何的东西都是重要的,所以这知道萧钰竟然又跟自己通信了,她感觉自己万分的激动和开心,萧钰这么的忙,能说上几个字,她就已经是非常的开心了。

  “知道啦!下次再也不敢了。下次有王爷的信我一定是第一个交出来给小姐。”玲珑吐吐舌头说道。

  知道是自己惹祸了,自然是非常的好态度,让顾清歌千万是不要怪罪自己了。

  看着小姐打开了信就笑的越发的开心,这玲珑也是好奇和信上都是写了什么的啊?

  “小姐,这笑这么开心是有什么好事么?”玲珑仰头往顾清歌那信上瞄了一眼问道。

  更q新●最$i快“~上9^酷匠m网0{

  “萧钰说他抓到了冀州那边国丈大人派来监视自己的人,而且那个人要杀了张中良张大人,竟然是让春儿给发现了,然后竭力救了下来张大人,萧钰是以那个谏官家人性命威胁他好好的活着!然后到时候会京中也可以在皇上面前是当面对峙!如果要是能一举拿下国丈大人是最好的了,但是如果要是不能一举拿下国丈大人现在也是确定能拿下徐泽天了。”顾清歌也高兴的很,竟然事情会发展的这么顺利,她这回是一点的都不用担心了。

  如玲珑所说的一样,自己是应该相信他的能力无人能及的,这样的男人是如此的优秀,竟然刚刚去了二十多天就已经把这一切该解决的都解决了。

  现在就是在查一些外部官员了。

  “王爷真是太厉害了,小姐你看我说的没有错吧!您这担心都是多余的,就没有必要那么的担心,什么事情不是咱们王爷去了就能办妥的!”玲珑倒是有些骄傲的说道。

  这王爷果然是大英雄,大能力者,如小姐说的,如此难的事情,竟然会让王爷这么轻松的就给解决了。

  这不是能力是什么,这不是让天下人都万分的信服呢!

  “嗯,是挺厉害的,超出我的想象,看来还是我对于他不够了解,不然的话怎么会之前那么的不信任他。”顾清歌淡淡的笑着说道。

  “小姐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您这不是关心则乱么!您说你如果要是不担心王爷,不爱王爷,您会那么的着急么?所以说啊小姐您就是太爱王爷了。”

  玲珑慢慢的给顾清歌分析道。

  “就你鬼主意多,就你鬼理由多......”嘴上顾清歌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心中却是对玲珑这么说是非常的认同的。

  自己就是太喜欢萧钰了才会对于他怎么关心都不会嫌弃多。

  他在哪里吃的饱不饱,暖不暖,这案子查的怎么样了,这冀州的灾民如何了?她各种问题每天都会想个几遍。

  “这送信的人有没有说王爷还要多久才能回来?”顾清歌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这萧钰从来就没有说过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是她最为不满意的地方,这连一个盼头都没有。

  “没有哎......”玲珑低着头说,这王爷就让人给送了信来,是没有捎口信的!

  所以到底王爷什么时候回来,如果他的信中要是没有写的话,那谁也不知道王爷到底是什么时候能回来。

  “行吧!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反正这案子也查的差不妥了,怎么推算也是快回来了,接下来我们这边有事要做了。”顾清歌长处一口气说道。

  “什么事情啊?”玲珑好奇这自己这边能做什么事情呢?

  “第一就是要让柳叶加快脚步让她赶紧的给我找出来证据,一会儿我会给柳叶写一封信,你派个准成的人给她送过去,告诉她对于她做的我很满意,第二件事就是萧钰让我调动暗金卫然后救出谏官的家人,这是他许诺给谏官的。”

  顾清歌自然是知道这萧钰的暗金卫是没有恩么动用过去的,这是他的王牌,所以一般的时候他都舍不得用。

  这顾清歌想了想,这事应该是有必要找裴玄的,不然的话,这事自己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儿家是做不来的。

  萧钰既然说了这事情是交给自己全权处理的,那她就可以让自己随意的去做了。

  只要是最后的结果救出来了谏官的家人就可以了。

  “第一个我现在就去办,第二个事情小姐想好什么时候开始动手了么?”玲珑也不知道小姐会怎么安排。

  “这裴玄最近是不是在府中,如果是的话那明天早上我去一趟,这个事情交给他办是再好不过的了。”顾清歌感觉这个事情就应该是给裴玄量身定做的。

  第二天一大早这顾清歌就到了裴玄的府上,来了之后和老夫人寒暄了一下,这裴玄就匆匆的赶回来了。

  “你没在府中啊?我还以为你在呢!”顾清歌也是惊奇,这昨天自己问玲珑了这裴玄是不是在府中,这玲珑打听之后才说的,是在府中的。

  可是这一早上来自己就,没有见到他,还以为是他在懒床,结果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风尘扑扑的从外面赶回来的。

  “我去了营地看看大家训练,然后听到你来了我才回来的。”裴玄笑道。

  “嗯,你去换身衣服吧!有事跟你说。”顾清歌也不多问,为什么是自己的情报出了问题,估计也是裴玄故意安排的。

  所以也没有多问的必要。

  顾清歌这边是刚刚送走了老夫人离开了这会客厅,这裴玄就出来了。

  “这到底是军士出身的!做什么都那么的快。”顾清歌拿着裴玄打趣道。

  “还有闲心拿我打趣?赶紧说吧,找我这么急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帮忙?”裴玄直接找了个椅子坐上去,然后拿着身边的茶杯一口就干了。

  “你这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你帮忙的?”顾清歌有些惊奇的说道。

  “听过无事不登三宝殿么?所以啊!你来了是准有摆不平的事情了,所以七王爷不在家你找到我了。”裴玄一脸的精明!然后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