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将军好聪明啊!说的对了,今天找你的确是有事情,我想让你帮我从国丈的手中救出来一伙人!”对于裴玄,萧钰都说了此人是精明的,如果有事是可以直接说的。不用掩饰。

  所以对于裴玄,顾清歌从来都没有想要自己有任何的事情是隐瞒这个男人的,他对自己有多好,自己是心知肚明,所以她愿意和他坦诚。

  “什么人?”裴玄没有想到,顾清歌今天来这里竟然是要找自己去劫人的。

  “一个谏官的家人,萧钰留着是有用的,所以需要你帮忙了。”顾清歌笑着说道。

  她其实不用来这里的,只需要一封信就可以了,但是她会感觉这个事情非常的重要,必须是自己来才好。

  “没有问题啊!看来是他查出来什么了。”裴玄点点头,然后回身跳到椅子上了,一脸的满不在乎。

  看着这样的裴玄,顾清歌笑了,也对!救回一个人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不过对于救一个谏官的家人,他就能猜出来这些人竟然就是跟萧钰查出来什么了,有关系,这个人果然是聪明!

  “对啊!查出来了,是国丈派人搞出了诸多的动作,然后造成了这灾情,才让这么多人活活的饿死。”顾清歌有些沉重的说着,这个事情,它是一个事实,不是一个故事,所以她每次提起来都会非常的难过。

  “国丈大人竟然敢这么做?那可是上万人命啊!”裴玄“嚯”的一下从椅子上起来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是人为的灾难,他就是在聪明,猜测也只是跟贪赃枉法有关系,但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为了让阻止萧钰和天地盟的发展可以做的这么绝。

  他这是不单单的要把这冀州变成死城!更要做的是把这脏水泼到萧钰的身上!

  一切都是人为的策划,那这就太可怕了,他一开始还以为是冀州倒霉就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问题了呢!

  “对,就是人为的!是国丈大人在水中放入了东西,然后让庄稼不生长,才造成了这个灾情。”顾清歌一五一十的跟着裴玄说道,她深知裴玄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他也是爱民如子,知道了这个怎么会不痛心呢!

  果然这裴玄知道了之后勃然大怒。不过想想也是,哪一个爱民,惜民的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不会震惊。

  人为的可以做出如此之事的人也是让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但是确确实实的是有人做了。

  顾清歌这个女人对于民不民的都没有什么概念的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是震惊!那可是人命啊!

  何况是这个大将军呢!他负责的就是保家卫国,爱的就是民,知道了这样的事情,他如果要是不生气的就怪了。

  “这个老王八,竟然如此的丧心病狂,为了他的一己私欲,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真是天杀的。”裴玄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气成什么样了!

  脸色由红转青,满脸的怒气!

  “这个事情还不能声张,现在我是在着手查国丈大人的学生徐泽天,这事情都是他一手在策划,他的学生在操作,现在已经是有了人证,但是缺乏物证,我在查。”顾清歌慢慢的跟着裴玄说道自己最近的成果。

  “哦?查到什么了?”裴玄也不是什么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对于这国丈用计残杀上万民众的事情也是放在了心中。

  这样的事情生气也是白费的,能做的就是努力的让这样的人绳之以法,不然的话他也太对不起这上万的人了。

  隐藏自己内心的情绪,压抑自己面目的表情,裴玄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还没有查到确切的证据,因为他把往来的书信和账目都放在了他书房的右侧,那里面没有人可以进去,但是我安排了一个女人......。”顾清歌似笑非笑的看着裴玄,估计是他也能听得懂自己说的是什么了。

  “你可真是够聪明的了。”裴玄笑着说。

  这徐泽天好色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顾清歌竟然可以想到这个办法,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

  “没有办法,我安排的人都进不到那里,只有这个女人了,她很聪明,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办到。”顾清歌对于柳叶很满意,不管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但是她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你选的人一定是靠谱的了,这个不用担心,既然就差等消息了,估计王爷也知道该如何去做,那我就帮你把人先救出来吧!”裴玄知道这应该都是萧钰的安排了,看样子他也是心中有数,所以自己现在知道的也不多,但是照办总是对的。

  “嗯,一定要尽快!”顾清歌听了萧钰说的之后,顿时感觉,就算是冀州的消息在闭塞,国丈在那里也不能就是有谏官这么一个人在,还得是有些小罗罗!

  所以这谏官没有得手反倒被抓的消息是一定很快的就会传到这里的,萧钰就是尽量的拖延和隐瞒估计也是瞒不了多久。

  所以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救人了,所以她才想到了裴玄。

  “放心吧!今晚就可以了,你给我时间地点,其余的我去查,然后今晚动手,明天我把人交给你。”裴玄淡淡的说道。

  这样的事情他是不会在乎的,因为顾清歌托付给他的不是什么麻烦的事儿。

  “午饭的时间都要到了,你要不要在我这里吃个饭?”裴玄看着顾清歌说道。

  “不用了,我要进宫,母后还找我有事情。”顾清歌微笑着答道。

  “差不多也是这灾情和他宝贝儿子的情况想要问问你。”裴玄挑眉说道,这个事情能猜测出来就是跟聪明无关了,这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k酷5!匠g网正◇6版首发Xm

  “差不多,那我先走了。”

  “我送你。”裴玄说着就随着顾清歌出了门。

  看着顾清歌远走,裴玄长叹一口气,这个女人,自己放弃了可惜不可惜只有自己知道,但是他不会后悔,看着她现在做事和言语之间都知道她在享受她的幸福,这样幸福的她是自己不愿意去打扰的,所以他只能是像一个朋友一样去关心,爱护,帮助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