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叶承风回来,苏夫人一时间也没有心思来找叶昀的麻烦。因而叶昀倒是平静了几天。

  上官婉儿这些时日已经同叶昀混得十分熟络,倒是日日来她这儿,同她一起练舞。往常上官婉儿只觉得自己的舞姿已经是登峰造极,很难再有上升的空间。可同叶昀一起练了几日,上官婉儿竟是有了不同的感受,连同着舞艺也有了些许增长。

  这一发现,自然是让上官婉儿万分欣喜,自然她将这些都算在了叶昀身上,倒是同叶昀愈加亲厚起来。

  ;(酷:)匠I网首T发¤/

  今日叶昀刚刚同上官婉儿练舞结束,碧儿就捧了个匣子过来,说是三少爷给她带的礼物。叶承风为人温和,对待府中的庶子庶女也是十分亲厚,这几日,叶昀就听闻他除了命人遣了一箱子绫罗绸缎送到叶芙房中,还给各个院子里的小姐也各送了一匣子首饰。

  说起来,她屋子里还放着之前叶承风送来的珠宝。只是他既然已经往她院子里送过东西,怎么这会儿又叫人送了东西来。叶昀眼眸中快速划过一丝疑惑,伸手接过那匣子放在一边,沉吟了会儿,才道:“碧儿,你将我屋子里的那套文房四宝给三少爷送过去,就说叶昀承了他的情意。”

  那日在家宴上,叶承风好意开口为她说话,叶昀自然是心存感激。但叶承风毕竟是苏夫人院子里的人,这为人,她还是要仔细探看一番。各院的小姐都回了礼过去,她自然不能落人话柄。

  碧儿听了吩咐,这才让那在院子门口候着的小厮进来。碧儿进了里屋将那文房四宝捧出来时,就见那小厮正站在叶昀跟前说着什么。叶昀点了下头,说了声什么,那小厮就到一旁站着了。碧儿这才上前,将东西塞到小厮手里。

  “小姐,三少爷他……”碧儿自知不该多嘴,可自家小姐单纯。三少爷虽是纯良,却不代表这院子里没有其他的人想对小姐不利。

  叶昀摆了摆手,侥有兴致地看着那小厮离开的背影,等那小厮彻底消失在外边,才打开桌子上的匣子。瞧着里边的东西,叶昀不禁轻笑了声,唇角微微勾起。

  上官婉儿也垂目向那首饰看去,不觉有些诧异起来。只见匣子里放着支木簪子,上边雕着荷花,还特意着了色,虽是看着精致,却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

  一时间,上官婉儿禁不住有些奇怪,伸手取过叶昀手中的簪子,放在手中把玩了两下,才将那东西放回去。眼见着叶昀唇角上扬,似是十分满足的模样,上官婉儿忍不住抬起手掌在她面前晃了一晃。

  “我说,不就是只木簪子,怎么就让你高兴成这样?”上官婉儿撇了撇嘴,“依我说,这三少爷也忒小气,你房间里什么首饰不比这件好。他可倒好,竟取些地摊上的东西来讨好人。”

  听到她这般说,叶昀却是摇了摇头。上官婉儿嘻笑着看她,突然眼珠子转了下,凑到她耳边悄声道:“莫不是你与你那三哥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叶昀愣了一下,随后手掌一抬,就对着上官婉儿的腰间挠了过去:“你若是再胡说,我可叫人将你赶出去了。”

  上官婉儿止不住地讨扰,叶昀这才停下手。二人又笑闹了会儿,上官婉儿才告辞离去。等着上官婉儿离开,叶昀方才拿着那匣子进了房间,吩咐碧儿给自己换身衣裳。

  之前她曾随口对叶承风提起喜欢叶芙院子里的荷塘,只是就算是盛夏里,那荷花也不过是只开一时,实在是可惜。没想到她随口一说,叶承风倒是记下了了。

  想来叶承风也曾想过用银器或是金器打造一支簪子,只怕是到最后才发现唯有木簪子才最为适合。这份礼物,说轻亦是重了。

  至于那小厮前来传话说是叶承风邀她前去亭子内小坐,应该也不是骗她的。何况那小厮就算真的心怀不轨,也不会选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更别提,旁边还有个上官婉儿,因此,碧儿的担心倒是多余了。

  等着衣裳换好,叶昀才带着碧儿胭脂往亭子那边走去。叶承风早已经等在了那儿,等着转角处的女子缓缓走出,叶承风顿时眼睛一亮,站起身来向前迎接去。

  叶昀连忙快走几步,阻止住叶承风的动作。叶承风随之坐下,叶昀目光落到石桌子上,抬手让碧儿和胭脂停下脚步,才走了上去,也跟着坐下。

  只见桌面上放着壶温茶,旁边的碟子里放着几只桃子。这样的时节,桃子可是不多见的。叶昀自然知晓叶承风是花了心思的。只是不知道叶承风几次三番对她示好又是为了什么。

  纵然心底间心思千回百转,叶昀脸上也没有表露分毫。叶承风的目光落到叶昀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随后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

  原以为叶芙已经算得上是面容美貌,现在看叶昀这般模样,却是一点儿也不逊色于叶芙。想到自家母亲对叶昀的不喜,叶承风就忍不住有些头疼。

  这样子看起来,叶昀也并非母亲口中那等不知礼数的丫头,恐怕是母亲误会了叶昀这丫头了。叶承风心底打定主意回去好好劝劝自家母亲,说不得这中间当真是有什么差错。

  叶承风咬了咬唇,面上露出笑来,抬手替叶昀斟了杯茶。叶昀眼见着他如此好意,面上自然也不能太过刻薄,伸手接过茶杯细细品了一口,才道:“不知道三哥约昀儿在这见面是为了什么事情?”

  这声三哥,一来是她本就对叶承风有些许好感,叶承风的作为也的确够格被她唤声三哥。另一方面,也是表面自己承了他的情意,谢过他家宴之上开口相助。

  果然,叶昀这句话一出口,叶承风脸庞上的笑意顿时更加浓厚起来。他一抬眉,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来:“怎么?三哥若是无事,就不能喊九妹过来一叙吗?”他的话里竟是多了三分调笑的意味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