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儿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无礼了,不过听叶昀说她母亲三日之内无恙,再者叶昀不方便,便点头应下,叶昀又陪她说了会儿话交代一些注意的地方,便想办法溜出去了。

  叶芙正百无聊奈的坐在大厅里东张西望,见叶昀出来,上前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指责,“你偷偷上哪儿去了?!来之前才跟你说了一大通规矩,怎么这会子就给忘了,回去看娘怎么责罚你!”

  叶昀挠挠额头,刚才都把这个自负的嫡女姐姐给忘了呢,为了不在别人府上闹笑话,好吧只能打哈哈过去了。随即蹦出来个小谎,“我刚刚看你不见了就找你去了,王府太大,不小心迷了路,没想到你在这里。”

  叶芙恨恨的瞪了叶昀一眼,笨蛋就是笨蛋,庶女就是庶女王府里四处都是丫鬟,不知道找人问问吗,害的她等了许久,狠狠的剜了叶昀一眼后,拉着叶昀走到原先那宫装妇人面前,换了副温婉的笑脸,连声音都软绵了三分,“叶昀,快给左相夫人请安。”

  叶昀恭谨的行了礼,左相夫人点头笑了笑,细细打量了叶昀几眼,左相夫人目露赞赏,先前在屋里她瞧她的眼神她可是注意到了,不错,眼神清冽,不卑不亢,没有一般庶女的怯懦。

  kn最新章z节上;'酷E匠%网

  左相夫人卸下手上的碧玉镯套到叶昀手上,叶昀真是受宠若惊啊,怎么个个见了她都送玉镯,她是喜欢收礼了,可是她们随手赠送的东西都太珍贵了,会给她惹麻烦的啊,还是在叶芙面前。

  先前收了上官夫人的,叶芙已经对她横眉竖眼了,这回要是收了,回去还不定怎么编排她呢,叶昀疑惑,初次见面,左相夫人为什么要送镯子给她?

  叶昀忙推脱不收,夫人笑着,“方才上官夫人送的镯子你都收下了,为何我的收不得,可是嫌弃不好?”叶昀惶恐的连连摇头,这镯子比如意镯还要珍贵好不好,这点眼色她还是有的,见推脱不得便收下了。

  回头见叶芙的嫉妒的冷眼,叶芙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苦笑,她的出生又没叶芙好看,怎么一个个见她都这么亲切呢?左相夫人见叶昀的表情,暗自摇头,这孩子在府里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不过倒是中她的意。遂又解下腰间佩的玉佩送与了叶芙,叶昀见那玉佩不比她的镯子差,叶芙的脸色也好了很多,便松了口气,只要叶芙不回去胡诌,苏夫人不找她麻烦就好了,虽然她不害怕但是这并不代表她愿意多花这么多的功夫去跟她们玩心眼。

  略微说了几句话后,叶昀便告辞回了府,跟叶芙一起先回了苏夫人那儿把今天在右相府的事跟苏夫人报告了一番,又有叶芙在一旁帮腔添油加醋,叶昀尽力周旋之下还是免不了挨了几句训斥,低敛下面容,尽量不去听不去想,不想让大家在这种重要关头上脸上都没光。

  才报告完,上官婉儿便把东西送到了,送给叶芙的是两匹丝绸,一套头饰还有些玉质小玩意儿,把叶芙乐的不行,来送礼的人也很会说话,一番话说的苏夫人是眉开眼笑,合不拢嘴。

  原本还想罚叶昀抄女戒的气也息了,再看送给叶昀的是堆药材,虽然很多,但也就几样是珍贵的,两相一比,就更开心了,只要叶昀不比叶芙受宠怎么样都行。

  忙叫人帮叶昀搬到院子里去,她自己则是招呼右相府的人去了。胭脂碧儿两个见叶昀回来了,还搬了好些药材回来,忙拽着叶昀问可是受了伤,见叶昀没事。

  胭脂才嘟着嘴抱怨:“您以后出门记得把奴婢们也带上,不然留奴婢们在家,都快担心死了。”因为怕胭脂碧儿会失礼于右相府,苏夫人便没让她们跟去,而是让叶芙身边的两个丫鬟跟着去的。

  一开始也许还觉得心下一口气难以得到抒发,后来叶昀想了想当时想若真是出了什么差错,她估计也保不了她们,便让她们留在家,把她吩咐的事做好,那样她还能放心些。

  苏夫人的人把药材放下后便走了,叶昀把药材翻看了一下,都备齐整了,除了给上官夫人制的药材外,她还多要了一样,叶昀见胭脂碧儿两个不明白的样子,便吩咐道:“把这些都搬到书房去,碧儿,待会儿你再去厨房借几个炭炉还有药罐来。”

  胭脂性子活泼,人又勤快,前段时间去厨房给叶昀拿药的时候经常帮人家忙,后来经常可以出府后,还不时的买些糕点糖果去厨房跟她们领,这也是叶昀要求的。因为厨房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也是最容易了解她们喜好的地方。

  碧儿听了忙道:“胭脂,你快去吧,这些药材我来搬就可以了。”胭脂点点头,拿起一盒糕点和果子便往厨房去,不一会儿,就带回来三个药罐、炭炉还有一大包的木炭,好在她会武功不然可累坏她了。

  借了三个药罐,再加上碧儿上回买回来的两个药罐,算算也够用了,叶昀便开始吩咐碧儿胭脂把要切碎的药切碎再碾成粉,需要烘焙干的药材先烘焙干,三人分工合作,每人负责一部分,书房里很快就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药香味。

  叶青珊带着碧玉来找叶昀的时候,一进门便闻到药味了,很浓郁,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眼里闪过一抹厌恶。叶青珊一进门便捂了鼻子,眼里的厌恶叶昀也瞧见了,暗翻一白眼,不喜欢来何必勉强自己呢。

  叶昀她也不是很喜欢看见她啊,只是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事来,叶昀还是笑着迎了上去,“八姐怎么来了,我这儿药味很浓,熏着八姐了。”叶青珊不悦的看了叶昀一眼,又寻着味道看到还在煎药的碧儿,咬了牙骂道:“谁叫你在屋子里煎药的,还不去把窗户打开,想熏死人吗?”

  叶昀耸耸肩,有些为难的道:“是我让她在屋子里煎的药,我屋里丫鬟不够用,她在这儿煎药还能帮我倒个茶水什么的。”最最主要的是能盖住书房里的那股子药味。

  叶青珊见没人去开窗户,便示意碧玉去开了窗户,叶昀就坐在那儿看着叶青珊,有些猜不准她是干嘛来了,便问道:“八姐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叶青珊瞥了一眼叶昀,皱着眉头问道:“你们在右相府遇到什么好事了,叶芙回来高兴的都快飞起来了。”

  要不是这个问题憋在心里发懵,她也不会来叶昀屋里。叶昀瞪大了眼睛,敢情她来就为了这么点事啊,便如实告诉了她,“哪有什么好事啊,上官夫人寒症发作病危,婉儿她啊哭得眼睛都肿了,我们去的时候,还被侍卫挡在了门外不让我们进呢,估计是婉儿那丫头后来想起来觉得有些失礼,便送了好些东西来给叶芙。我也得了些药材,估计她是因为这个开心吧。”

  不是估计,是肯定,叶昀对叶芙有些无语,上官婉儿母亲都快病逝了,她还为了点礼物开心成那样,八成是去叶青珊面前炫耀去了,因为本来叶青珊就想要去,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去成。

  叶青珊听了叶昀的话后,心里好受多了,原来是赔罪的啊,不过被人挡在门外可真够没脸的,还好意思来她面前炫耀。叶青珊心下冷笑一声,拍着叶昀的手,笑问道:“那牡丹香你真没留下点儿?还有那雪花膏,你有也送我点儿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