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叶昀吃过早饭又歇了好一通才带着碧儿出门,难得阳光明丽,叶昀不急不迟缓慢吞吞的在花园里漫步。

  由于身子差,左相老夫人便下令说让她就呆在屋子里休憩,日常请安都免了,所以叶昀并不急着去给苏夫人请安,以免撞上她吃早饭,借机拿捏她。

  上回的事不用想也晓得苏夫人肯定记恨上她了,真是躺着也中枪,以后再去请安估量站的时间会更久一些了,只需这么想着,叶昀就好想多病上几天。 

  三步一走五步一歇,叶昀还是走到苏夫人的院门口了,正抵着头想万一待会儿苏夫人借机尴尬她,她该怎样办,就觉得到碧儿在拽她衣服,轻声道:“四小姐回来了。” 

  叶昀这才往另一条路上望去,正见叶明月火急火燎的往这边走来,叶昀见了就有些惊讶,回门才十天不到,她怎样又回来了,这是第三回了吧,不是说女子出嫁后难得回门一趟的么? 

  等叶明月走近了,叶昀这才看清她的脸色,跟上回回门没多大区别,只是眼睛有些红肿,似是哭过,叶昀心中就有疑虑了,叶明月新婚才小半个月呢,怎样就哭着回娘家了,难不成又在侯府里受了气,她看着不像是个会受闲气的主啊,压下心中疑惑,叶昀上前一步福身道:“给四姐请安。” 

  叶明月只是偏头扫了叶昀一眼,依旧迈着步子往苏夫人院里走,叶昀站直身子,跟在叶明月身后就要进去,碧儿在身后拉着她的衣服,小声嘀咕道“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叶昀顿下脚步,碧儿不似胭脂那般急性子,这会子止住她肯定是有缘由的,忙拉着她到一旁的背避处,小声道:“晓得些什么快说。” 

  碧儿四下瞄了瞄肯定没人,这才启齿,声音压得低低的:“奴婢听人家说探花郎马文才风流成性,四小姐进门前,屋里就有好几个通房小妾了,听说四小姐回门前一天有个得宠的小妾还被诊出有了身孕,四小姐这才一个人回的门。这事府里都传遍了,只是碍着苏夫人,不敢明目张胆的说。” 

  这些定远侯府的秘事能传进叶府来,不用猜也晓得肯定是那些陪嫁的丫鬟回来说的,叶昀想着叶明月刚刚那双哭红的眼睛,有些同情她,这就是盲婚哑嫁的结果啊。

  虽说出嫁前也探听了不少,可毕竟是人家侯府里的事,外面的人能探听得几,那些隐秘的事就更是少了,再说了,媒婆那张嘴,死的都能说成活的,谁上门提亲,会自爆家丑的,还不是带了张牛皮来吹,吹的好,成了,吹不好,换下一家继续吹,就看谁比拟倒运了。 

  叶昀想着,眉头就蹙了起来,她将来的相公腿有疾,这事她晓得,除此之外呢,是不是还有什么躲藏的是她不晓得的? 

  古时亲,最考究的就是门当户对了,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左相府屈尊降贵来求亲,叶府连吭一声的胆子估量都没有,所以叶昀连想毁亲的想法都没有,叶府怎样可能会为了她得罪左相府呢? 

  可是纵然身份尊贵嫁妆再多又如何,还有一辈子的时间要过呢,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要想离婚比登天还难,就算是现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们宁愿在家养个米虫也不愿离婚这样败坏家风的事呈现。

  就算是叶府也不会愿意,十有八九会偷偷赐死,谎称暴毙。 

  叶昀想着,就觉得古代女子活的苍凉,嫁进来的女儿泼进来的水,皆由男方处置,那种被当做政治阴谋的棋子就更是惨了,一旦出了事,她就会被推进来,婆家不待见,娘家不收容,最后的下场怎是一个惨字了得。 

  从程姨娘送的那两本带了教导意义的小说里回过神来,叶昀叹息一声,苏夫人精挑细选竟还给叶明月挑了一门不如意的亲。

  她也不晓得该说什么好了,定亲那会苏夫人可是拼了命的剥削她呢,备起嫁妆来更是不亦乐乎,要不是有老祖宗压着,苏夫人都恨不得把整个叶府给宛芸做陪嫁才好,只是叶明月在婆家受了气就往娘家跑,怕是愈加不受婆家待见了。 

  叶昀自嘲一声,这事又不是她能做主的她瞎担忧个什么,万事有苏夫人给她撑腰呢,叶明月回来了,苏夫人一时半会怕是不无暇了,她去了也是撞人家的枪口。 

  送个东西还得看人家脸色,叶昀抚了抚额头瞥了一眼苏夫人的院门,不由的叹息一声,“我们去四小姐那儿。”

  叶芙住的院子离苏夫人的院子不远,不过才半盏茶的功夫就到了,远远的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悠长轻浮的琴声,叶昀进了院子,寻着琴音就见八角凉亭下,叶芙正在聚精会神的抚琴,十指流窜,碧玉在她身后立着。 

  一曲毕,就听碧玉笑着恭维道,“小姐的琴艺又更近一步了,这回在梅花宴上定能夺得头魁,奴婢看九小姐这回弃琴而选舞,定是晓得比不过您。” 

  叶芙听了喜笑颜开,自得的昂着脖子道,“她的琴艺原就比不过我,选舞也算她有自知之明了。只是不知今年的梅花宴何时举行,别跟老太爷的寿辰撞一同了才好,不然,我们就去不成了。” 

  说着,把眼睛瞄向一边的梅花树,恨不得它立即开满花才好,收回视野时,这才看见叶昀站在远处,不由的皱了下眉,那呆子来她这里做什么? 

  叶昀见叶芙看向她这边,这才上前,赞道:“二姐好琴艺!” 

  叶芙昂着脖子,笑的越发的开心,只是出口的话就不那么让人喜欢了,“你不通琴艺,晓得什么,身子好了不呆在屋里做绣活,来我这里瞎溜达做什么?” 

  叶昀有些无语,明明被夸的快乐的不行了,还非得踩他人几脚才好,真不是普通的娇纵,拿出两盒雪花膏,叶昀笑道:“昨儿才买回来的,本来是想给母亲送去的,可在路上见二姐回来了,怕打搅了她们说话,这才给你送来了。” 

  叶芙听了,脸上这才显露几分欢送之色,迫不及待的翻开盒子,看着晶软的雪花膏,称心的点点头,“算你识相,没全送给老祖宗,不然我又得去找她要了。” 

  这雪花膏她本来是瞧不上的,只是见老祖宗喜欢的紧,又听叶青珊说这雪花膏有多好多好,这才去找老祖宗要了盒来,用了几天,觉得的确不错,也差人进来找过几天,没找到这才作罢。 

  ({看7¤正版mM章节上2\酷Hp匠d网e^

  碧玉在一旁见着有些羡慕,见叶昀没送她,便哼道:“怎样送二小姐的才这么一小盒,跟厨房婆子们的没差异。” 

  叶芙一听便抬了眼,有些不悦,碧儿笑着接话道“那怎样能一样,那些婆子的是胭脂自个儿掏腰包送的,这个是九小姐特地挑好的送二小姐和苏夫人的,送她们的是防衰老的。二小姐的是美白养颜,差异大了去了,虽说漆木盒子用的是一样,可价钱要高上十倍不止呢,要不是盒子差了点,这一小盒子不定都要十几两银子呢。” 

  叶昀听了,有些暗赞碧儿胡诌乱造的本领了,雪花膏是她们制的,价钱那还不是随她们定了,说高十倍一百倍,谁敢说不是呢。 

  叶芙一听美白养颜的成效,再听比她们的好上十倍,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思岑着回头找个银盒子重新装过,也不晓得上回老祖宗给端宁郡主送去的雪花膏她用没用,她要不要把这盒送去,可是一想又有些舍不得,最后把眼光投向了要给苏夫人送去的那盒子上。 

  玲儿在一旁兀自生气,只是没人搭理她就是了,她一个小丫鬟跟她们无缘无故,以前也没少欺负她们,她家小姐来了半天了,也不见她端盏茶来,谁吃饱了撑的去巴结她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