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姑娘挽着她的胳膊不放:“别,别,别,你是皇上赐婚的,身体尊贵,怎么能让你给我行礼。我就是一介婢女算是,叫我舒文就好了。” 

  杜嬷嬷则搀着顾清歌的手。 

  顾情歌勉勉强强地行了个礼:“看姑姑说的。您救过我们王爷的命这点就比天都大,这就是一家人。我会很感激你的……” 

  “哎呀,你这个丫头可真会说话!”一面和她寒暄,一面搀着她往外走。 

  “您还是喊我清歌吧……”顾清歌和舒文说着话,渐行渐远。 其实舒文心中想的也是自己今天来就是想看看萧钰成婚的,但是没想到,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幸福,自己是看着萧钰长大的,他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喜欢,这自己活了这把年纪当然可以看得出来,但是没有想到这个丫头也是一个痴情的人。

  自己活了这么打一把年纪,自然知道感情的波折。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感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看得出来钰儿是喜欢这个丫头的。

  这个丫头就更不用说了,刚刚钰儿也算多有刁难可是她都是不为所动,看的出来是真爱。

  自己座位一个老人自然是不好多说什么的,何况钰儿是一个极有分寸的孩子。

  但是看着这个丫头自己也是忍不住的心疼。

  舒文身边的丫鬟、婆子立刻跟了上去,簇拥着顾清歌和舒文往偏院去。 

  杜嬷嬷和宋嬷嬷就交换了一个眼神。 

  屋子里很快就安静下来。 

  一个小丫头就手足无措地端着那杯茶走了过来:“宋嬷嬷,你看这茶……” 

  宋嬷嬷略一犹豫,杜嬷嬷已道:“既然冷了,就泼了吧!舒文姑姑在这里,咱们可是不好失了礼数。” 

  小丫头又去换了一杯新茶。 

  宋嬷嬷已恍然而笑。 这样才对,不然的话不知道娘娘会不会批评大家呢!

  顾清歌看着微微点头,知道这个嬷嬷是给了自己极大的面子笑道:“母妃刚刚说了,时候也是不早了,而且我是新人进了门,时候也不早了,我辞了大家,也该回去了。明天一早还要服侍王爷起床呢!” 

  Y酷D匠网I@首Q发%3

  “既是如此,我也不敢留您了。”舒文说着,亲自去打了帘子,“等哪天清歌闲些了,再过来宫中坐坐!我就在这里” 

  顾清歌笑着答应,低头出了内室。 

  就算自己在没有眼力见也知道是时间到了,只不过自己初次入宫不知道礼数罢了,当下面色也是羞红,但是她控制的很好,只是让人准备了轿子,然后就会了七王爷府。

  回去的途中,顾清歌感觉自己的眼泪毒要控制不住的留了出来,如果不是舒文姑姑陪着自己,真不知道,自己会让这些下人如何笑话。

  心中在是难受也要隐忍,顾清歌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处境。

  萧钰如果像之前那样的爱恋自己,对自己百般呵护,凭这些奴才怎么敢这样大的单子,都是有原因的。所以顾清歌也不怨天尤人了。

  也没有过多的怨恨,顾清歌感觉这一切都是命,所以也不在那么自爱自怜了,如果想过有这样的一天她说什么也不会把自己的真心拿出来,但是顾清歌骨子里是坚韧的,既然选择了,那就不后悔,因为自己的后悔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不如坦然处之。

  回到王府,果然萧钰还没有回来,他应该还在皇宫中,但是自己能做的什么?

  当家主母?恐怕自己没有这个能力,那就让自己熟悉这个地方吧!

  “小姐回来了?感觉怎么样?”第一个迎上来的自然是玲珑。

  “挺好的,你怎么样,还熟悉这里么?”顾清歌认为以玲珑的性子,怎么也会先在这王府中跑几圈的。

  “还没有,说是不让乱走动,要等小姐回来一起。”玲珑嘿嘿一笑感觉挺不好意思的。

  “行,你去找个丫头,然后咱们熟悉一下这里。”

  “好,我这就去,小姐,你喝个茶,我刚刚泡的,很好喝哦,我可没偷喝,我只闻了闻。”玲珑赶忙说道。

  “小样儿,你喝了又能怎么样,你快去吧。”顾清歌感觉玲珑在这里也是稍微的有些约束的,不如在之前的丞相府,不管如何,那里都是俩个人长大的地方啊!

  没多大会儿,玲珑就急急忙忙带着一个小丫头跑进来:“小姐,小姐人来了,这是小碟,竟然是咱们的人,但是今天才分过来。”

  “小碟是吧?”顾清歌问道。

  “是的,夫人,奴婢名叫小碟,来王府三年。”小碟赶忙跪拜。这是新主子是自己的天,自己当然是不会马虎。

  现在全王府上下也不知道顾清歌已经失宠了的事情。

  “你起来吧,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你就起来吧!”顾清歌本身就不是什么爱摆谱的主子,看玲珑就知道了。惯得都不成样子了。

  “玲珑姐姐说,王妃要看下这王府,想必小碟是可以效劳的。”恭敬的行了礼,才起来对这顾清歌说。

  看着小碟这清秀的样子,顾清歌还想着萧钰的管家真会挑人,这里的丫鬟没有一个是不像样子的,不失礼数不说还是那样的玲珑剔透人儿。

  “是啊!还要麻烦你带路了。”顾清歌轻声叹道。

  “怎么敢当,主子折杀奴婢了。”小碟感觉诚惶诚恐。

  这是天家的地方,死人都是分分钟的事情,能活着就好了,打骂都是常事儿,可是像顾清歌这样带下人的还是小碟第一次看到,所以当下感觉顾清歌平易近人。

  “起来吧,别动不动就总跪下,在我这里我都说了不用这样。你带路吧。”顾清歌感觉这小碟哪里都很好就是这性子弱了点。

  “是,主子,跟我这边走。”

  顾清歌起身跟着上前去。走出殿门。

  听着小碟林林种种的讲着府内的情况和府内的构造设计,然后又说清楚了各个地方的大致方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