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的时分,碧儿胭脂两个服侍完叶昀洗漱便拉着叶昀去书房看她们制的雪花膏,叶昀一进书房就称心的点点头,书房早已没了昨晚的混乱,都整理的整划一齐的,那些炉子锅也都拾掇妥当了,除了书桌上摆满的小盒子,完整看不出昨晚有繁忙一晚上的痕迹。 

  制的雪花膏也不差,叶昀挑了一盒红柑味能够美白的雪花膏,两人有样学样,也都挑了一盒,没挑大的,都挑的小盒子的,叶昀将花梨木、檀香、乳香的各挑了一盒半大的,是准备给老祖宗的,一大盒乳香的给赵嬷嬷还有春暖的份儿,程姨娘那边都是小巧的小盒子,有六七盒,让她能够打赏小丫鬟。 

  还有那些守在门口等着胭脂买回雪花膏送她们的,最最重要的是厨房啊,谁都不能少了,得厚此薄彼,那么多的杏仁油得还啊! 

  酷m匠K“网l首W发…1

  这么一数下来,雪花膏根本就没了,怕宛容叶芙红眼找茬,也都特地给她们留了一小份,当然了,安神香只要左相老夫人有了。 

  总之,东西是分好了,但是不能就这么送进来,胭脂下午的时分拿着银子出府了,买了一大包的漆木盒子回来,临进门的时分,笑着跟那些婆子打招呼,“雪花膏买回来了,晚点给你们送去。”乐的那些婆子快乐的眯了眼。 

  胭脂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把空盒子藏起来,留着下次用,又拿着一大包去了门口,给了几个婆子一人一小盒,送完了又去厨房,送了一人一小盒,让每个人都高快乐兴的。 

  这回的快乐可明显了,晚上叶昀的饭菜比中午的时分好了足足一倍呢,碧儿胭脂的饭菜也不差,把两人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吃过晚饭后,叶昀便带着雪花膏和安神香去了老祖宗的留仙院,赵嬷嬷听说了叶府守门的和厨房的人根本都收到九小姐送的雪花膏,便晓得她肯定会给老祖宗送来的,这会子见胭脂拎着包袱来,心下就更欢欣了。 

  胭脂一见到赵嬷嬷便拿出来一大盒子的雪花膏递到叶昀手上,叶昀笑着送到赵嬷嬷手里,“上回叶昀病了,多亏了赵嬷嬷的照叶。” 

  “九小姐客气了,奴婢服侍小姐是应该的,”赵嬷嬷喜笑颜开的收下了,暗道九小姐是个懂事的,固然没像其他主子一样拿银子打赏下人,可这东西是用了心的比银子好多了,是有银子也买不到的啊,忙领着叶昀进了屋,胭脂拿着雪花膏去寻春暖了。 

  叶昀见了老祖宗恭谨的请了安,老祖宗自是听赵嬷嬷说及了,忙表示叶昀上前坐到她身旁去,叶昀也晓得她急着看雪花膏,便翻开包袱,拿出雪花膏,讲解道:“这时节蔷薇花曾经败了,这回的雪花膏是用别的制的,但是效果不差,胭脂买了好些回来,我每样给您送了盒过来,您先用着,看喜欢哪个滋味的,以后寻着时机就让胭脂多买些回来,这安神香全被胭脂买了回来,足有三十五粒呢,够您用一段时间了。” 

  老祖宗看着欢欣的紧,当下便赏了副金镶玉的耳环给叶昀。

  叶昀欣喜的接了,赵嬷嬷在一旁看着也快乐,九小姐送给她的那盒比老祖宗用的都大呢,见老祖宗快乐,便在一旁笑道:“昨儿晚上燃了最后一粒安神香,刚刚奴婢还担忧老祖宗晚间会睡不好,没想到九小姐就送了好些香来,老祖宗有福啊。” 

  老祖宗笑着点了头,看叶昀的眼神越发的和颜悦色了,好孩子,难得有了什么好东西都紧着她,比那两个孙女好多了,不想着孝敬她还从她这里挖走了一盒雪花膏,老祖宗欣喜的笑着:“我看那卖雪花膏的也是十天半个月才出来一次,都巧着让你碰到了。” 

  赵嬷嬷在一旁听着,就笑道:“这都是九小姐孝敬,差不多每天都让丫鬟出门去寻,次数多了,碰上了也就不奇异了。” 

  叶昀在一旁听的都汗颜,的确是十天半个月呢,人家连理由都帮她找好了,也免得她再多费口舌,其实也不用她多说什么,由于她压根就没出过门。 

  老祖宗听着点点头,和蔼的看着叶昀,“这回买了许多,花了不少银子吧,赵嬷嬷,去屋里拿二十两银子给九小姐。” 

  老祖宗叮嘱完又对叶昀道:“往常你也定了亲了,这雪花膏还有剩的就给左相夫人送两盒子去,我看着就觉得比那些胭脂水粉好,不油不腻,没准她也喜欢。” 

  这是教叶昀怎样讨将来婆婆的欢心呢,叶昀点头应了,老祖宗想着又觉着有些不妥,“那漆木盒子看着不像话,你拿了来,我重新装过了再送去。” 

  叶昀笑着应了,又陪老祖宗说了会儿话,见老祖宗乏了,便回了院子,想方法匀了两半大盒出来,其实,她个人还是比拟喜欢木盒子的,最好是那种朴素质雅的,泛着木香的盒子,看着心里舒坦一些,叶昀有时分就想,买椟还珠这事没准就能发作在她身上。 

  才拾掇好,叶青珊就带着碧月闻风而至了,叶昀晓得她为何而来的,但是脸上不露声色的笑问道:“天都这么黑了,晚上风又大,八姐怎样还来我屋里?” 

  叶青珊神色淡淡的撇了眼叶昀,皱了眉头问道,“听说你买了好些雪花膏回来,怎样也不见你送我一盒?”竟带着些置问的语气,仿佛叶昀欠了她的似的。 

  胭脂站在叶昀身后听着就有些生气,没见过上门要东西的还这么得意忘形的,该谁欠她的啊! 

  叶昀也不想与她纠缠,总归是要给的,不然真实说不过去,连厨房守门的她都送了,她再怎样说也是她八姐,便表示胭脂拿了盒来,叶青珊一见那盒子就有些不悦,“怎样才这么点大,没大一点的吗?” 

  厌弃小了就不要了啊,还这般挑三拣四,真当她是卖雪花膏的呢,叶昀闷着气摇摇头,翻着白眼胡诌道:“小的廉价,大的就买了几盒,送了老祖宗三盒,程姨娘那儿一盒,剩下的两盒得给锦亲左相夫人送去,所以就没了,连我本人用的都是小的呢,你要是嫌小了不要,就还我。”说着,拿手去抢。 

  到手的东西还她是不可能的,叶青珊身子一躲把雪花膏藏到背后,气的瞪了叶昀一眼,转身抬头去看叶昀的梳妆台,果真是个小盒子,跟她的普通无二,这才息了气,“再多给我一盒。”两盒小的差不多抵得上一盒大的了。 

  叶昀继续摇头,真恨不得出口轰人了,“没了,只剩下三小盒了,得给苏夫人和叶芙一人送一盒去,剩下的一盒送给二姨娘。”人人有份,没话说了吧,大晚上的跑来要东西,她活该欠了谁的。 

  叶青珊听了就有些气馁,看着盒子里的雪花膏越看越喜欢,扫了眼叶昀道:“下回遇见了,多给我买些回来,二姨娘的那盒我帮你送去。”

  叶昀点头应了,叫胭脂把送二姨娘的那盒拿给了叶青珊,叶青珊这才带着碧月走了,胭脂鼓着嘴看着叶昀,“您不会真打算下回多买些给她?” 

  叶昀站起身子拍着胭脂的肩膀,笑道:“放心啦,她不送银子来,我就只给一小盒,怎样着也不能赔本了是不?” 

  她可分明的听着叶青珊说的是给不是帮,找人要东西还不晓得摆低身姿,只需她稍稍坦率那么一点儿,她也不至于不念及姐妹情分,拿她当普通人看待啊。 

  胭脂听了,笑的眉眼弯弯,她就晓得她家小姐固然心软好说话温温柔顺的,但是也不是任谁都能欺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