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相见南宫轩进来,原就有几分惊讶还带着三分欣喜,这会子见他看向本人,忙道:“轩儿喜欢就好。”竟带着点讨好的意味。 

  左相说完还想上去问两句,南宫轩曾经把眼光投向左相夫人,天真无邪的道,“父亲他不反对,母亲,我饿了。” 

  左相夫人嫣然一笑,刹那间犹如怒放的昙花,幽雅绚丽,却是推着轮椅就转了身,自叶自的问话,声音说不出的轻柔,“轩儿想吃什么?红烧狮子头?糖醋鲤鱼?还是……”

  就这么才露脸就走了,连个礼都没行,似乎压根就没瞧见她,左相老夫人气的直想捶桌子。

  杨姨娘看着左相直直凝视他们越走越远的背影发愣,还有眼底流显露的盼望,气的将手帕绞了又绞,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了,那半傻子到底有什么好,连饿了都要找娘亲,左相还迟迟不肯让他让出二公子之位,那个庶女才十六岁,要成亲还要好几个月,她等不及了。 

  叶昀这一昏睡直到黄昏时分才醒过来,碧儿胭脂两个忙前忙后照叶她,叶昀心下打动,鼻子就有些酸酸的,眼圈也泛红。 

  胭脂见叶昀神色好转,脸色也没那么惨白了,人也肉体了许多,忙将今日叶昀昏睡期间发作的事通知她,当然捡叶昀最快乐的说了,

  “今儿老祖宗可是真生气了,当着众人的面就责骂了苏夫人两句,还罚了苏夫人院里几个拿钱不办事的婆子,还有那个药房狗仗人势的程管事,老祖宗让人狠狠的打了他二十大板,赶到庄子上去了,以后我们院里的一应用度全在留仙院里直接让白大总管拔过来,比规制还添了三成呢,这白大总管是老太爷的人,人很耿直,还有,老祖宗还拨了两个扫院子的小丫鬟过来,人很勤快呢,如今可让她们过来见礼?”

   碧儿在一旁听着,摇着头拿手去戳胭脂的脑门,瞪了她道,“你呀真是个急性子,小姐才醒,哪有那么多精神去见她们,以后有的是时机呢,她们又跑不掉,你急个什么啊。” 

  胭脂鼓着嘴,红着脸东瞄瞄西瞅瞅,看着桌子上一大堆的补品,又找到话头了,“这一堆是老祖宗差人送来的,这一堆是左相府派人送来的,都是好东西呢。” 

  叶昀瞄着堆得老高的桌子,眉毛不经意的挑了挑,“左相府送来的?” 

  胭脂点点头,自得的笑着,脖子一昂,“可不是,锦亲左相夫人可喜欢小姐了,小姐还睡在病榻上她就将亲事给定下来了呢,奴婢可都从未听说过呢。你是没看见左相夫人给你戴镯子时苏夫人那副臭脸色,奴婢当时都没差点笑出声来,憋的好辛劳。”那觉得,比她定亲还让她快乐。 

  叶昀这才抬起手来,那如血剔透的镯子让叶昀顿感千金重,叶昀心里明白,今天老祖宗这般注重这事,肯定是看在左相府的面子上,这桩婚事怕是板上钉丁了,左相夫人怎样这么急的定亲,好歹等她身子恢复了再说吧。 

  叶昀望着天花板哀嚎,天啦,她都还没见过对方长的什么容貌呢,固然左相夫人是美的没天理啦,可是她将来相公美到何种水平,好歹让她见上一见啊,不过九王爷也是悲催,还没见过呢就撇到一边了。

  万一基因突变了怎样办,别哪次走到大街上,见了面都不认识,叶昀一想到这种可能就想捶胸顿足,勇士断腕,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 

  碧儿在一旁瞧叶昀的样子就摇头,不过这桩亲事对小姐好,她们也跟着欣喜,只是有些微的感触,要是二公子爷没有腿疾就好了,不过转念一想。要真是那样,这桩婚事八成也轮不到她家小姐,有得有失好矛盾啊。 

  抛开这些乌七八糟的想法,碧儿去了外间端了米粥进屋,伺候叶昀漱了口后服侍叶昀吃着,虽然白日里喂了几次,可哪顶饱啊,叶昀正饿的发昏呢,也不用碧儿一勺子一勺子的喂了,让碧儿搁在桌子上凉上几分钟后,啪啪的几口就下了肚。 

  吃完后,叶昀又靠着大团花迎枕上眯着眼睛养神,想着昨晚的小伤寒怎样就这么严重了,看来这副身子还是太虚了,得好好补补,不然以后有个伤风感冒的不是要她的命吗? 

  这般想着,鼻尖就闻到一股子药味,胭脂端着药汁近前,叶昀忙捏着鼻子,摆手道:“端走,我不吃。” 

  胭脂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叶昀,断然否决道:“不成,上回小姐就是不吃药病才没好透,这回的药一定要全都吃下去,一滴都不能剩下。” 

  叶昀见胭脂和碧儿两个大有她不吃就强灌的架势,心里有些发虚,她这会子还病着呢,就算好的也拗不过她们两个啊。

  叶昀忽然就有种处于弱势的觉得,她们两个居然以众欺寡啊,叶昀憋着嘴一副不幸巴巴的样子,“我吃还不成么?” 

  胭脂碧儿这才松了口吻,她们也是怕啊,这主子要真不吃,她们可还真没法子,总不能真强灌吧,见叶昀捏着嘴一鼓作气的把药喝了下去,忙将蜜饯送上。叶昀撅着嘴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瞅的她们头皮发麻,想脚底抹油逃的远远的,暗道:就没见过哪个主子有她家主子这般厌恶吃药的,可上回见她制药丸的时分好的很啊。 

  叶昀一连吃了好几个蜜饯才把嘴里的苦药味给除了,歪着个脖子想了个法子道:“你们今晚就把药全都制成药丸,我吃着就不怕苦了。” 

  碧儿胭脂两个有些不信叶昀了,她能救快要死的右相夫人,自个儿却病成这副容貌,莫非真是医者不自医?

  她们还是决议听张太医的话,人家可是中规中矩的太医,比九小姐牢靠多了,不理睬。

  叶昀的话,连着摆手道:“小姐还是老诚实实的吃药吧,有蜜饯压着也不是很苦。” 

  叶昀气的呀眼睛都红了,这药可要吃个不少时日呢,那还不得活活苦死她啊,胭脂见了叶昀凄惨的憋着嘴的样子就有些不忍,总归是把药吃到肚子里就是了。

  小姐再怕吃药也不会拿自个儿的命开玩笑,便和碧儿磋商了一下,这才妥协:“先吃三天,以后的都制成药丸。” 

  叶昀一听,忙咧嘴笑了,“今天吃了药的也得算上,那也就两天了。” 

  胭脂碧儿两个忙撇过脸去不看叶昀,“才不算呢,是接下来的三天。” 

  说完,两人约好的似地连眼睛都不瞄一下叶昀,端碗的端碗,掌灯的掌灯,忙活去了。

  留下叶昀瞄瞄这个看看那个,晓得这估量曾经是极限了,别再讨价讨价适得其反就不好了,这两丫头也是关怀她,叶昀心下打动,要不是有她们两个,她怕是要受不少的罪。 

  叶昀四下瞄了几眼,最后又把眼光打到手上的镯子上了,血玉可是好东西,她这个质地上乘就更是难得了,能值不少银子呢。

  可惜不能卖了,可要是真卖她也舍不得,不过她另外还有两个镯子,要是想卖的话倒是能够思索思索。 

  碧儿胭脂两个把叶昀一个人落在屋里哪放心啊,在院子里饶了两圈后端着绣篓子就进了屋,见叶昀对着镯子发愣。

  Z}看正D版L章!《节上●酷匠¤E网

  不知想什么竟还笑了起来,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睛里都流显露一样的表情:九小姐思嫁了! 

  要是叶昀晓得她们此刻的想法,非得从床上跳下来一人一板栗不可,她可是在想正派事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