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歌随后跟上,第一次走入这听雨轩,原来这阁里别有洞天,竟还有个后院,还可以听到潺潺水声,鸟儿的轻唱。

  还有长长的走廊,俩边时不时还有几幅画卷幽雅的镶嵌在雕花的墙上,房间很多,似在走迷宫,果然是王府,大手笔不是丞相府必得上的。只绕的顾清歌头晕晕的。

  很快管家就粘上了:“王妃,您原来在这里啊!王爷找您呢!”

  萧钰找她。干嘛?

  这是顾清歌的第一个印象和想法。

  不过嘴上却是答应到:“行了今天先到这里,小碟你先退下吧,管家你前面带路。不对,你带我回去去一些东西。”

  “是,王妃。”小碟得令退下。

  “来,王妃这边跟老奴走,不知道王妃手中拿得是什么啊?这边就是王爷的小书房了。”边走边介绍道,这个王妃真是古怪,回去取了个葫芦也不知道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跟你没关系,你好好带路。”

  应了一声“是”,赶忙带路不在多话。

  顾清歌总感觉心底怪怪的,还是带上她的宝贝去见萧钰比较好。跟着管家又好不容易一转角,管家停下身,恭敬的说道:“王妃,前面这一间就是了。”

  顾清歌好奇的探过头去观望,只看到雕花的窗微敞着,门并没有关闭,留有一条缝隙。很是好看的样子。萧钰的品味一直都不错,这个顾清歌还是知道的。

  等顾清歌回转身想要问清楚具体在那里的时候,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俏俏的退下了,这管家还挺神秘的,边想着,边走近那微开的门。

  透过门缝,顾清歌看到里面有一排排的书柜,各色图书分门别类,整齐的放着,再向里看,便可看到一张长长的书案,上面有很多书画,还有没写完的一些字,书案边摆放着一张大大的靠背椅,再向后看,竟还铺着一张宽大的木床,只不过就是比较简陋了,床上锦被铺盖一应俱全,再看……

  突的一张放大的俊脸冒了出来,顾清歌一个不小心啊的一声,吓的赶忙后退了一步,但是瞬间就反映过来了,是萧钰。除了他这里还有谁能进的来。

  “你怎么突然跑出来?吓死人了,你真是够了。”

  顾清歌愤愤的盯着那突然出现的俊颜。“谁让你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偷看什么呢!我是派人让你过来的,但是也没让你这个德行啊!”看着顾清歌那模样,萧钰不由的说着她,语气仍是很冷感觉没有什么温度,不过温度可是低了不少!

  边说着顾清歌边大踏步的走向了那靠椅,也没有给顾清歌开门的意思。顾清歌一看这样的态度,顾清歌也不客气,自己开了门走了进去。

  “什么鬼鬼祟祟,我只不过是找不到而已。管家只是说了让我进来,这里这么多的房间我知道是哪一个么!”

  萧钰根本就没有打理她,然后走进去,坐下,看着顾清歌:“你今天怎么就先回来了。”很普通的问话,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所以顾清歌感觉自己也没有必要太紧张了。

  “我以为你在忙,大家也都挺忙的,就回来了。”这个大家都挺忙的也不知道萧钰是不是真的听明白了,但是萧钰很明显,没有要继续问下去的意思,直接转移话题。

  “你还有事么?”顾清歌问完发现,萧钰还是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有时候顾清歌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上杆子他,难道天下真的没有男人了么?

  可是她告诉自己的就是要三从四德,既然选择了就不要轻易的放弃,不然的话自己和他终究会有一日会后悔,所以为了不让自己后悔,顾清歌能做的就是坚持衣袋内,在坚持一点。

  顾清歌看着萧钰根本就没有要跟她交谈的意思,但是总不能来了就干坐着吧!只好她先说话。

  “我今日看你母后的情况好像比之前我看到的她那个样子好很多,是不是我拿给她的药还是管用那么一点的。”顾清歌问道。

  “恩,好像是这样。”终于找到话题了,他那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缓和。

  还是他的母妃对于他来说是重要的,顾清歌也没有办法,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母妃辛苦的生下他养大他,而且还这么帮助他得到他要的一切,自己呢?所以也就没有那么计较的心了。

  相安无事就好,这就是她想的。

  “对了,我今天传令,王妃也就是你顾清歌不得随便出入府内,准确的说也就是你在没有我的允许下是不能出去的。”萧钰突然冷冰冰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顾清歌感觉他囚禁自己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怕自己跑了?或者是告于撞?还是?自己如果想要有什么动作自己早做了,何必等到今日。

  “你凭什么?”

  “凭的就是我是王爷,是这里的天,是主子。”

  “萧钰你太过分了。”

  “如果你不听话的话,应该是还有更过分的。”萧钰根本就是波澜不惊,,那边顾清歌感觉自己都快要被这个男人气死了。

  深吸一口气,顾清歌告诉自己,就不能跟他一样的。这件事情自己要好好处理,不然的话,自己比在相府的处境还要糟糕。

  更‘新o最快上酷5匠网◎

  “萧钰我不求别的,我希望我可以用我仅有的药材来换取我的自由,你母妃是你醉重要的人吧?”顾清歌问道。

  “自然。”

  “她难受是你这个作为儿子醉不愿意看到的吧!”

  “......”

  “我手里还是有一些药材的,我能换取我的自由么?”顾清歌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这是条件?”萧钰抬起头挑眉问道!

  “自然,你可以这样想。”

  “你既然这么说了......。”

  “可是拿了给母后冶病的药?”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声音中明显听得出是关心的。只有当问及与母后有关系的事时,顾清歌感觉他的语中才带有一些感情。

  “当然可以给你,不过你可要说话算话,要传话下去,今后凡王妃出府一律不加阻拦!”顾清歌不忘强调一下她的条件。猛的抢过顾清歌手中的药葫芦,打开看了下,的确是上次的药,没有什么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