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昀摇摇头,对于叶青珊突然表现出来的热情有些招架不住,她可不傻,就是有也得说没有,不然送了东西不算,还送个把柄给她。她可是把剩下的全送给老祖宗了,突然又冒了些出来,不是欺骗老祖宗么,便道,“剩下的全送到老祖宗那儿去了,八姐想要可以去找老祖宗要,老祖宗素来疼你,只要你开口就有了,我这里是一点儿香都没了,倒是有好些药材,八姐要么?”

  叶青珊暗笑了一声收回手连同脸上的笑意一起收了,不过就是些寻常的药材罢了。她又没病没灾的,要它做什么,便站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裙摆,才开口道,“那药材是上官婉儿给你的,我要回去做什么,算了,我走了,你这儿没有,我去朱姨娘那儿问问。”

  叶昀笑笑,去朱姨娘那儿也没有,姨娘前几天便差人把两盒没用过的雪花膏给老祖宗送了去,这会子去也不过是白跑一趟,不过那种泼人家冷水找骂的事叶昀是不会做的。

  接下来的两天,叶昀去苏夫人那儿请安时,又恢复成了以前的状态,上次上官婉儿邀请她去后,苏夫人对她明显感觉不同。她去请安时,苏夫人会问上两句闲话,会给她倒杯茶,叶芙也不明里暗里讽刺她,自叶芙得了上官婉儿送来的东西后,苏夫人又开始无视叶昀了。

  这不,叶昀今儿来请安的时候,已经站了一刻钟也无人过问她。连碧儿这样温吞性子的人都有些气愤了,这苏夫人简直就是卸磨杀驴,要是没有她家姑娘的牡丹香,上官师傅府上能高看二小姐一眼?

  叶昀本分守己低眉顺眼的站那儿,要是苏夫人不发问她绝不主动说话,她可是听说苏夫人这两日罚了不少人呢,原因无他。叶明月前儿是一个人独自回的门,带回来的回门礼也不丰厚,苏夫人觉得丢了面子。刘姨娘还故意的在她面前提起这事,被苏夫人寻了借口禁了足,苏夫人现在还憋了一肚子的气呢。

  叶昀可没有撞枪口的喜好,不过就是站一会儿,就当是站军姿了,不过腿好酸啊。又站了半刻钟,苏夫人这才抬眼看叶昀,见叶昀跟以前一样低眉顺眼,心里愈加的不好受了。

  这个装乖卖巧起来太好拿捏了,另一个又太不好拿捏,同样是庶女怎么就差这么多!不由的摆摆手,眉间淡开一抹厌烦,“下去吧。”叶昀忙带着碧儿退了出去,正想着是不是也该去老祖宗那儿请个安才是。

  见过几次面,叶昀发现老祖宗对她还算不错,倒是可以发展成靠山,不当可以护着她以后还可以护着朱姨娘,叶昀心底打定主意。

  才走到一座假山处,便看到前面垂花门里进来一个满头白发却精神翼翼的老人,身后还跟着一人,被挡着了看不清。叶昀手搭假山上,踮起脚尖往前探了探身子想看清一点,碧儿却在身后扯她衣服,小声道:“老太爷老爷就要过来了,万一被他们看见了,会挨罚的。”

  叶昀这才知道那由远而近的人是自己这具身体的祖父,她穿来后还是第一次见老太爷呢,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遇见的。相继见了老祖宗和老太爷了,心里和脑袋里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片空白。

  虽然脑子里原先的记忆都还有,只是对这位高高在上的祖父还真是模糊得很,对这具身体的爹同样模糊。她天天往朱姨娘哪里跑,一次也没见过,也没在苏夫人那儿见过,有时候叶昀真想在苏夫人屋里请按时碰到他,苏夫人再怎么苛待她也不敢当着叶老爷的面不是。

  躲在假山后,就听叶老爷正边走边跟叶老太爷说话,声音里充满了疑惑,“这几日也不知怎的,右相对我们态度好了许多,就这次的升迁调任,他还主动推荐了我。”

  老太爷也有些疑惑,按说以前右相对他们可是不太熟络的,不过叶崇文在那位子也呆了有几年了,而且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很久也没被传唤上朝了。

  是该换换了,老太爷捋了捋胡须,眼里闪过一道莫名的光来,“右相得皇上器重,他看重你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今儿早朝的时候,左相好像有意与我们结亲,我应下了,估计左相夫人这一两日就会来府里,你吩咐你媳妇一声,小心招呼着,别到时候失了礼。”

  叶老爷有些怔愣,左相王府怎么会想要与叶府结亲,也不知道是看上他哪个女儿了,压下心中疑惑,叶老爷点头应了。随侍在老太爷身后,老太爷走了几步后眉头又皱了起来,朝叶昀这边大喝一声,“谁躲在那里,出来!”

  叶昀无语对天翻了个白眼,她知道老太爷是武将出生的,可耳朵要不要这么灵啊,她趴在这儿可是一动也未动,也会被发现,她要不要主动出去啊?

  叶昀深呼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有些跳的紊乱的心,算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她也不是故意偷听的,再说了商议的又不是什么国家机密。应该不会罚她吧,叶昀又犹豫了几面刚准备站起来,便见到一只白狗蹿的一下跳了出去。

  叶昀挠了挠额头,又原样蹲了下去,有白狗做替死鬼,她还出去做什么,果然,顾老太爷和叶老爷见是白狗后,便没再在意了,龙行虎步的走远了。

  叶昀站起来,见那白狗窝在草丛里啃草,估计是在消化肚子里结块的食物。便猫着手脚,轻声轻步的走过去,追白狗去了,像白狗这样可爱的小动物,她最是喜欢了,只是养起来怕是有些麻烦。

  wY酷E匠6网O正“版首发

  真是的,别看白狗很小也很胖,一蹿一蹿的跑起来很是利索,一两次失败后,叶昀来劲了,左右瞄瞄,没人在,便掳起衣袖,她还就不信抓不到它了!

  那边老槐树后,一架木质轮椅慢慢的推出来,木质轮椅上坐着个相貌奇美的男子,白皙透明的皮肤吹弹可破,一双凤眼明亮而清澈,有种水汪汪的感觉,纯净而无害,甚至看起来有些无辜,长眉入鬓,一张清浅淡薄的唇若含丹,明眸皓齿,瑰姿艳逸,风姿卓绝,整张脸艳若桃李,倾国倾城,一句话形容就是:气死男人,羡慕死女人。

  他看着不远处一蹦一跳逮白狗的女人,忍不住抚额,冷声叹道:“你确定她就是叶九小姐?”他的声音醇厚如大提琴弹响,沙哑中透着性感,与他柔媚的外表极不相称,若你只听他说话,必定认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子,若只看相貌,你会雌雄难辨,当他是倾城美人,很是倾城啊。

  他身后是一个神情冷酷的黑衣男子,他身材高大结实,挺拔的身姿仿佛插在山峦之巅上的一柄古剑,线条硬朗的脸庞,绷得紧紧的,一双眼冰冷得全无半丝人气,浑身散发着一种肃杀之气,听见主子问话,他面无表情地嗯了声,表示肯定的回答。

  叶昀追了好一气才逮着白狗,抱着它,准备回去的时候,才发现碧儿没在身边,便又往回找她,最后在假山处找到了,碧儿晕倒在地上,叶昀疑惑,这丫头平日里胆子可不小,不至于被老太爷一喝便吓晕了吧?

  好吧,她承认老太爷中气十足的一喝,她心肝跳的也比平常快了不少,但不至于吓晕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