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不明白苏夫人到底是什么意思。紧接着,就听得苏夫人缓缓道:“那签上分明说九丫头未有官命却可富贵,若是不从富贾,却是要一生颠沛流离。”

  这话语中的意思就是指叶昀要么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要么就是颠沛流离地过完一声,纵然日后高嫁,也是过得凄苦冷清。一时间,众人瞧着叶昀的神情都是有些古怪起来。

  叶昀看着苏夫人这副煞有介事的样子,眉头一点点皱起,唇角慢慢勾起嘲讽的笑意来。

  √酷mz匠5网#p永e久免v$费看小f¤说

  “母亲,在这样喜庆的日子里,就不要再继续提这件事情了吧,免得扫了大家的兴质!”叶承风的表情,微微的有些不悦。苏夫人看到此景,也只能是斜睨了叶昀一眼,便转过了身子,又将身上的披风给拉的更紧了一些。

  “今年的冬天,还真的是与往常不同,这冷风吹的,就像是要把人的心都给吹凉了一般!”苏夫人的话中有话,虽未指姓道名,可其中的不满,却表现的是淋漓尽致!

  叶昀撇了撇嘴巴,也回以苏夫人一个白眼,可苏夫人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背影,所以也就并未知晓。

  话说,这个所谓的叶府三少爷,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话而已,却让叶昀免受了一顿的唠叨。叶昀自穿越以来,倒真是没有正眼的观察过这个男人,可他今天的这场英雄救美,倒让叶昀真心的想为他点上一个赞!

  叶昀倒真不是怕这个腐朽不化的老女人,好歹自己也曾是叶氏集团的掌权人,哪个见了她不是捧着的?

  若这苏夫人真要纠缠不休下去,叶昀也是当真敢跟这个名义上的母亲顶嘴的!想她叶昀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只不过就是尊老了一些,竟要受这样的窝囊气,还真是把她当成软柿子来捏了呀?

  不过还好,在这个让叶昀各种不适应的世界里,还总算是有个深明大义的人肯站出来替她说上几句话,也省得自己亲自出马,来找上不必要的麻烦了!

  叶昀呆呆的望着叶承风,却突然发现这个男人长得也是挺好看的,在这原汁原味,没有整容,也不存在化妆品的时代,竟然也有这样养眼的男子,倒真是这个世界女子的福气了。

  叶承风也感受到了旁边炽热的目光,心中不免起疑,这虽是冰天雪地,可那滚烫的眸光,依然让他浑身不舒服,“你看够了没有。”叶承风的声音很有磁性,略微的也有些责怪。

  自己虽然与叶昀接触不算多,可她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家闺秀,从小就知书达礼,怎么就不懂得非礼勿视的道理?叶昀闻言,脸上不自觉的染上了些许的红晕,急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心脏也漏跳了几拍,心里还在琢磨着,是不是应该要开口叫一声三哥?

  叶昀想了想,总是觉得有些难开口,虽然在现代的时候,什么哥哥姐姐的,就是一个礼貌性的称呼。可在这个大家庭中,对于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哥哥,叶昀还是觉得很是别扭,得了,索性还是把称呼给省略了吧,“哦,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怎么来感谢你刚才为我解围?”

  叶昀庆幸自己的反应敏捷,所以才会没有更失礼,也是在心里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叶承风却淡然一笑,薄唇轻启。“都是自家的兄妹,当真不用这么客气。再说,我也并不是全然为你,也算是让自己的耳根,得以清静一番吧。”

  叶承风的语气,较之刚才,已经平和了许多,而他脸上的笑容,更是让人心里一暖。叶昀向来都非常欣赏那些文质彬彬的男人,而这个叶承风,正对了她的口味,自然是让叶昀,对他的好感倍增。

  也回以对方一个爽朗的笑容,“好了,我看今晚,恐怕还要起风,甚至还会下大雪。既然现在母亲已然离席,我也不想再这里继续耗下去了,真是没什么意思。你的身子一向柔弱,也早些回屋才是,不要感染了风寒,又要卧床不起。”难得的,叶承风竟也跟叶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完了这一席话。

  叶承风是从来都喜欢这种家宴的,他讨厌各种需要应酬的场合,他讨厌看到那些带着面具的面孔。

  可是出生与贵族之家,自然这些是避免不了的,这就是他的命运,而叶承风从六岁开始就已经知道,“嗯,好,我会的。”叶昀喜欢叶承风的坦率和不做作,既不会摆出那些大少爷的阔绰派头,也不会想借着自己的身份而去行什么方便,还真是不错。

  叶承风向叶昀身边的丫鬟胭脂望了一眼,眸光复杂,胭脂却随即就躲闪开来,假装没有看到。

  叶承风也只得苦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这落寞的背影,更是让人看着心疼。

  这一切,自然都没有逃过叶昀的眼睛,她立马就凑到了胭脂的面前,饶有兴趣的说道,“胭脂,你当真好福气啊,竟然能得到三少爷的垂青,可真是不简单啊!”在叶昀的眼里,人是不分三六九等的,她只是觉得,每个人只是出生在世上的使命不同,分工不同罢了。

  所以,并没有什么门第之见。更何况,叶昀信仰恋爱自由,她认为,只要是彼此相爱就应该得到祝福。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古以来,害了多少的有情人,若真是郎有情,妾有意,叶昀倒真愿意来当这个红娘。

  胭脂却面不改色,就像是叶昀口中说的人,并不是她一样。“九小姐,你就不要取笑奴婢了,若是传到了别人的耳中,奴婢的清誉倒不打紧,可让别人误会了三少爷,那奴婢可是万万吃罪不起的!”

  胭脂实在是太过于淡定了,根本就是对叶承风不来电,而且在这个思想过于保守的时代,有时候随随便便的说上一句话,都会让人指指点点,叶昀也只好不跟这个丫头说笑了。

  叶承风啊叶承风,想你风流倜傥,却偏偏事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看来,在这条单相思的路上,你有的苦头吃了!

  但见身侧的碧儿眸子里隐藏了嫉妒之意,叶昀心里惊了一跳,干干咳嗽了一声道:“好了,我也只是说笑的,不过我也是好心,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的这个三哥,怎么也算是人中龙凤,而你们两个,又是我在这里最亲近的人,我自然要为你们的以后多做打算不是?放心好了,以后啊,我会帮你们盯着三少爷的,若是真能成就一段姻缘,我也算是功德无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