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见胭脂碧儿坐在她跟前上了绣棚子,就有些不解,“屋里剩下的不还能够用很久么,干嘛又要绣?晚上绣这个伤眼睛。”有那闲时间给我制药丸去吧,叶昀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碧儿听了,举起手里的绣棚子笑道,

  “这是给小姐绣嫁妆呢,四小姐嫁给探花郎马文才都绣了好些东西,小姐可不能落了她去,先备着,省的到时急,这料子是上回苏夫人送来让小姐给四小姐绣帕子的。用在王府里也不差,如今四小姐都出嫁了,总不好还回去,搁在那儿也糜费,我们晚上闲着也是闲着,都给小姐绣帕子,我跟胭脂两个每天晚上绣一条,还有荷包,过两日奴婢再去找白大总管要些料子来,也绣几百个放哪儿备着……” 

  叶昀一听,脸红了头大了,两眼翻着,今儿才定的亲呢,就想着嫁了啊,她记得这两丫头昨晚才劝她不要嫁来着,咋才一天时间就全反着了,恨不得她出嫁了? 

  叶昀见她们两个是真上心了,不由叹息一声,叶明月出嫁是她亲身绣的,这会子轮着她了,却是两个丫鬟帮着绣的,就是她想碰,她们两个还不让,理由足着呢,“小姐好好养身子,以后少不了小姐入手的时分,等左相府下了聘送了尺寸和样子来,姑爷的衣服可都是要小姐亲身入手的,奴婢们就是想帮都不成。” 

  这话把叶昀给窘的恨不得窝在被子里不出来才好,得,以后她们绣东西的时分她绝对不多说一句了,几乎就是自掘坟墓。 

  第二天才吃过早饭,程姨娘和赵妈妈就来了,见叶昀比昨天好了许多,固然脸色还是有些惨白,但是肉体多了,程姨娘脸上就有了些笑容,但还是忍不住指摘两句,“昨儿可吓死姨娘了,往后睡觉前可得把窗户关严实了,不许依着性子来了,以后有什么事得先通知姨娘,不许瞒着。” 

  说完,嗔瞪了叶昀一眼,都烧成那样了,还不让丫鬟去禀告了她,这屋子里的丫鬟也太过听她话了点,真不晓得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这两个丫头倒是机灵,及时帮叶昀退了烧,不然……她都不晓得下半辈子要怎样和青珊那丫头依托谁,怎样过了。 

  叶昀听了赶紧点头,举出三根指头作赌咒状,“我保证以后一定关严实了,绝对不吹半点寒风,程姨娘这回总能放心了吧,我这病来的快去的也快,再加上张太医的药,曾经都好的差不多了,都能下床了呢。”说着,叶昀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程姨娘忙止住了她,假斥道:“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哪里就好了,快盖好被子认真又着了凉,别看你如今肉体头还不错,走不了两步路,腿就乏力,听姨娘的话,好好在床上养着,什么时分才算好,姨娘看的出来。” 

  叶昀憋着嘴,磨了一早上,碧儿和胭脂也不让她起来,这会子来的更精明,固然是走不了两步路,好歹让我坐在凳子上啊。老扑在床上,电视电脑咱就不说了,连半书都没有,这日子整个就一苦熬啊! 

  叶昀拽着姨娘的手,摇摇摆晃道:“姨娘屋里有书没,借我两本瞧瞧吧,不然我老呆在床上闷的慌。”见程姨娘显露欣喜的神色,叶昀忙又加了一句,“诗词歌赋就不要了。” 

  程姨娘被叶昀弄得有些无力了,八小姐四小姐素日里的就爱那些个诗词歌赋,怎样到她这儿了就全抛开了不用,固然是与左相府定了亲,可听说二公子爷诗词歌赋样样通晓啊,叶昀要是不会点怎样成,便语重心长的劝道:“诗词歌赋还是应该学一点,以免嫁进王府被人小瞧了去,要苏夫人找人来教你是不太可能了,等过十天半个月你身子好了,姨娘再帮你补上。” 

  叶昀听得自然是打动不已,但是打动归打动,要她学起平仄来不是要她的小命么,古代女子学习这些不都是为了博个好名声,再有就是未来能够与夫君红袖添香。

  可是她用不着啊,不就是添香么,她会啊,那个,诗词歌赋就不用学了吧? 

  叶昀肚子里的那些小九九,程姨娘看着就明白个七七八八,叶昀这会子病着,也不能给她添堵,回去后便让院子里的小丫鬟送了两本无伤大雅的小说来,还有两本叶昀特地要的天文方面的书,一本《西游志》,一本《民间闲谈》,可乐坏叶昀了,她胜利迈上摆脱文盲这一条道路了!

  在床上待了整整两天,那两本扭扭捏捏无伤大雅的小说都快让叶昀给翻烂了,嘴皮也快磨破了,碧儿胭脂两个这才同意让叶昀下床,叶昀当时开心的啊,恨不得飞起来才好,忙去院子里透气去了。 

  这两天床榻旁的窗户不断都关着,就是开着也就一小会儿,还拿屏风给挡住了,叶昀都有种坐牢的觉得了,更是让叶昀下定决计将身子养坚固了,要她再过几天这样的日子,她真实是受不了了。 

  下了床叶昀就活发了,这两日的伙食比先前好了不晓得几,上回并着药材老祖宗还让人送了二十两银子来。叶昀就沉思着该报答报答老祖宗才是,顺带把这个靠山绑坚固了,既然老祖宗喜欢她制的安神香,那她就投桃报李了,赵嬷嬷人也不错,喜欢她制的雪花膏,也得送她点儿,以后仰仗她的中央还不少呢。 

  }:更新}、最Y快u上7酷0?匠网

  只是许多的花花期已过,少不得得另想法子,叶昀便让胭脂出府买了花梨木、檀香、乳香回来,这些都是能够代必需的花的,还买了些红柑回来,其他的例如蜂蜡,自是少不了的。

  好在以前胭脂每次出府的时分,几都带些回来,还有空的漆木盒子,大的小的备了好些,所以资料是备足了,叶昀又特地叮嘱胭脂去厨房弄了几大桶的杏仁油来,胭脂跑了两趟呢。

  叶昀如今和左相府定了亲,身份就不一样了,背后又有老祖宗呼应着,那些想巴结的人就多了,去厨房要些什么也就容易了。 

  该怎样做碧儿胭脂都晓得,叶昀只需将用料比例配好了就成,又在漆木盒子上做了标志,抗衰老的,美白的,什么滋味的,逐个分清,以免弄混杂了。 

  没有陈妈妈在,做什么事便当自由多了,三人忙活到半夜,制完了雪花膏又制安神香,碧儿胭脂两个也是驾轻就熟了,只需叶昀在一旁指点着就成,动动嘴皮子,连手都不让她碰一下。

  叶昀算是发现了,这两丫头一到制香的时分就兴奋,一整晚不睡都成,还硬摁着她去睡,叶昀摇摇头,痛快把书房交给她们,本人睡去了,让她们折腾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